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8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瞧见洞子深处有一块巨大的石板,宛如石床一般,便走到跟前来,将背篓放下,又将俞千二老爷子的遗体恭敬地放在一旁,这才一屁股坐在那儿,不停地喘气。
  那石板并不冷,反而有几分温热,倒也让人惊异。
  我喘着气,而小屁孩儿则翻出了竹背篓来,对我说道:“看得出来,你这个人对谁都保持戒心啊?那我就不对你盘根问底了,免得惹你厌烦,就问你一件事情。”
  我问什么事?
  他睁着一双童真无邪的黑亮眼眸,对我说道:“我问你,俞千二与你什么关系?”
  我说他曾经救我性命,又待我如忘年好友,我自然也视他为朋友。

  小屁孩儿击掌说道:“如此最好,那么我问你,想不想给他报仇?”
  报仇?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是一阵眼皮狂跳。
  不想么?
  这话儿肯定是假的,俞千二老爷子临死的那一刻,我的整个心都碎了,想着一个对我如此宽容厚爱的长者就那般死去,我对杀害他的钊无姬老妖婆,恨意是从所未有的浓烈。
  但是恨归恨,我得认清楚一个现实,那就是我就算是再修行十年,也未必能够站在那老妖婆的面前,成为她的对手。

  她太强大了,强大到让人仰视,强大到我视之为偶像的俞千二,在她面前,也毫无还手之力。
  倘若不是俞千二老爷子燃烧了生命,将此人给束缚住,只怕我们两人,都已经成为了枯骨腐肉,生息全无。
  就我一个人,再加上一个奶都还没有断的小屁孩儿,能报什么仇?
  瞧见我哑口无言,那小屁孩子一脸失望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软蛋,真是看错你了。”
  听到这话儿,我反而生出了几分逆反心理来,说你一屁孩子,有什么资格说这话?我曾经答应过俞前辈,要把你送回他的住处去,给你续命,要不然,凭你现在的情况,只怕成不了十天,就烧成一二傻子了;而你一死,他为之付出性命的事情,也就没有了意义。
  听到我这么一说,小屁孩子故作老成地扶额轻叹,说也对,我擦,老子到底是惹了哪路神仙,每一回都是这个歹命——瞧瞧这一身肥肉,我也是跪了……
  呃?

  我望着这个自暴自弃的小屁孩儿,有点儿无语,他却笑嘻嘻地问我道:“对了,跟我讲一下,这个鬼地方,到底是哪里;还有,这一路上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这态度一好,我也不好意思跟一小屁孩子置气,便将我所知道的一切,跟他一一道来。
  听我说完,小屁孩儿沉吟了一番,说道:“如此说来,是佛爷堂的人把我偷过来的咯?佛爷堂,王秋水……难道小佛爷没有死?对了,对了,这家伙一向狡兔三窟,又如何肯善罢甘休呢?妈蛋,这障眼法使得漂亮啊,连我都哄过去了……”
  他喃喃自语着,我瞧见他的眉头越来越皱,脸色也越来越红,忍不住叫他道:“嘿,小孩儿,你别想了,小心发烧!”
  他瞪了我一眼,有些怒气冲冲地说道:“叫谁小孩儿呢?叫大人!”
  我噗嗤一笑,说叫你老爷好不?
  他说你看我像地主土豪么?
  我说你个生瓜蛋子,人不大,脾气还不小,行了,先歇着吧,我给你弄点儿吃的……
  那家伙又不理我,口中喃喃自语,念叨道:“到底有什么阴谋呢?到底是哪儿出现了岔子?怎么可能,不对劲儿啊……”
  我瞧见他脸色越来越红,脑袋顶上居然冒出了烟来,心知不妙,正要阻拦,却听到那熊孩子大叫一声,竟然直接栽倒在地上了去。
  他一倒,脑袋却是磕在了一块碎石上,立刻破了口子,有鲜血流出。

  我慌忙将他给扶了起来,从乾坤袋中摸出了纱布和紫药水,手忙脚乱地帮他包扎,然而在此过程之中,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情——这家伙红色的血液之中,居然会有一缕金黄的颜色。
  天生异人啊,难怪会这么倒霉,那么多人争抢。
  小屁孩儿昏倒在地,口中似乎还有喃喃自语,我有些无奈,空有一小姐命,却是个丫鬟的身子,大话滔天,结果最终还是这个吊样。
  就你小子,还想着报仇呢?
  先保住你的小命再说吧。
  我在那温热石床上面铺了一层衣服,让小屁孩儿躺在上面睡着,又拿了毛巾,去弄了些凉水给他降温,弄完这些之后,已经极度疲劳的我并没有睡,而是在这洞子四处走了一圈。

  这一走,我才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天然的洞子,而是一个被人修葺过的地方,在角落处还有一具尸骸。
  这是一具干尸,皮包着骨头,表皮上面还有尸蜡,而在它的不远处,居然有一处嵌入地下的石棺。
  我心中一动,想着这里不会有一本啥秘籍,又或者法器吧?
  带着这样的心思,我打开了石棺,发现里面除了一些纺织物之外,空空如也,显然是那家伙为自己尊卑的,结果因为某些变故,并不能回到石棺里,才使得这儿空了起来。
  我瞧见这情况,回到了俞千二老爷子的跟前来,拜了拜,说老爷子,说句实话,依我这样的实力,未必能够把你带回蝴蝶谷去。与其路上碰到追兵,将你随手落下,还不如留在这里,反正那熊孩子说这里天然成阵,风水极好,又有一现成棺材,咱就在这里讲究一下算了。

  我唠叨完,然后俯身扶起了老爷子的遗体,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我将俞千二老爷子安放在了那石棺之中,又朝着旁边那具“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倒霉鬼作揖,这才回到了小屁孩身边休息。
  我这一路土遁术,身体几乎消耗一空,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被哇哇的哭声吵醒,却见那小屁孩闭着眼睛哇啦啦地哭,给他弄了一点儿吃食,才发现他模样傻傻,再没有先前精明。
  伺候完这个祖宗睡下,我这才想着出去外面转一下。
  我一路小心翼翼地往外走,经过那条湿滑的道路,然而还没有走出瀑流范围,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努力通过瀑流的间隙往外望,却见到有一队人马从瀑流浅滩前匆匆走过。

  这是怎么回事?
  我下意识地将自己往后藏好,再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那些人穿着至少三种不同的服饰,并非一族之人。
  不过,我却瞧出了这行人中,有临湖一族和华族的人在。
  糟了!
  糟糕,被围剿了。
  我的心倏然收紧,知道在我熟睡的这些时间里,临湖一族、华族无悔长老的手下和他们所能够影响到的势力,已经纠结到了一起来。
  不过,他们发现我躲在这瀑布后面了么?
  我瞧见有人朝着这瀑布望过来的时候,慌忙扭过头去,虽说知道对方不可能透过那密集的瀑流瞧见我,但是高手对于危机的感应还是很强的,只要是有目光对视,立刻就能够察觉出异常来。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敢用余光瞧过去,发现他们居然在瀑布下流的不远处扎堆,吃起了干粮来。
  看得出来,他们应该是碰巧路过,而不是循迹而来的。
  日期:2016-02-16 06:3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