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项议程是县委副书记、县长艾钟强讲话 ,他的普通话很标准,整个讲话持续了大约十五分钟。他主要从后备干部在政府工作,和经济建设中所起的作用,以及如何在实践中成熟、成长等方面谈了看法和心得。同时表示“自己昨天刚刚到任玉赤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今天就来参加这个开班仪式”,话里话外,以示重视。
  现在进行的是第三项议程:县委书记赵中直正在做指示。赵中直的普通话带着浓浓的晋北口音“……,同志们,这次选拔科级后备干部,县委坚持了任人唯贤、德才兼备原则;坚持了群众公认、注重实绩原则;坚持了注重发展潜力、重视培养提高原则;坚持了备用结合、实行动态管理原则;坚持了服从大局,统一调配使用原则。
  同志们,一定不要辜负党的期望,不要辜负组织的期望,不要辜负社会和人民的期望。我们要做无愧于国家,无愧于人民,无愧于伟大时代的德才兼备的跨世纪后备干部。”
  在热烈的掌声后,郑义平做了总结发言。“玉赤县科级后备干部培训班开班仪式”在十一点半正式结束。
  在众领导退席后,市委组织部的董副科长对本次培训安排做了说明:当天下午自由活动,正式培训从明天开始,星期日结束,整整五天。培训、住宿、就餐地点都在玉赤饭店。
  楚天齐随着人流走出会议室,刚走到六楼楼梯口,碰到了冯俊飞。
  “天齐,恭喜你啊,成了科级后备干部的一员。”冯俊飞脸上的神情看上去是那样真挚,还用手臂拍了拍楚天齐的肩膀。
  “同喜同喜,你也是后备干部一员呀。”楚天齐也拍了拍冯俊飞的肩头。
  “我怎么能同你比呢?”冯俊飞的话听起来酸溜溜的,“工作七、八年才弄了一个后备干部,也可能就是备而不用的干部,哪像你刚工作几个月,就走出了至关重要一步。”
  “能这么比吗?”楚天齐捶了冯俊飞一拳。
  有人喊冯俊飞,他随那人走了。楚天齐自己下楼,奔向玉赤饭店。

  在去玉赤饭店的路上,楚天齐心情还有些激动,不禁沾沾自喜:“刚到政府工作半年就被列为科级后备干部,照这样发展下去,何愁不能当大官。到那时…… ”
  楚天齐越想越美,却不知道有个美女在惦记他。只不过不是想他,而是在一遍遍的骂着他。
  玉赤饭店就在县委、政府大院的隔壁,以前一直由政府经营,政府办的一名副主任兼任经理。每年人来人往异常红火,到年底一结算,不但没结余还亏损很多,最多的一年竟然亏损了五百多万元。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县政府以年租金一百万把玉赤饭店承包出去,承包期五年,现在的老板是一个南方人,叫薛如松。

  新的玉赤饭店,接收了所有的基层工作人员,经过优胜劣汰,社会招聘,最终精简人员百分之十五。在继续保持住宿、餐饮、洗浴等经营项目的同时,又专门辟出一块地方,采用分包的形式做起了歌厅。
  薛老板经营玉赤饭店已经三年,不足两万平米的经营面积,每年除了支付租金,还要纳税四百多万,员工的工资也比三年前提高了百分之四十,利润可想而知。
  楚天齐只来过玉赤饭店一次,还是上次法院办公室尤主任请他来的。他出了政府大院,径直来到了玉赤饭店。
  组织部安排工作人员,在玉赤饭店大堂设立接待台,专门负责培训人员的衔接工作。工作人员已经把培训资料分配好,放在专门印制的手提袋中。楚天齐凭着培训证,从工作人员手中领取了培训资料、房卡、餐券等。
  就餐地点是大堂旁边的宴会厅,与大堂相通,宴会厅的名字充满贵气:牡丹厅。
  楚天齐把就餐券给了宴会厅进门处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示意他可以进去用餐。就餐采用自助式,客人根据需要自己捡取,现在正是开餐的时间,整个宴会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
  楚天齐取上餐盘和筷子,沿着食品陈列台转了一圈,夹取了几样顺口菜,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和同桌的人互相点头示意一下,然后吃了起来。
  冯俊飞走进了宴会厅,他频频和在场的人打招呼,很多人也站起来和他握手,并纷纷邀请“冯科长”同桌用餐,足见他的人脉较广。
  二十多分钟就餐完毕,楚天齐直接来到饭店三楼,对照房卡上的号码寻找房间。组织部的工作很细致,在楼梯口等部位都设立了提示牌,客房门还贴上了住宿人员的名字。

  楚天齐找到了房间号,上面贴的是自己和一个叫陆勇的名字。他打开门,进到房间,里面没有人,共有两张床。他把自己的包和手提袋放在行李架上,褪掉外衣裤,选了靠里边一张床躺了上去。
  床和枕头很舒服,房间开着空调,不热也不冷,楚天齐倒头便睡。这一段时间太累了,身上累,心里也累,因此躺下就睡着了。
  “叮呤呤”,刺耳的铃声响起,把刚刚睡着的楚天齐惊醒了。他眯着眼睛,抓起床头柜上电话。听筒里传出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先生,您寂寞吗?需要特殊服务吗?我们……”
  楚天齐听到是这种电话,直接挂掉了。当他准备再次入睡时,电话又响了,接通后还是这些无聊的声音,接断再响起,一直重复了三次。

  等电话再次想起的时候,楚天齐没有接听,直接拔掉了电话线,房间一下清静下来。他看了一眼手表,刚刚下午一点,就又睡了过去。
  他是清静了,有一个人却异常愤怒,她手里拿着手机,自言自语着:“奇怪,打了几次都没人接,难道他不在这个房间?不对呀,饭店前台明明说的是这个房号啊。难道他是故意的?”
  不容她多想,手机想了起来,刚一接通,一个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乡长,解决了吗……”
  楚天齐这一觉睡的特别香甜,醒来时已经四点多了。陆勇还没有回来。
  喝了点水,楚天齐顺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了起来。新闻频道正在播放南方抗洪的新闻,画面有些晃动,有很多水珠。出镜女记者手拿话筒、喘着粗气,大声的介绍着现场的情况。记者身后是来往穿梭的士兵和群众,他们或背着沙袋奔走,或在河堤上筑坝固堤。
  电视上新闻画面随时切换着,既有现场报道,又有点评分析,更有首长指挥抗灾、关心群众的专题。忽然画面晃动,传来女记者尖叫的声音,她身后不远处、刚刚填充了沙袋的缺口又被冲毁,画面上瞬间多了很多水珠。马上有大批的官兵和群众扛着沙袋冲向那里。

  楚天齐近段时间经常下乡,晚上也是加班赶材料,很少看电视,没想到南方发洪水这多大。看着电视上的情景,他不禁想起了几个村的小学校舍,虽说青牛峪十年九旱,可万一呢?楚天齐担心当地发大水。
  青牛峪现在倒没发大水,可是几千里外发的大水,却也间接的影响了到青牛峪乡。他不知道的是宁俊琦现在正忙的焦头烂额,到现在还没吃上午饭,用她的话说“在给楚天齐擦着屁*股”。她的嗓子已经嘶哑,正坐在奔驰的汽车上拔打着电话,她要快速赶到邻市去。
  楚天齐正在看着电视。“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他以为是同屋的陆勇回来了,急忙去开门。在他还没有完全看清对方面貌的时候,来人喊了一声:“楚老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