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99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4-29 22:31:00
  更新线----------------------
  刚才还稳占上风,不可一世的火天王,竟然在一个回合间,命丧当场!
  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我看的心惊动魄,虽然只有那一刹那,但是某些东西,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叔父刚才的解说,更是让我久久难以平和心绪。
  老爹看向我道:“学到什么了吗?”
  我点点头:“学到了很多。”
  老爹“嗯”了一声,道:“看得出来,曹帽是个假名,他的出场,也是赌城刻意安排的。纪大未必善罢甘休。”
  只见纪大猛地站了起来,脸色白的像纸,嘴唇不住的哆嗦,眼角都溢出泪水来了。
  赌客们窃窃私语:
  “这火天王,也不知道纪大养了多久的宝贝了,就这样死在了战场上,得多叫人心疼!”
  “你懂什么!?纪大心疼的是他的彩头!这是第三十二场啊!”

  “三十二场怎么了?”
  “看来你老兄还是不知道这里的规矩,我来给你说吧……”
  “我赢了。”曹帽“嘿嘿”的笑着,扭头看向纪大。
  纪大瞥了曹帽一眼,忽然间脸色惊变,失声道:“是,是你?!”
  日期:2016-04-29 22:31:00
  “他是马人圭!”叔父忽然也脱口而出,道:“这个曹帽是马人圭假扮的!”
  “啊?!”我吃了一惊。

  “这老东西,假扮别人干啥!”叔父急要往前挤过去,像是要找那“曹帽”相认,却被老爹一把拽住,叔父扭过头来,道:“咋了,大哥?他就是马人圭!”
  老爹摇了摇头,道:“他以前是马人圭,而今不是了,你没看见他现在的状态么?这里是赌城,人心隔肚皮,就算是要认他,也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叔父只好忍住不动。
  场中下注的赌徒,几乎是全输了,一时间,哀声哉道,各自失落,有骂曹帽的,有骂纪大的,还有骂火天王和杀王的……但骂归骂,愿赌服输,骂声中,还是纷纷跟着引官,走出了赌场。
  他们谁也不会想到是这个结局,但都得接受。
  赢了的人,则各个兴高采烈,也都簇拥着另一个引官,去拿彩头。

  叔父道:“咱们去找一个地方,虑一个落单的赌客,抢来一个彩头,看看到底是啥东西。”
  老爹道:“不用这样,问问就知道。喏,那个签官不是走过来了?”
  日期:2016-04-29 22:31:00
  此时,赌场的赌客差不多已经尽数离开,只剩下我和老爹、叔父、曹帽、纪大还有三四个零星的赌客。
  那牙官还在场中,另有几个签官、引官也在收拾场面。
  之前被老爹看过相的签官正朝我们走了过来,近到跟前,朝老爹赔笑道:“贵客,您现在有什么吩咐么?”
  叔父笑骂道:“你倒是怪听话。”
  签官尴尬的一笑。
  老爹道:“没有什么吩咐,想问问你,你们锦盒里的彩头到底是什么?”
  签官道:“那个小人也不知道。每个人的都不一样,但是每个人拿到以后,看了彩头,都很高兴。”
  老爹皱眉道:“这倒是有些诡异了。”
  签官道:“这赌城里的规矩太多,人也多,不该自己管的,不能管,不该自己问的,也不能问,各尽本分,职责所在,所以,小人也只对赌场赌房发签记注熟悉,别的所知寥寥。”
  老爹“嗯”了一声,道:“你倒是实诚。”
  签官笑道:“敢问贵客,小人真的会断腿断臂么?”
  老爹道:“你听我一句嘱咐,就断不掉了。”
  签官道:“什么?”
  老爹道:“稍后纪大与你们动起手来,你切不可上前。”
  签官惊道:“纪大要动手?!”又笑着摇头,道:“这不大可能吧,这里可是——”

  签官的话音未落,场中突然传出一声怒吼:“我不服!”
  众人惊看时,却是纪大在场中大叫。
  日期:2016-04-29 22:32:00
  那牙官冷冷道:“纪大,愿赌服输!”
  纪大怒不可遏,道:“我辛辛苦苦一年,连赢了三十一场,全无败绩!到最后一场,你们把他给弄了回来!”纪大伸手一指曹帽,道:“你们以为我不知道他是谁?!”
  曹帽“嘿嘿”冷笑:“纪大,天道好还,你没想到会有今日吧?兴头之上被泼一盆凉水,也不好受吧?!”

  “你们这是故意在坑我!”纪大怒吼:“这是你们设计好的!”
  牙官低声呵斥道:“纪大,休要在赌城胡闹!你不要忘了,你能有今日,能拿彩头,那也是我们的栽培!”
  纪大的脸色阴晴不定,忽然间,额头青筋暴起,猛然抬头,“呸”了一口,骂道:“老子就胡闹了,怎么着!?”
  牙官见势不妙,急忙要走,纪大一伸手,早抓住牙官的脖子,拎猫仔一样,将那牙官给凌空举了起来,喝道:“把彩头给我!”
  牙官的一张脸憋得通红如血,拼命的挣扎,却挣扎不开,纪大的脸上已渐渐涌出黑气。
  老爹失声道:“原来如此!”
  我和叔父都惊问:“怎么了?!”

  老爹道:“先看看再说。”
  日期:2016-04-29 22:37:00
  我们身边那签官也吃惊不小,呐呐道:“这个纪大,竟然真,真敢放肆,他是不想活了……”
  场子里留守的几个引官和签官都冲上前去,纷纷喝道:“纪大,放手!”
  我们身边的那个签官也要上前,老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忘了我刚才说的话了?!”
  那个签官一愣,嚅嗫着道:“没,没忘。”
  老爹道:“那就待着别动!”
  老爹话音未落,那几个签官和引官已经冲上前去合击纪大,却见纪大一声怒吼,右手提着牙官不放,左手如刀横扫,一道黑芒乍起,刹那间,血肉飞溅!

  “啊!”
  惨叫声中,那几个签官和引官全都捂着右肩滚倒在地。
  满地的残肢,都是断臂!
  纪大狞笑着上前,质问那几个签官和引官,道:“说,彩头在哪儿!?”
  “我不知道——啊!”第一个说不知道的签官,被纪大直接踩断了右腿!
  纪大又走到第二个签官跟前:“你说!”
  第二个签官哆嗦着,说不出话来,纪大又是一脚踩下——“咔”!

  那签官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已晕死过去。
  剩余两个引官挣扎着要跑,被纪大赶上,也全被踩断腿,不知死活。
  我身边的那个签官开始瑟瑟发抖起来,惊慌而又感激的看了老爹一眼。
  他如果不听老爹的话,刚才也上前去,现如今的下场,必定也是断臂断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