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73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家兵这么一提醒,单天阳也会意过来,他皱紧眉头说,是啊,我光顾着生气了,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那样的视频不可能事刘承俊他们自己拍摄的,一定是偷啊拍的,偷啊拍别人的隐啊私一定是不合法的,这拍视频的人到底跟秦书凯是什么关系呢?这可要让市公丨安丨局好好的查查。
  肖成贵说,什么人这样做,那还用猜吗?肯定是秦书凯叫人干的呗?可是秦书凯到底指挥什么人干的呢?
  常家兵说,秦书凯是最大的嫌疑人,可是秦书凯一直在省里,再说,秦书凯能叫谁干这种事呢?他的司机王子成?还是他的狗腿子牛大茂?这两个人也都有可能。
  单天阳摇摇头说,不可能,王子成这次虽然没跟秦书凯去省城,整天坐在司机办公室和别的司机在打牌,牛大茂就更不可能,秦书凯不在的这几天,不少事情都是他一手处理的,他根本就腾不出空子来,搞这些名堂,再说,他们也没有这样的人脉。
  三人说来说去,说不出什么结果来,大家的心里不由都有了个很大疑团,到底那段放在网上的视频,是谁帮秦书凯弄到手的呢?
  几人猜来猜去,猜到最后,搞的头都大了,却还是没想出个理所然来,单天阳不耐烦的说,算了,不用再猜来猜去了,说不定这次只是秦书凯的运气好而已,被他侥幸逃过了这一关,下次如果再要对付他的时候,一定不能妇人之仁,要是起初李爱好当场就把秦书凯给拿下了,那么证据确着,哪里还与现在这些事情,说起来,还是刘承俊的计划不甚周详啊。
  面对单天阳的感叹,常家兵和肖成贵都没出声应和,经过了此事,他们的心里都有些怯了,当初冯志宏很牛逼的跟秦书凯作对,被秦书凯给弄进纪委了,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听说要被弄个十年八年的;现在刘承俊也是跟秦书凯作对,被免职了,自己要是再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只怕下一个被处分或者是进纪委的就是自己了。
  因此,不管单天阳怎么说,两人都不愿意再掺和单天阳跟秦书凯之间的斗争了,单天阳不管输赢,总是有退让的空间,到底还是个领导,要是他们两人冲到一线去帮着单天阳对付秦书凯,说不定就会成为下一个刘承俊,成为下一个受害的人。

  单天阳等人还在高谈阔论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刘承俊一闪身走了进来,见常家兵和肖成贵都坐在这里,刘承俊顾不上跟两人打招呼,直接冲着单天阳说,单主任,这次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单天阳看了刘承俊一眼,叹了口气说,刘承俊,你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你个人的事情我当然要关心,可是现在事情到了这种时候,你是怎么帮,只怕我也是有心无力了。
  听了单天阳的这句话,刘承俊几乎要瘫软在地,他眼里似乎有泪的样子说,单主任,你是知道的,我家里的情况特殊,我爱人常年有病,孩子还小,我是家里的唯一经济支柱,我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我家的日子就散了。
  单天阳说,现在这样的话对我说能有什么用,今天党组会议开的时候,对你的处分这么多领导几乎是全部同意,根本没有人反对,说明你这样做已经触犯了底线,那个领导都不想帮助你啊。
  刘承俊说,单主任,我也知道,现在我的唯一帮助就是你了,希望你看在去哦平时服侍你的份上,帮助我说一句话吧,我会做牛做马的报答单主任的帮助的。
  单天阳很是不屑的看着刘承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要是帮助,不是拿自己的前途看玩笑吗,于是说,刘承俊,不是我不帮助,而是你的事情现在不好帮助,党组已经研究决定了,我个人能有什么办法改变呢。

  刘承俊的声声哀求,并没能打动单天阳的心,单天阳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说,刘承俊,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必须负责任,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跟李爱好的那段视频里头,人证物证都有了,你自己已经把自己给卖了,你说,这种情况下,你让我怎么帮你?
  刘承俊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眼见平时关系不错的好兄弟,在单天阳面前哭了出来,常家兵和肖成贵看了心里也不好受,兔死狐悲的道理还是很有道理的。
  常家兵后来站起来,把刘承俊拉到沙发上一起坐下,劝他说,刘主任,车到山前必有路,现在不过是免职处分,翻身的机会还是有的,目前的情况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你是知道的,单主任只要是能帮忙的,不用你开口,他也会鼎力相助,如果......。
  常家兵没说下去,刘承俊心里却相当的明白,如果事情触及到单天阳的底线了,单天阳是绝对不会卖着面子为下属去奔波的,这是原则问题,这也是自己跟在单天阳身后服务了几年得出的结论。
  这结论同时也在常家兵和肖成贵的心里装着呢。

  兔死狐悲,不管如何,这个刘承俊可是他们一伙的人,现在刘承俊随着冯志宏之后,已经是变为这样的结果了,那么秦书凯下一个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自己,那么自己有能量挡住吗。
  在一个单位,控制就反控制是时时存在的,控制不了别人,那就是被人所控制。
  刘承俊知道,这件事情现在找谁帮忙都没有用了,怪只能怪自己这段时间和李爱好突破那层关系后,没有控制好自己,被人抓住了把柄,所以才变为这个样子。
  再说,刘承俊没有得到单天阳说说的帮助,蔫头蔫脑的从单天阳的办公室出来后,接到李爱好的电话,李爱好在电话里哭着问他,听说局里领导开会,已经定下来了,要开除自己,现在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呢?自己可不能因为这事丢了工作,能有现在的这份工作,自己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
  刘承俊的听着李爱好的哭诉,心里不由一阵厌烦,李爱好这种时候终于露出真面目了,声明叫为了这份工作,自己付出的实在太多了,她这几年跟自己所有的甜言蜜语,难道全都是假的,如果不是自己帮她弄了这份工作,她早就跟自己分手了。
  刘承俊憋住心里的不快,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只是告诉李爱好,自己已经找过了单天阳帮忙,看样子,单天阳不想帮,也帮不了这个忙,现在两人也只好听天由命了。

  李爱好听了这话,忍不住在电话的那头嚎啕大哭起来,那可是她希望的破灭,如果这样,说不定还不如当时在厂里面混下去,现在也有可能变的一无所有了。
  刘承俊听着这女人的哭声,实在是不厌其烦,忍不住狠狠的挂断了电话。女人的哭声,有时候能把人烦躁的恨不得立即去揍谁一顿去,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当时刘承俊现在是有那个心,却没有那个力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