《茅山神术》
第107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万国广场的步行街正门外,谢雨晴下车,带领大家找到自己两个手下,询问情况,一个警员回答道:“这家伙太狡猾了,钻进人堆里不出来了,现在能确定的是,他应该还在步行街里。”
  叶少阳问道:“步行街有多长?”
  那警员答道:“有四条街,长宽都在五百米内。”
  “那就行,”叶少阳交代谢雨晴,“帮我找一间空房。”
  谢雨晴立刻去保安室,把两个保安赶出去,征用了他们的房间。叶少阳进去后,把唯一的窗户用放在门外的广告牌挡住,营造出一个相对黑暗的空间,这时候谢雨晴通过警局的户籍系统,查到了陈宇的出生日期,告诉叶少阳。
  叶少阳放下背包,取出朱砂笔,在地上画了定魂圈,在下方写下一个“敕”字,一道朱砂线,接入定魂圈内。

  老郭看着这一切,终于明白叶少阳要干什么,惊道:“小师弟,他是活人,你强拘活人拘魂,要损不少阴德。”
  叶少阳道:“损阴德总好过死。命都没有了,要阴德有什么用。”
  说完,取出一张空白灵符,写下陈宇的生辰六字——户籍信息上只有出生年月日,没有生辰,算不上生辰八字。在一般法师手中,生辰六字连算命都不行,更别说拘魂。
  但叶少阳是天师,陈宇本人又在方圆五百米之内,就算只有生辰四字,他也能把魂魄拘来。

  点燃三色香,叶少阳把灵符凑近香火上烧掉,朗声念起咒文:
  “日落沙明,天地倒开,茅山神法,阴阳交泰,四方鬼神,奉吾敕令,强拘恶鬼,即刻洞明!太上三清急急如律令!陈宇,三魂七魄归吾坛,速来报道!”
  一阵阴风平地吹起,定魂圈内,出现了一道白影,摇摇晃晃,看上去好像一个人在剧烈反抗。
  “还不想来?”叶少阳冷笑一声,手一伸,抓住那抹虚影,用力提了起来,人影渐渐充实,显出一个人的形状来,正是陈宇,环顾左右,一副迷茫的样子,似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看到叶少阳,立刻怔了一下,流露出害怕的神情。

  小马一看到陈宇,怒不可遏,忘记了他是鬼魂,一拳砸了过去,结果打了个空,自己差点摔倒,骂了一声,对叶少阳道:“有没有什么法子,让我先打他一顿,解解恨!”
  叶少阳道:“郭师兄,给他一根桃木枝!”
  “这……”老郭为难起来,强拘活人的魂魄,已经是法术界的大忌,再对它用刑,这种事简直触犯阴司的权威。
  叶少阳道:“怕什么,阴司追究下来,自然有我挡着,跟你没有分毫关系!”
  老郭一听这话,当即从背包里抽出一根专门抽鬼用的桃枝鞭,递给小马,“打,往冒烟了打!”
  小马抡起桃木鞭,照着陈宇身上就是一下,“我让你能!”
  陈宇惨叫一声,被桃木鞭抽过的地方,立刻多了一道黑印,滋滋冒着白汽。
  “卧槽,真打冒烟了。”小马邪邪的笑了笑,再次抡起桃木鞭,抽打下去。
  “让你能,我让你能!有出息了是吧!过生日是吧!百花酒是吧!”小马叫一声就抽一鞭子,直打的陈宇上窜下跳,哀嚎连连。看着十分解气。
  叶少阳看看差不多了,说道:“别打,别打了,再打就要魂飞魄散了。”
  小马这才收住桃木鞭,再看陈宇,被抽的浑身都是黑印,人影模糊,有种要溃散出去的感觉。
  “小爷先放过你,特么的问你什么回答什么,要是有一句不说实话——”

  小马凌空甩了一下鞭子,啪的一声响,陈宇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哭叫道:“我说我说,问什么我说什么,我什么都说。”
  叶少阳擦了把汗,这小马,真有当狗腿子的潜质。当下看着陈宇,沉声问道:“陈宇,你对我下蛊了?”
  “什么?”陈宇迷茫的看了看他,颤声道:“那不是泻药吗?”
  “泻药!”
  小马又抽了他一鞭子,陈宇哀嚎起来,“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我真的以为那是泻药或是什么让人出糗的药,呜呜,少阳哥,我对不起你啊……”
  叶少阳道:“是谁指使你这么干的?”
  “陈建波,全是陈建波的主意,我本来也不想这么干,但是我怕他报复我,所以……”
  叶少阳和小马对视了一下,陈建波,居然是他!叶少阳恍然,自己在石城本来就没得罪过什么人,只有陈建波一个,这小子从小养尊处优,没吃过亏,在自己手下出了那么大的丑,报复自己,也能理解。
  只是,叶少阳压根没想到,他会跟蛊师勾结在一起,用这种手段报复自己,居然还成功了。真是应了那句话,宁得罪君子,别得罪小人。

  “现在给你个机会,”叶少阳看着陈宇道,“把整件事的经过,从头到尾讲出来。”
  陈宇一边哭,一边开始讲述:“前天晚上,陈宇到公司找到我,让我以过生日的借口约你出来,给了我一个小瓶,里面有一点油膏,说这是泻药,让我趁你没来之前,抹在你杯子上,然后给你喝那个百花酒,你就喝不出味道了。
  我一开始不想的啊,我问他为什么选中我,他说少阳哥你在学校没有熟人,只有我是你室友,假装过生日,请你出来吃饭,你肯定会来,呜呜,他是出了名的恶少,我不敢不照他的话做啊……”
  “啪!”一鞭子抽在他身上,小马怒道:“你家泻药是特么油膏状的?”
  “呜呜,我也知道那不是泻药,我以为是……春。药或者别的什么药,他一再保证,你喝下去绝不会有什么大事,我才同意的,不然打死我也不敢啊。”
  叶少阳不为所动的看着他,淡淡说道:“我只问你一句,收钱了没有?”
  陈宇张了张嘴,低下头,嗫嚅道:“他给了我两万块钱,我……”
  叶少阳轻轻一笑,看着他,“陈波,如果你只是受他威逼,为了自身安全,那么对我,我都不会怪你,可是你拿了人家的钱,就是帮凶,这一顿鞭子,你挨得不冤。”
  “是是,少阳哥,是我错了,我活该挨打。”陈宇苦苦哀求,“请少阳哥看在室友的份上,放过我这一次好不好,那两万块钱给你,权当补偿你好不好?”
  叶少阳叹了口气,手一挥,一道灵符飘出,落在陈宇身上,身影猛然抖起来,越来越淡,缓缓消失。
  小马惊道:“杀了?”
  “送他回去了。”叶少阳道。
  “这就放过他了?”小马有点不满,“这货挨了一顿打,换来两万块钱,不错的买卖啊。”

  “你这一顿鞭子,抽的他魂魄不定,至少要在医院躺半个月,他那两万块,也只够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的。就这样吧,他也不是主谋,没工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小马摇摇头,咬着牙道:“真没想到,陈建波居然会蛊术,看不出来啊!”
  叶少阳白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只有草履虫智商?他要是会蛊术,之前能被我整的那么惨?他是主谋没错,不过蛊师另有其人。”
  小马皱眉道:“那个大胸妹子不是说,会用这什么蛊的巫师很厉害吗,能给陈建波卖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