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8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孩儿紧紧抓着俞千二的手,说你这个傻孩子……
  这画面是如此的诡异,一个奶声奶气、肥嘟嘟的小屁股蛋儿,却叫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作“傻孩子”,然而听到这话,俞千二干涸的眼眶之中,却一下子涌出了两行热泪来。
  俞千二说话已经变得十分艰难,仿佛每一颗字吐出,生命力就流逝一分。
  然而他却还是坚持说道:“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双目圆睁。
  那小孩儿却接着说道:”……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俞千二突然一下子坐直了起来,冲着小孩儿说道:“屈大哥,再见到你,真好,我这辈子,无憾了!”
  最后一句话说完,他的眼皮低垂,气息不再,却是已经没有了生机。
  小孩儿伸出手,一把抱住了那侏儒老头,悲切地大声哭道:“千二,千二……”
  他伤悲不已,而我在旁边也是簌簌流泪,难过十分。
  就在两人悲切之时,远方的树林子突然间有一大蓬的飞鸟腾然而起,紧接着有一个阴阴的声音说道:“姓陆的,你逃得了一时,逃得了一世么?不如将人交出来,我或许还会看在你的本事上,饶过你……”
  临湖族长钊无姬?
  我听到这声音飘渺莫测,不知西东,却有一种诡异的穿透力,心中一阵狂跳,来不及悲伤,一把抓住了那小孩儿的手,说道:“我们走。”
  小孩儿回头瞧了我一眼,说你是谁?
  我说甭管我是谁了,俞前辈临终托孤,把你交给了我,我指天发过誓了,要竭尽全力,保住你的性命,就算是我死,也不能让你受伤害,走吧。

  小孩儿打量了我一会儿,点头,说走可以,带上他的尸体。
  我没有否决,将小孩放进了身后的背篓,然后伸手,一把抱住了俞千二的遗体来。
  他是一个侏儒,本来就不高,况且又瘦,算不得多少重量,我抱住了俞千二之后,脚步一错,周遭的景色陡然变幻,我便朝着大山的南面快速土遁而行。
  我也是被逼得没有了办法,因为那老妖婆就在附近,我若是慢腾腾地在林子乱闯,定然会被抓到。

  她的迷踪步,可要比荆可不知道多少倍。
  幸亏之前那位叫做尚晴天的男子传授了我对追魂蓝魂针的祭炼之法,让我将这玩意给镇压了住,要不然我就算是插上了翅膀,也飞不出那如来佛的手掌心。
  如此一阵疾行,山水在身后匆匆而过,一下子就甩开了很远的距离,然而这个时候,我的心脏开始狂跳了起来。
  我开始有些乏力了,双腿开始发抖,一阵疲惫欲死的感觉遍布全身。
  就在我感觉事情可能有些不妙的时候,突然间耳边传来一阵奶声奶气的话语:“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只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回向正道,内外澄清;各安方位,备守家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护法神王……”
  这小孩儿居然在持咒?
  我心中骇然,而这个时候,突然间感觉到身体里迅速流失的力量,居然开始回涌而来,那种让我陷入困境的乏力感渐渐散去。
  我越跑越快,越跑越快,感觉两边的景色飕飕而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头被我甩在了身后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呵斥:“停!”
  我下意识地停住脚步,却发现我们居然来到了一个有着巨大山瀑的河滩之前来,正诧异间,那小孩儿突然说道:“你已经到了极限,再走下去,说不定就埋在土里去了。在这里先歇一下,别急。”
  我犹豫地说道:“可是,我们身后……”
  小孩说道:“没事,我们走出很远了,你使的又是土遁术,她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到痕迹的——那瀑布后面,有一个洞子,天然屏蔽气息,我们去那里歇着吧。”
  我回望一下,只瞧见茫茫瀑流,不由得怀疑道:“你如何知道那瀑布后面,有山洞存在?”

  小孩儿哼了一声,似乎不愿意回答这样的问题,不过想了想,还是跟我解释道:“观山辨水之术,是很寻常的法门,不用怀疑我的话语,你只管去就是了。”
  他一路上神奇的表现,赢得了我的信任,我没有多说,背着他往瀑流那边走去。
  越靠近瀑布,那水声越大,而这个时候,他突然问道:“你是傅道岚的弟子?”
  我一愣,说傅道岚是谁?
  小孩儿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他有个外号,叫做地魔……”
  傅道岚?
  这就是地魔的名字?没想到那个家伙人看起来那么挫,名字却有那么几分韵味,而且还像是个女人的名字。

  不过话说回来,能够成为这修行界中的翘楚,那个不是有着通天的大智慧,糊里糊涂就成为一方豪雄,说起来就如同天方夜谭一般,所以我倒也没有太过于惊讶。
  只是这个小屁孩儿的口吻着实让人有些不适应,那曾经辉煌一时的邪灵教十二魔星之翘楚,在他口中,居然如此轻描淡写,实在古怪。
  我与这小屁孩儿并不认识,他的前世有多牛波伊,也与我无关。
  所以我在他的面前,显得十分平和,说哦,认识,这地遁术也是从他手中学的,不过我并不是他的徒弟。
  小屁孩讶异地“咦”了一声,在我身后挪动了一下身子,说道:“不可能啊,傅老二那家伙,性子最是古怪,这地遁术是他的成名绝学,你不是他的徒弟,如何会教你呢?”
  我说啊,他的成名绝学,不是地煞陷阵术么?
  小屁孩儿忍不住笑了,说哎呀我艹,你居然连地煞陷阵都知晓了,还敢说不是他徒弟?
  我说信不信由你,我反正没有说假话。
  小屁孩儿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也对,瞧你这地遁术,实在是太粗糙,虽然效果仍在,不过却有点儿燃烧生命的意思,要是你在持续个几回,说不定就给弄挂了。他教得不完全啊,爬都不会,就开始跑了,这可不是希望你好,而是在害你呢——你们两个,是有什么约定,或者赌注么?”
  呃……
  这小屁孩儿的脑子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做的,居然凭着这点儿蛛丝马迹,就将事情给猜了个大概,让人心惊。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些害怕起这个家伙来。

  他若是我的敌人,哪怕就是现在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也是我不愿意面对的。
  我心思复杂,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的问题,好在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走入了瀑布之下,声音嘈杂,说话都听不到,免却了许多尴尬。
  走入瀑流之下,那里有一条又湿又滑的小径,我也是紧紧抓着那滑溜溜的山壁,方才能够勉强挤入的。
  一开始,我对他的话语还保持怀疑,然而走了三十多米,拐过一个弯儿,前面豁然开朗,却是一个宽敞的石洞子,因为有天然石屏的抵挡,再加上洞子曲折,外面的瀑流声竟然没有之前那般响亮,反倒有一种闹中取静的效果。
  日期:2016-02-15 06:46: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