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8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云需要留下来应付王堂主的追责,所以派了小将燕南一路护送我们离境。
  与此同时,他还给我准备了这一带荒域的地图,免得我迷路。
  燕南一路送我们抵达河滩下游的沼泽地,方才离开,而我们也没有多作等待,骑着那头硕大的麋鹿南下,沿着河流一路奔腾,瞧见那河滩沼泽处,密密麻麻的短吻鳄和遍地毒蛇,方才知道为什么这儿处于河道流域,却没有人的缘故。
  水中的危险,更甚于林间,也就只有像华族和临湖一族这样强大的部族,方才敢临水而居。
  有着龙云指的路,我们一路急行,艰险暂且不提,到了第三天,到了攀云山脉,这儿是高山险壑,离我们当初的入口有上百公里的路程。
  我们进山,日夜兼程地行走,想着赶紧回到蝴蝶谷。
  然而就在进山的第二天傍晚,我们却碰见了一个人。

  一个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人。
  临湖一族的掌控者钊无姬,那个恐怖的族长老妖婆。
  一开始的时候,我对于这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婆,并没有太多的畏惧。
  我反而觉得她特慈祥。
  然而当她在叫人血祭,让人活生生地将两个俘虏的脑袋给砸碎的时候,我才感觉到了恐怖——即便是她当时饶了安,也没有停止那种野蛮的行经,而是用另外一个少女来替代。
  这样的行为,更加让我寒心。
  因为它让我感觉到,那个无辜的少女,仿佛是因为我的莽撞喝止而死去的性命。
  随后我开始慢慢从别人那里了解到了她,才知道了这位族长的恐怖。
  临湖一族是虎狼之师,而驾驭这虎狼之师的,自然是非凡之辈。

  蚩老爷子告诉过我,说这位族长甚至能够来往于不同的世界,穿过世界的边缘,找寻道和规则的本质。
  这是什么修为?
  至少我觉得不是我能够对付得了的。
  此刻身上有伤的俞千二,也未必能够是她的对手。
  怎么办?
  我心脏不断狂跳,而俞千二这个时候作出了一个罕见的举动来——他将这些天来一直视若珍宝的竹背篓,递给了我。
  那竹背篓里面,装着那个不知道牵动了多少人心思的小孩儿。
  这可是他的命根子,现如今他居然交给了我。
  我并没有因为他的信任而感到高兴,而是恐惧得浑身发抖。
  俞千二连自己的命根子都不要了,说明他准备拼命了。
  既然是拼命,自然是因为看不到任何希望。
  在临湖族长钊无姬的面前,俞千二没有对我说任何话,而是在交了背篓给我之后,站在了我的面前来。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这个侏儒的背影,是如此的伟岸,让我为之仰望。
  身穿华贵锦袍的临湖族长站在山道的巨石之上,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们,就如同瞧几只蝼蚁一般,平淡地说道:“来了,怎么这么晚?我算了一下,你们应该提前两个小时到的啊?”
  俞千二挺直起了腰杆,气势就开始变强了,说路上碰到了一条黑头怪蟒,搏杀之时,耽误了些许时间。
  临湖族长点头,说哦,原来如此,倒是我算计天机的手段出现了差错。
  俞千二招呼道:“钊无姬,多年未见了,你来这儿,有何事情?”
  临湖族长伸出了两根手指来,开口说道:“两件事情。”
  她指向了我,说道:“首先是拿下这个小子,他将我祭祀尊神的长老给杀了,而且还坏了我两个长老席位接班人,这罪过,得还。”
  说完,她手指抬了抬,说另外一个事儿嘛,有位故人求到了我,说让我找寻一个身上带着凤凰精魄的小男孩,应该就是背篓里面的那个孩子——俞千二,念在你我有过一份交情的份上,我让你活着离开,只需要留下这两个人就行了。
  俞千二没有回复她,而是继续问道:“除了卦算,还有什么原因,让你能够出现在这里不?”

  临湖族长瞧见他一脸认真的表情,不由得咧嘴笑了,说当然有,想知道?
  俞千二点头,诚恳地问道:“当然,方便的话,还请赐教。”
  临湖族长有一种胜券在握的自信,便开始如同戏弄老鼠的猫一般,得意地说道:“其实很简单,有人在另外一条道路上面,穷尽手段,撒下天罗地网,都没有发现一丝踪迹;那么我便想,如果你们要回家的话,应该会走另外一条路——知道这条路的人不多,我恰好是其中一个。”
  俞千二恍然大悟,说哦,明白了,原来是守株待兔。
  临湖族长嘿然笑道:“就是这个意思。”
  俞千二认真地跟她商量道:“既然还记得当初的交情,不如在这华容道前,放了我一马,如何?”
  临湖族长冷笑,说凭什么?
  俞千二犹豫了一下,伸出了一只手来,说道:“五根极品雷击木,如何?”
  临湖族长咧嘴笑了,说我若现在趁机杀了你,所有的雷击木,都是我的,又如何要你施舍一般的馈赠?”
  俞千二自信地说道:“我若死了,你什么都得不到。”

  临湖族长凝视了他许久,却开口说道:“我不信,那就先杀了你看一看……”
  她说完话,人居然如同幻影鬼魅一般,从那山石之上一跃而下,瞬间就冲到了我们这边来。
  说动手就动手,这老妖婆当真不是寻常人物。
  她在空气中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不过越接近我们的时候,她的脚步越慢,到了近前的时候,却是停滞不前了。
  我低头往下瞧,却见那老妖婆的脚下尽是游动的藤蔓,这些青黑色藤蔓宛如游蛇活物一般,一下子就攀附在了她的双足之间,并且迅速蔓延到了腰间部分来。
  我在俞千二的斜侧面,看见他的脸变得有些红,呼吸也有一些不均匀。
  他感受到了压力。

  我没有犹豫,抽出了破败王者之剑来,就准备冲上前去,与那老女人厮斗,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俞千二却突然一把拦住了我。
  他没有叫我跑,而是让我别动。
  他不让我动,是不准备让我插手他与俞千二之间的战斗,然而他真的认为自己是这个女人的对手么?
  在这种最为关键的时刻,我不敢违背俞千二的吩咐,只有往后退了几步,却不肯逃离。
  我这个时候倘若是撒丫子逃跑,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临湖族长舍弃俞千二,而朝着我扑来,到时候我就得直面这老妖婆,最终屈辱地躺倒在林间,而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她将俞千二杀害,然后再过来找寻我,将我杀死,把小孩儿给夺走。
  无论怎么选择,都是一个死字,而且还显出了我的胆小和怯懦。
  我没有走,而是站得远远,然后盯着场中。
  就在我回头的那一刹那,临湖族长已经挣脱了俞千二的束缚,两人开始正面交起了手。
  这一交手,立刻就显出了双方的差距来。
  俞千二被那老妖婆处处压着,时时刻刻都处于生死边缘,然而也就是怪了,每当面临着致命的时候,他总是能够提前一步避让开去,然后凭借着周遭的花花草草重获生机。
  日期:2016-02-13 06:4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