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楚,我在二楼订好了房间,已经快六点了,现在就上去吧。”刘院长对着楚天齐说道。
  楚天齐见刘院长诚心邀请,也没有客气,三人来到了二楼的包间,包间的名字叫“岳阳阁”。
  包间里的圆桌不大,共能坐六人的样子,现在多余的椅子和餐具已经撤去,只留了三人的位置。三人坐定后,一致推选高强点菜。刘院长去了洗手间,楚天齐观察了一下房间的布置。
  餐包的风格是仿古的样子,地上铺着红铜色地砖,墙上贴着淡金色红绿花纹相间的壁纸。一面墙上装饰着简单的百宝阁,上面放置着青花图案的瓷器,另一面墙上装饰着一幅字,字的内容是名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顶上的吊灯也做成了宫灯的样子。

  刘院长回到了座位上,和楚天齐聊了起来。
  “小楚,这次能成为后备干部是机遇,一定要珍惜。”刘院长的话听起来很实在,“后备干部顾名思义就是选拔出来备用的干部,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有可能被重用的机会,最起码名字会进入组织部门的备用名单,被领导看到的机会多一些。但也不代表着肯定会被重用,还要靠自己的努力,同时也要看机遇,有的人从此会事业突飞猛进,也有人会一直备而不用,反而耽误了前程。小楚,有句话叫‘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你怎么理解。”

  楚天齐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我认为这句话,有两层意思,一层意思就是说,人要想成功,就必须要有机会。古往今来但凡成功的人士,都是凭借着各种机会才走上人生事业巅峰的。有的人是靠贵人相助,有的人是在危机中突出重围,还有的人是赶上了发展大势。
  第二层意思就是说,机会不会平白无故落到头上。即使有的人凭借着的父辈留下的家业顺风顺水,但也要有守住家业的能力,一个低能儿早晚会成为败家子,况且这样的事情也不具有代表性。
  因此,要想获得机会,就要加强自身的学习,提高自己的素质、能力和修养。这样,当机会来临时,才可能从众多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接下这个露脸的重担,不至于被压倒。”
  刘院长点点头,微笑着说:“小楚,说的很好,说明你是一个有心人,有上进心的人。你认为自身准备好了,机会就真的会降到你的头上吗?还需要什么吗?”
  “还需要做什么?”楚天齐拍拍后脑勺,有些不解的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总不能跑官要官吧?”

  “呵呵,小楚你理解偏了。”刘院长循循善诱的说,“我认为,有准备是获得机会的基础。只是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要让能给你机会的人发现你,发现你是千里马,如何让伯乐发现才是关键,当然还要掌握个‘度’。”
  “妈,你怎么又开始说教了,菜都上来了。”高强提醒道。
  “你看,我们光顾说了。”刘院长呵呵一笑,“高强倒酒。”
  酒是五星河西老窖,菜是五热一汤两凉,三个人推杯换盏,转眼一瓶酒喝完。
  刘院长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歉意的对楚天齐说:“小楚,我那里来了一拔客人,你让强强陪你继续喝,也代我感谢你。”
  楚天齐起身相送。
  刘院长走到包间门口时,扭回头,看似玩笑的说,“小楚多联系,要不长时间不联系就不记得你了。”说完,走了出去。
  高强告诉楚天齐,因为龚庭长阳奉阴违的事,刘院长找到了人事调整的切入点,对人事合理洗牌,现在工作非常顺利,所以她要感谢楚天齐。高强要了啤酒,没有刘院长在场,二人喝的更加随意。一直到九点钟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了醉意,这才散席,屋内摆了半桌子的空啤酒瓶。

  高强还要请老师去唱歌,楚天齐以‘第二天还要培训’为由,推掉了邀请。高强也没有勉强,把楚天齐送回房间,自己回去了。
  同屋的陆勇还没有回来,楚天齐脱掉外面衣裤,自己沏了杯茶,一边喝茶,一边想着今天的事情。
  楚天齐想到高强现在的样子,说明高强已经成熟起来了,以前的“小少爷”,现在沏茶倒水那样娴熟。他对专业也是那样喜爱和钻研,对两个瘦子的观察就很仔细。尽管楚天齐不能确认高强的判断是否正确,但他能看出高强的逻辑推理能力的确很强。
  法院刘院长今天能跟自己说那么多,证明她确实没拿自己当外人。她今天是特意在提点自己。尤其是她说的“要让伯乐发现”、“要掌握‘度’”,以及最后说的那句话,分明就是提示自己要和领导多联系、走动。但要把握尺度,要做到正常的上下级关系,而不要采取非法手段结成利益圈子。
  楚天齐自信从参加工作至今,一直兢兢业业工作,坚信“酒香不怕巷子深”,不找领导拉关系,不曲意奉迎。当教师时,尽管自己平时工作很好,校领导也经常口头表扬,可一碰到加薪调职的事总是轮不到自己。就拿这次的事来说,要不是与赵书记的两次接触给领导留下深刻印象,后备干部肯定也不会轮到自己。看来要创造条件,在领导面前增加曝光率。
  想到自己这多半年以来,只顾忙工作,同时也担心给别人添麻烦。所以刘院长、欧阳主任以及县委赵书记那里,自己都没有主动去拜访或是汇报工作,看来以后要多走动一些了。

  已经晚上十点了,楚天齐去卫生间冲完澡,正准备上床休息,传来了敲门声。他想这次肯定是陆勇回来了,就走过去,直接打开了房门。
  房门打开的一瞬间,一个人影迅速撞了过来。楚天齐急忙一侧身,人影冲进门内,返身关上了房门。进来的是一个女孩,一个他不认识的女孩。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吵闹声,女孩脸上忽然写满了恐惧。
  女孩把右手食指放到嘴边,示意楚天齐不要说话。实际上楚天齐正在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也顾不上说话。
  外面走廊里传来嘈杂的声音,越来越近。
  楚天齐通过门上猫眼向外望去,只见有几个影影绰绰的人影,就站在门外走廊上,他们说话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
  “人去哪了?”

  “应该是到这楼了,电梯显示停在三楼了呀。”
  “妈*的,能去哪呢?看清模样了吗?”
  “没有呀,只知道是个女的,好像穿着蓝色裙子。”
  “真是废物。哎呀,不会是雷子吧?”
  外面静了有几秒,就听有人说道“快走。”
  人影一晃,有一个人扭头向门的方向张望了一下,快步走去,紧接着零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很快没了响动。楚天齐只觉得门外的那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楚天齐扭回头,看着身后的女孩。女孩身高有一米六八左右,一袭淡蓝色长裙飘逸清爽,淡金色带跟凉鞋衬托着婷婷玉立的身材。一头“黑瀑”垂在脑后,蓝底白纹发卡恰到好处点缀在头上。弯弯细眉下是两汪清澈的“碧水”,尖尖的下颌光洁温润,粉扑扑的脸蛋上点缀着两个小酒窝,一双玉手轻抚在挎包上,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