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0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一刻,我看到的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个汉子,已然是死了!他一双眼睛空洞洞的,眼珠子都没了!
  他脖子上还有一道血痕!
  此时此刻,那杀王,还在啄食他脸上的肉!
  我毛骨悚然!

  这鸡,先啄掉了他一双眼珠子,又用爪子划破了他的气管咽喉,现在还在吃他的肉!
  这到底是什么斗鸡?!
  日期:2016-05-01 22:14:00
  其余三个汉子躺在地上,也全都是脸色青灰,显见也是死了!
  马人圭抛出去的磷粉有剧毒!
  “好哇!”纪大惊怒交加,盯着马人圭,声音颤抖道:“我倒是看走眼了!没料到,你还有这般本事!”
  “嘿嘿……”马人圭阴瘆瘆的一笑:“本来不该我杀你,但是你非要逼我,而今,只能由我动手了!杀王!上!”

  正在啄食人肉的杀王纵身跳起,化作一道黑影,一闪便至纪大的跟前,双爪如钩,下爪之处便是纪大的一双眼睛!
  纪大往后稍稍一退,竖掌如刀,朝着杀王狠狠斩落!
  就在此时,马人圭飞身跃起,跳到纪大的身后!
  纪大手起掌落,黑芒迸发,血光飞溅,杀王跌落尘埃,身首异处,变成两半!

  “呸!”纪大冲着杀王啐了一口,骂道:“就凭你这扁毛畜生也想——”
  纪大的话戛然而止,他的眼睛突然睁大,瞳孔却骤然收缩!他的表情变得难以置信,脑袋缓缓的转向身后,他身后的马人圭满脸都是阴瘆瘆的笑。
  “啊!”
  纪大一声惨叫,胸口处突然钻出来了一只手,那手还握着一颗鲜血淋漓、鼓胀有致的心脏!
  我也被这可怖的情形吓了一跳!

  马人圭竟然掏穿了纪大的心!
  日期:2016-05-01 22:15:00
  “啪!”
  马人圭将那心脏握爆,手臂从纪大的前胸后背掏出,纪大轰然倒地。
  那掉了脑袋的杀王突然跃起,两只鸡爪将纪大的眼珠子挠烂,然后才又倒下。

  这场恶战我看的浑身发冷,只觉寒意从脚底直冲脑门。
  此时,赌房门口突然涌进来几个看守,一言不发的上前,把牙官、签官、引官和纪大等人的尸体全都拖走,又留下人来打扫地上的血迹。一切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就好像他们经常做这种事情一样。
  但是,在刚才打斗的时候,却没有一个守卫进来,打斗结束了,尘埃落定了,守卫们才进来,难道是故意放任打斗杀戮的么?
  “叮叮……”
  我突然听到一阵清脆的声响,循声望时,却看见赌房门口处,站着两个身披白色斗篷的人,其中一人手里拿着红色的蛇皮袋,用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站着,口中念念有词,另一人左手拿着面镜子在照,右手则拿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铜铃铛,来回晃动,铃铛响声如风一般轻飘。让人听在耳中,恍如置身梦中。
  我正诧异那两个白衣人的举止,老爹却一把拽住藏在我们身后瑟瑟发抖的签官,拉到一旁无人的角落里。
  日期:2016-05-01 22:15:00
  我和叔父也都跟了过去,听见老爹问他的话:“他们是什么人?那是在做什么?!是在招魂么?”
  那签官的脸色极为难看,他点了点头,道:“他们是收魂使,这是,是在收魂。刚刚死的那些人都是不得好死的,怨气很大,魂魄也很厉,所以有专门的收魂使来收。”
  老爹的眼中闪过一抹极为恼怒的神色,沉声道:“怪不得刚才那般激斗,都没有人来,看来你们是故意纵容赌客相互杀戮的,就算是杀了自己人,也无所谓。”
  那签官支支吾吾的,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叔父道:“你们收集这些惨死之人的魂魄,要干啥?”
  那签官摇头,道:“我不知道。”
  叔父怒道:“你是这里的人,你不知道?!”
  那签官慌忙道:“这,这些,我是真的不知道,这赌场里的规矩很多也很严格,牙官、签官、引官是一类人,守卫是一类人,收魂使又是一类人,各司其职,互不相扰,平时谁也不搭理谁,谁也不能跟谁深交,否则,坏了规矩,就是格杀勿论!”
  老爹道:“这赌城是谁造出来的?”
  那签官道:“是,是……”
  日期:2016-05-01 22:15:00
  那签官神色恍惚,眼神飘摇不定,嘴里头支支吾吾的只是不想说,老爹冷笑道:“刚刚保住了自己的胳膊和腿,就想翻脸不认人了?!你以为你的命能保得住么?”
  那签官大惊,道:“什么意思?”
  老爹道:“我问你什么话,你最好都照实说,否则,你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半句话也不嘱咐你!我再问你一遍,这赌城是谁营造的?”
  那签官迟疑道:“是,是神教里的人。”

  “神教?”叔父“呸”了一口,道:“是异五行吧?!”
  那签官吃了一惊,道:“您怎么知道?”
  叔父道:“我知道的多着哩!这赌城是你们教主办的?”
  那签官摇头,道:“不是教主,我们都没有见过教主。这赌城是我们土堂的堂主齐恒督办的。”
  老爹沉吟道:“齐恒……二十多年前,江湖上倒是有个精通山术土法的高手叫做齐恒,难道是他?”扭头又问那签官,道:“齐恒多大年岁,什么来历?”

  那签官道:“我是堂口下面的小人物,平时见不着堂主,我只知道齐堂主年近六旬,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候,两个白衣人好像是完成了收魂,转身离开。
  赌场已经被打扫干净,赌客们陆陆续续、零零散散的又开始进来,很快,赌场重新变得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日期:2016-05-01 22:16:00

  我置身其中,只感觉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就好像刚才那场惨烈的杀戮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又有新的签官、引官和牙官走进场中。
  我们身边也开始有赌客走近,老爹和叔父便不再盘问那签官,我又瞧见马人圭开始往外走,便提醒老爹和叔父道:“马人圭要出赌房了。”
  老爹道:“走,跟上他。”回头又对那签官说:“有事我再来找你。”
  那签官慌忙点头,道:“是,是。今天多谢您的提醒。”又眼巴巴的看着老爹,欲言又止的问道:“就是您说小人的性命,那,那有什么要提防的没有?”

  老爹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今天告诉你的已经够多了,再多就对你对我都不好了。等我下次再见着你的时候就告诉你。”
  说罢,不再搭理那签官。
  我们三人也匆匆出了赌房,尾随马人圭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