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05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因为他是天师血,才能暂时克制蛊虫,要是一般人十回都挂了!蛊虫是人所炼制,比妖毒尸毒都厉害的多。”
  老郭说完,从包里取出一个鹌鹑蛋大小的绿色药丸,交给叶少阳,登时一股刺激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
  “刚炼制好的,材料是你之前说的那些,一样不差。不过……这药丸只能暂时压制蛊虫,想要根除,只能用茅山十八神针,可惜我不会。”老郭为难的说道,“小师弟你肯定会,但有些穴位,你自己扎不到。”
  叶少阳道:“这简单,我教你一遍,然后指挥你做。”

  老郭迟疑的摸了摸脑门,“这不合门规,小师弟你知道的,我是外门弟子,十八神针是内门医术——”
  他话没说完,叶少阳烦躁的摆摆手,“别管什么门规了,我早晚是茅山宗掌门,我说的话,就是门规。你再不出手,我就死了。到时候你看青云子不劈死你!”
  老郭擦了把汗,相对于门规来说,无疑是小师弟的安危更重要。当下点点头,道:“小师弟你说吧。”
  叶少阳开始讲述十八神针施展的过程和要领,老郭有茅山医术基础,听了一遍,又揣摩了一会,也就懂了大半,再加上叶少阳全程指导,想来是没问题。
  叶少阳让小马扶着自己来到客厅,找了块空地,脱光衣服,盘膝坐下,把针盒交给老郭,吞下药丸,示意立即开始。
  “第一针,中粗,百会穴。”随着叶少阳声音响起,老郭取出相应的金针,插在叶少阳头顶心,一股粘稠的黑血,缓缓流出。
  “第二针,三细,人中。第三针,二粗,太阳……”

  老郭按照叶少阳的提示,将十八根大小不一的金针,插入他身体上下各大穴位中,化了一道符水,按照顺序,从不同穴位浇下去,帮助其渗入体内,叶少阳自己运转罡气,借助符水的帮助,聚集在蛊虫所在位置,进行着冲击。
  他能明显感觉到,一个虫子大小的活体,在胃里某个地方挣扎扭动,不断喷出蛊毒,对内脏的刺激,疼得他浑身打颤。
  黑色的血,不断从金针刺破的部位流出,越来越多,流遍全身,使叶少阳看上去如同一个血人,场面触目惊心,小马在一旁紧张的看着,连喘气都不敢用力。
  最后一根针插完,叶少阳身体猛烈抖动起来,口中发出一声惨痛的闷哼,身体软软的向后倒去,老郭急忙托住,以免他倒地之后,把金针压到肉里去,麻烦就大了。
  “快,上来扶一把!”老郭指挥小马,一人架着一只胳膊,把叶少阳弄进卫生间,老郭扶他坐在地上,让小马打开淋浴,调成温水,冲洗着叶少阳身上的污血,全部冲干净之后,再小心翼翼的拔掉金针,装进针盒里,把叶少阳抱到床上去躺着。
  十分钟后,叶少阳悠悠转醒,睁开眼,眼中白膜已退,恢复正常。
  “怎么样?”老郭和小马同时问道。
  “蛊虫死了。”叶少阳道,眉头皱起来,“但我能感觉到,身体里还有东西,是溶解蛊虫的时候,从它身体里出来的,我不知道是什么……”
  正说着,手机响了,小马过去拿起来,道:“是周静茹打的。”
  叶少阳接过手机,接听起来,周静茹问道:“我之前在带小慧看电影,把手机关了,你找我有事啊?”
  叶少阳翻了翻白眼,“你这一场电影看的,差点把我看死。现在没事了。”
  周静茹一惊,“怎么回事?”
  “你让覃小慧接电话。”
  覃小慧接听后,叶少阳把自己中蛊的经过讲了一遍,又说了自己现在的感受,问她原因。覃小慧听完,失声叫道:“这是人血蛊啊!”

  叶少阳听这个名字,就知道问题严重,忙问:“什么是人血蛊?”
  “你在哪,我们见面再说。”
  “之前送我来的地方,小茹知道,你让她送你来。”
  挂上电话,叶少阳让小马下楼,去路边等着,一刻钟后,小马领着周静茹和覃小慧上来,周静茹表现的十分激动,对叶少阳问长问短,确定他暂时没事,才稍稍放心下来。
  覃小慧咬破手指,用自己的血,在叶少阳心窝的地方抹了一个很奇怪的符号,大拇指按在上面,咕哝了一串听不懂的话,叶少阳猜测是苗语。

  很快,叶少阳感到体内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流动,低头看去,一滴滴黑色的血,通过那个符号渗透出来,覃小慧松开手,拽了几根头发,蘸了点黑血,握在右手心里,又念了一串咒文,松开手,头发自燃,冒出蓝色火焰。
  随着头发燃烧,一股黑烟冉冉冒出,升到三尺左右的高度,居然凝聚不散,逐渐形成一个蝴蝶的形状。
  叶少阳虽然不明所以,但也知道,蝴蝶是苗人的图腾之一,除了蝴蝶,还有枫木和牯牛,合称三大图腾。
  覃小慧挥了挥手,将蝴蝶形状的烟气驱散,皱着眉,表情非常凝重的看着叶少阳,“没错,是人血蛊!”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她。叶少阳点点头,示意她往下说。
  覃小慧叹了口气,说道:“人血蛊非常可怕,是蛊师用自己的血来饲养蛊虫,在其体内形成人血精,进入寄主体内后,就算蛊虫被灭,人血精也会扩散到全身,见血生长,逐渐成为蛊灵,寄主……必死无疑。”
  说到这,她眼中流露出诧异之色,“不过,这种蛊术极难修炼,一不小心,蛊虫就会根据蛊师的血精,反噬其主,说起来,差不多只有我们大巫仙家族的人才有把握修炼。”

  叶少阳惊道,“不会这么巧吧,我刚救下你,马上你们家族的人就出现了,我中蛊,会不会是因为救了你?”
  覃小慧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们大巫仙家族……没剩下几个人了,而且从几百年前就禁止修炼这些太过残忍的黑巫术,这个巫师,我肯定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叶少阳相信她没有撒谎,但是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什么阴谋,不然不会这么巧,自己刚救下她这个大巫仙家族的白巫师,马上有黑巫师对自己下蛊,关键是,自己从来不认识什么苗疆巫师,更没有得罪过这种人。
  不过,现在最急迫的问题不是挖出阴谋,而是自己的安全。叶少阳看着覃小慧,说道:“这什么人血蛊,有什么办法能解?”
  覃小慧皱眉摇了摇头,道:“所有的蛊术,我都能解,唯独这人血蛊,是人家用自己的血精修炼的,我只能用办法压制,唯一的解药,就是饲主的血。”

  叶少阳耸了耸肩,那完了,人家既然给自己下蛊,当然不可能再提供解药,人海茫茫,对方要是有心躲起来,自己上哪里找他去?
  想到这,他接着问:“你有什么办法能压制,能压制多久?”
  覃小慧没回答,抓住叶少阳的左右两手,把手臂反过来,道:“你们看这。”
  大家立刻凑上来,往叶少阳手臂上她指的地方看去,只见在动脉下方,有一条暗红色的血线,一尺多长,大有向上蔓延的势态。
  日期:2015-11-14 0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