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海看着满眼绿色,就像看到大把的钞票一样。只要有了钱,全村收入提高了,工作也就好做了。也更容易出成绩了,弄不好还能去乡里当几天官呢!常海是越想想美,脚下也轻快无比。
  “叔,想什么好事呢?看你乐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猛的一个声音在常海耳边响起。
  常海看到一张布满汗水的脸,正是最让他操心的二牛子,他举起手就要拍二牛子,二牛子一闪躲开了。这个二牛子可不省心,没少出妖蛾子,光到乡里就惹了好几次事。可他现在变了,变好了。
  “二牛子,看你平时懒里懒散的,芹菜长的还不错呀。”常海这才发现已经来到二牛子家的地里了。
  “叔,不能拿老眼光看人了。”二牛子胸脯一挺说道,“以前我好赌常醉、偷鸡摸狗,人们都瞧不起我,就连我自己也是混日子。周教授原谅了我,没有让我进班房,还亲自指导我种菜。他头发白花花的,吊着胳膊还在给我讲解,我这才知道自己有多不是人,我就决心要学好。”

  “对,二牛子,做人就要堂堂正正的,看你现在的样,叔也替你高兴。”常海拍了拍二牛子,说实在的,听了这个混蛋小子的话,他还有些激动。
  “叔,你看芹菜长的多壮,这都是周教授手把手教的。”二牛子拿起一棵芹菜放在常海眼前,“对了,叔,我托小李技术员给周教授带了山上采的蘑菇,他还专门给我捎回两盒好烟呢。”
  二牛子说完,从身上摸出一盒烟,拿出一支递给常海,还给点上了火。
  “你小子出息了,教授给你送礼了。”常海看着二牛子手里的烟盒说道,“哟呵,还是外烟呢?”
  二牛子嘿嘿一笑,说道,“叔,我也不认识上面的洋字码,省里大教授给的烟肯定错不了。平时我也不舍得抽,今天不是要去乡里卖菜吗?我就拿着显摆显摆去。”
  “行啦,你去显摆吧。”常海说着话,已经走开,去看农用车的准备情况。全村几乎都种芹菜,可三轮农用车却少的可怜,所以,由村里出面从别处租了十辆农用车,由村里统一安排,费用按各家售菜斤数分摊。
  芹菜已经开始装车,装一层蔬菜浇一遍水,这样有利于芹菜保鲜,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此时还有比甘沟村更早的,柳林堡村的柳大年组织着农用车队已经出了村。因为车辆有限,所以村里也采用了甘沟村的做法,村里统一农用车的使用。至于谁家先卖,柳大年也费了一番心思,根据运输能力和预测销售情况,他都做了计划。

  柳大年想让楚天齐家第一批卖菜,结果楚玉良拒绝了他的好意:“我们家种的菜少,况且天齐还在乡里上班,所以我们坚决不能赶这个热闹,还是先让别人家卖吧。”
  柳大年被拒绝没有不高兴,反而非常感叹:怪不得楚天齐那么有出息,从他爹身上就可以看到,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柳大年经过做工作,排下了卖菜的顺序,全村的劳力都起了个大早。卖菜的家庭忙着起自己家的菜,没有卖菜的劳力帮着其他家起菜、装菜、浇水等等。柳林堡是离青牛峪最远的村,路也不好走,因此第一个出发了。
  一辆辆农用车欢笑着奔驰在公路上,平时寂静的早晨,现在无比热闹起来。
  此时,一辆二一二飞快的奔驰在公路上,雷鹏紧握方向盘,双眼盯着前方,旁边的楚天齐不停的催促着“快点,快点。”
  柳林堡和甘沟村的车队,几乎同时驶进了蔬菜市场院里,其它村子的车队也陆续到来。
  院里停着几辆车,车用棉被盖着,车身下是一片片水渍。
  让柳大年、常海他们比较奇怪的是,他们到了已经一个小时了,整个蔬菜市场院里除了这几辆车,没有一个人。人们心里不禁焦急起来:不会有什么变故吧?
  常海他们正考虑要不要到乡里问问情况,这时,收菜商们从院外走了进来,大家一下子围了过去。

  “各位经理,现在能收菜了吧。”常海问道。
  “这个嘛,收是能收。”李经理的话中带着无奈。
  大家从李经理的话中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就是价钱要降。”武经理直接给出了答案,“一等菜九毛钱一斤,二等菜八毛钱一斤。”
  “啊,为什么?普通芹菜还六、七毛一斤呢?”常海和众人险些惊掉了下巴。
  “还能有为什么,乡里答应的冰块没有落实,我们只好高价买了冰块,所以我们的损失只能从压低菜价中找补回来,爱卖不卖。”武经理的话说的很硬。
  “那,那……”常海急的直抓头发,“三天前问温乡长,他还说准时正常收菜呢。”
  “你是说温斌?”武经理感觉听到了可笑的话,“他三天前已经不管了,换成楚助理了。”
  常海“哦”了一声,柳大年急着说道:“楚助理不会不管我们的。”
  “哟呵,姓楚的还成了你们口中的能人了?”一个穿着花衬衫、大花裤头的人尖着嗓子说,“他倒是个屁,没弄到冰块,自己溜了,就留一个臭老娘们在乡里。”
  常海他们不认识这个流里流气的“尖嗓子”。
  “你说谁是臭老娘们?”宁俊琦说着话,挤进了人群,然后看着菜农们说:“大家不要着急,楚助理马上就到。”
  看到宁俊琦到来,“尖嗓子”向后退了退。宁俊琦没有理他,而是看着收菜商,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被你们逼的。”武经理的话很不好听。
  李经理急忙截住了武经理的话,对着宁俊琦说道:“宁乡长,是这样的,我们各方定的是今天开始发菜,没错吧?”

  宁俊琦点了点头。
  “我们各家公司也是按今天发菜做的准备,所供应的超市、商场也是这么做的安排。”李经理说的倒是实情,然后话锋一转,“可是乡里承诺的冰块在哪里?”
  李经理停顿了一下,见大家都没反应,继续说道:“从签订协议后,我们就做着各种准备,也多次与乡里进行联系。一开始是跟楚助理,后来你们换了人,我们就跟温副乡长联系,可你们在三天前又换了人,我们只好又跟楚助理联系。至于是姓楚的还是姓温的管,我们不关心,我们只关心你们答应的冰块在哪里?”
  大家都在静静的听着。
  李经理看到现场众人都被他的话吸引了,说起来更煽情:“在这几个月里,前段合作还比较顺利,后来总是有各种嗑嗑碰碰,这些我们都认了。可到头来,最关键的冰块却没有了着落,我们只好自己想办法联系。
  就在昨天半夜,终于有人愿意给我们提供冰块,只是我们确要付出正常价格两倍的价钱,我们也不甘心,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已经和商场、超市签订了供货合同,如果我们不履约,就要赔偿高额的违约金,更重要的是我们公司的信誉就会一落千丈,甚至会被这个行业淘汰。而且我们一次次来这里,光吃住、交通等等就花去了我们好多,总不能一事无成的回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