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7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坐在自己汽车的后座上,丁二狗这才有了做领导的感觉,当然了,开车的是杜山魁,当天晚上,杜山魁和丁二狗都住在了老道的房子里,杜山魁听从了老道的劝说,决定跟着丁二狗走,单位的工作辞职了,杜山魁从来都是听信师父的,这次也是一样,而且杜山魁确实从丁二狗身上看到了希望,这小子就是个人精,这才多长时间就混成这样了,为人处事,已经完全不是当初自己给寇大鹏开车时首次见到那个家伙一样了  。 

  “还在研究呢,那玩意有我师父说的那么神吗?我咋觉得这次师父说的有点玄呢?”杜山魁边开车边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正在汽车后座上研究*宫图的丁二狗问道。
  “或许吧,不过,道长说的也有点道理,怎么样,杜哥,要不你也练练,我觉得你是练武之人,这样的功夫对你应该有用,而且应该是手到擒来吧”。
  “呵呵,算了,你没看到那一百单八福男女交合图啊,那其实是一套练习内功的心法,可是你要我练,我去哪里找那么多女人哪,我又不像你那么招女人喜欢,所以这功夫简直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呀”。杜山魁揶揄道。
  “这个嘛,没事,我有钱,我出钱,杜哥,只要你想练,我每晚给你找一个小姐,保证每晚不重样的,这不就成了”。
  “你小子,简直是胡说八道,给我出这馊主意,到时候万一我功夫没练成,先弄一身的病,我这是何苦呢?”
  “嘿嘿,这倒是没想到,对了,前面到白山了,咱们在白山吃饭吧,我见几个朋友”。丁二狗说道。

  “好啊,那我就不参加了,一来我不认识他们,二来我也不方便见他们”。杜山魁说道。
  “嘿,杜哥,咱哥俩有这么见外吗,有什么不方便的?”
  “长生,我说的不方便,不是我架子大,或者是觉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是说,咱两个,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既然师父昨晚说了让我跟着你干,我也不能白吃白拿你的,我也考虑了,我当过兵,自信跟踪侦查技术还可以,打架也能撂倒几个,所以我以后在暗,你在明,如果你有什么不方便出面的事,我来帮你办,当然了,先说好,不能干违法犯罪的事”。杜山魁嘿嘿笑道。
  无论杜山魁说的事玩笑话还是真心话,但是这番话都令丁二狗感觉很感动,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瞎混,遇到什么事也是脑子一热就上,做事从来都不考虑后果,就像是老道说的那样,自己不是一个人了,自己有那么多的女人,这些女人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保护,而这些事并不是每次都能让丁二狗赶上或者亲自去做的,这个时候真的需要一个帮手  。
  “好,杜哥,谢谢,记住,我们永远是兄弟,先送我去市委家属院吧,我去见个人”。
  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每个人都是耳熟能详的,可是很少有人能够领悟到,这句话如果用在官场上,那也是无往而不利,或者你看到某某人又高升了,羡慕之余你是否知道这背后有什么玄机呢。
  除了这个人有先天的优良条件,比如本身就是个官二代,但是官场上大多数人都是普通家世的人一步步爬上去的,每爬一步都需要前面有宽广的路,而这些路从哪里来呢,就是平时一点点积累,一点点铺出来的,所以等你把路铺好了,你的升迁就快了。
  司南下有风湿性关节炎,这是司嘉仪告诉他的,每到秋冬季节疼得要命,有时候疼的一晚上都睡不着觉,所以丁二狗一直记着,上次在省城住院时,晚上没事就和王家山谈起了此事,王家山说他会配一种膏药,到了秋冬季节贴上,不仅不疼,还会有热乎乎的感觉,不再是那种感觉骨头缝里都冒凉气的疼。
  丁二狗给司嘉仪打了电话,所以等丁二狗的车刚刚在市委家属院停下,司嘉仪已经开车从公司回来了,电话里丁二狗说有事情拜访她爸爸,司嘉仪愉快的答应了。
  “我爸这个时候还没下班,不过我给他发了短信了,估计下班要是没有什么要紧事,就会回家吃饭的”。
  “真的,那谢谢你了,我的车就不进去了,我坐你的车进去吧”。丁二狗从车上拿了一个包裹坐进了司嘉仪的车。
  “这是给我爸爸送的礼吗?”司嘉仪瞄了一眼丁二狗手里的包裹。
  “算是吧”。
  “唉,你不知道我爸爸做过纪委书记吗?你还敢给他送礼?”司嘉仪笑笑说道。
  “这不一定,这份礼你爸爸肯定很高兴,而且会很乐意的收下”。
  “是什么东西,让我看看”。司嘉仪一听来了兴致,伸手要去拿丁二狗手里的包裹。
  “哎哎,大小姐,你能不能让我留点悬念啊,哎哎,车车,撞了……” 
  “你们家谁在家呢?”看到司嘉仪敲门,丁二狗才忘了问人家家里有谁在家了,进门之前问好怎么称呼,这样才不至于闹笑话或者双方都尴尬。
  “就我妈妈自己,不过我妈可能有点那个,你到时候担待点啊”。

  “那我怎么称呼你妈妈?阿姨?”
  “随你,怎么着都行,我们家没有那么多礼数规矩”。司嘉仪刚刚说完,门就开了。
  “哎呦,今天怎么舍得中午回来了,这位是?”司南下的老婆陈嘉岚一看不但是女儿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个大小伙子,虽然显得有点年轻,但是男人嘛,看上去年轻,实际上很成熟的有的是,其实到了这个时候,陈嘉岚已经顾不上是年轻的男人还是成熟的男人了,只要是个差不多的男人,她都是很高兴女儿领回家来的。
  “哦,这位是丁长生,是我朋友,来找我爸爸的,我爸说正在开会,我就带他回家来了”。司嘉仪说的轻描淡写,但是陈嘉岚却是从女儿的话里得到了太多的信息。
  “阿姨好,我叫丁长生,现在在湖州工作”。丁二狗微微弯腰,以示敬意。

  “嗯,好,快进来坐,进来坐,你这孩子,来家里还带东西”。陈嘉岚看到丁二狗手里拿着一个包裹,埋怨道。
  “没什么东西,给司书记带了点东西”。丁二狗解释道。
  这时候司嘉仪已经很无奈的进了客厅,看着身后面丁长生被自己的母亲让进屋,心里别提多别扭了,只要是自己带一个男生回家,母亲都是这样像丈母娘看女婿一样看人家,搞得自己的同学或者是朋友都不敢来自己家了,可是谁让自己还没有找到一个男朋友呢,母亲的着急也是情有可原的。
  “小伙子,你刚才说你在哪里工作?”

  “阿姨,你叫我长生就行,我在湖州工作,在新湖区一个街道办工作”  。
  “哦,是公务员吗?”
  “嗯,是”。
  “那你是湖州人,我怎么听口音像是海阳那边的?”陈嘉岚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个屋里还有个女儿在呢,逮住丁二狗就开始刨根问底了。
  “阿姨,我就是海阳县人,原来在海阳县工作过,后来调到湖州去的”。
  “哦,我说呢,那你自己在那边工作,你父母这边谁照顾……”陈嘉岚正在问的热乎呢。

  “哎哎,妈,妈,你这是干么呢,查人家户口呢,我饿了,还有,你看看表,我爸爸快下班了,你赶紧做饭吧,要不然我爸爸回来可要发飙的”。
  “臭丫头,我这里和小丁聊天呢,好了,小丁,你先坐会,阿姨去做饭,中午留下吃饭吧”。陈嘉岚意犹未尽的站起来去做饭了,司嘉仪给丁二狗倒了杯水。
  “给,喝点水压压惊,我妈就这样,和花痴一样,生怕我嫁不出去,所以我一般不带男的回家,怕丢人”。司嘉仪看了看厨房小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