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6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俊琦的手机响了起来,真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信号。她接起电话,电话是司机小孟打来的,听完小孟汇报,她心中万分着急,决定马上赶回乡里。
  正在这时,忽然很多村民朝宁俊琦涌来,她眉头一皱,暗道不会是找我的吧?
  村民到了宁俊琦面前,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把一张很大的白纸递了过来,声音嘶哑的说:“请乡长做主。”后面的人七嘴八舌吵嚷着。
  宁俊琦扫了众人一眼,接过纸张,迅速看了起来。她看到上面内容,不禁眉头紧锁,心中暗道:“竟有这种事?好小子,你可真是个惹祸的东西。”

  宁俊琦看完了纸上内容。
  冯强气喘虚虚的挤进人群:“乡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来了这么多人?我上趟厕所的功夫,他们就出妖娥子。”他又把脸扭向村民,“都退一边去,妈的,想造反啊?”村民们向后退出了几步。
  “你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宁俊琦看到冯强,气不打一处来,把纸张递了过去,“好你个冯主任,第一次到你们村,就给我来了这么一出。”
  尽管宁俊琦声音压的很低,尽管天气很热,冯强还是后背直冒冷汗,心中“突突”的跳个不停。他明白如果得罪了乡长,自己的主任肯定干不成。如果以这种方式下台,挣不上村主任补助是小事,更要命的是,恐怕自己后半辈子在村里都抬不起头来。

  冯强迅速看完纸上内容,顿觉问题严重,如果处理不好,后果可想而知。想明白了这件事的严重后果,扭转身,对着村民说:“妈的,想干什么?谁带的头?我看就是平时对你们太好了,本来都是老冯家一大家子,谁知你们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想疯了就让自家娘门脱**裤子挣钱,找政府做什么?凭什么赖着政府?我告诉你们,如果谁还要继续闹下去,你们家里要是需要村里开什么证明,我一律不给开,到时候别说耽误了你们领补助、耽误了孩子上学,妈*的,老子知道你们拿到证明后会去办什么事?啊?还不滚回去。”

  村民没人说话,都低着头,站在原地不动。
  “他妈*的,都聋了,都他妈*的带个屌*蛋杵在那,好看啊?我叫你们滚回去,等乡长走了和我说,有什么事我负责向上反映。”冯强瞪着大眼吼道。
  已经有村民开始挪动脚步了,带头的老汉说话了:“主任,话不能这么说吧,还说的那么难听,我们只是请乡领导考虑我们的要求,也没有闹事吧?”
  “咋了,我就这么说话。”冯强耍起了蛮横,“你个老扒灰头,赶快回去看你儿媳妇卵*蛋去,少在这丢人现眼。”

  人群哄堂大笑,有人起着哄:“三软蛋,快回去扒灰去吧。”
  老汉脸一红,钻进了人群。
  “冯家站着撒尿的,都给老子回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冯强推搡着几个小年青吼道。
  几个小年青,在冯强的推搡下,嘴里嘟囔着“叔,可要给我们做主啊。”慢慢移动脚步走开了,有个别的人停在远处向这边张望着。
  一下子走了有三十多人,现场只剩下二十来人了,人群里有妇女喊了一嗓子:“我们要告状,领导不答应,我们就不走。”说完还坐在了地上。
  “对,就不走。”“就要给我们答复。”有人附和着。
  众人就这样僵持着,但没人吵混了,冯强又要耍蛮,宁俊琦用手制止了他。现场继续僵持着,钟科长和司机小黄也赶过来了。
  宁俊琦没有马上说话,心中盘算着。今天的事确实没有想到,而且自己急着要回去处理事,这里又不让走,可怎么办?她相信自己坚持就这样走,冯强肯定有能力办到,可那样的话,干群关系就会恶化,而且也不能用这样的态度处理群众的诉求。
  宁俊琦以前生活、工作的环境,还从来没听到过像冯强这样脏话连篇的,她听的是面红耳赤。但不得不说,冯强的办法还是有很大效果的,冯姓的人走了,现场只剩了一少半的人,也没人吵闹了。难道村领导都得用这种办法解决问题吗?不过,她对冯强的不满已经减了很多。
  又僵持了十来分钟,宁俊琦开口了:“各位乡亲,针对你们反映的问题,我做几点说明:第一,回去后乡里会认真调查你们反映的情况,如果属实,一定会按规定对当事人严惩不贷;第二,至于你们提出的诉求,乡里会考虑研究,给你们答复;第三,我这里所说的答复,不是肯定答应你们提的要求的意思,而是可行的办法或者合理的理由。第四,对于你们今天反映问题的方式,我不赞成,也希望不要有下次。”

  人群沉默了,他们没想到看上去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说话很有水平,滴水不漏。原以为一个女流之辈好对付,看来也不是那么简单。他们都看着那名老汉和一名妇女。
  “还杵着闹甚?乡长都表态了会认真对待,你们还不滚回去?要是耽误了乡长的大事,谁挑头闹事,我收拾谁。”冯强又吼了一嗓子。
  村民互相看了一眼,见老汉和那名妇女不吭声,开始移动脚步。那名妇女甩下一句话“处理不满意,我们就不干”,也随着人流退去了。
  冯强见众人都走了,低着头,讪笑着,嘴里嘟囔着:“乡长对不起,乡长对不起。”
  宁俊琦没有再批评冯强,她叮嘱冯强:“你一定要关注这件事,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尤其是在乡里对此事没有结论前,更要注意。还有你也私下了解一下,看他们反映问题的原因、动机,以及情况是否属实。”
  “乡长,我记住了。先去吃饭吧。”冯强连连点头。
  “不吃了,让钟科长自己去吧,我和司机回去,下午再让司机来接他。”宁俊琦惦记着回乡里,根本没有心思吃饭。
  就这样,宁俊琦和司机小黄向青牛峪赶去。本来就二十公里的路,应该一会儿就可以到了。谁知都看到青牛峪了,车却坏了,怎么也打不着火。
  宁俊琦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让车来接,可手机竟然没信号。真是邪门,在村里能打电话,快到乡里了,反而打不通了。
  事情紧急,宁俊琦拉开车门,跳下汽车,徒步向前走去。头顶上的烈日炽烤着肌肤,脚下腾起呛人的灰土,肚子也在“咕咕”叫唤了。她心里暗骂:“姓楚的,老娘给你擦屁*股,你却在城里躲清闲。”骂完后,忍着干渴饥饿继续向前走去。
  开班仪式已经进行了一多半了,第一项议程和第二项议程已经进行完毕。
  第一项议程是县委副书记冯志国讲话,他主要讲了培养科级后备干部的意义、重要性和紧迫性,讲了十分钟。楚天齐觉得冯副书记总结的很准确,在笔记本上记下了这段话:“加强后备干部队伍建设,是贯彻中央和省市委要求的具体举措;是以干部队伍可持续发展保障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加强领导班子建设和干部队伍建设的现实需要;是我县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主要支撑条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