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5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东西不讲究理性,有时候明明知道只要迈出去一步,有可能带来的就是灭顶之灾,可是为了感情世界里时隐时现的那一丝丝*感,还是愿意冒险一试。
  郑晓艾现在就是这样的情绪,当没有工作缠绕她时,几乎放下手里的活,她就能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那一晚上的癫狂已经将她带进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才是女人应该有的世界,那是一种两情相悦带来的愉悦感,没有讨好,没有迁就,有的就是你死我活的缠绵。
  她知道,如果蒋文山知道了自己居然背着他在外面又找了男人,不单单是对自己,对丁长生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他是一个市委书记,堂堂的厅级干部,而丁长生不过是一个科级干部,随便找个理由都能将丁长生捏死,种种危险在警告着她不要走这一步,可是她的手依然伸向了手机  。
  而且这个手机不是她原来的手机,这是她新买的,连电话卡都是在黑市上买的,不需要身份证注册,既然要走这一步,就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她怕自己的电话被监听,如果蒋文山真的那么在乎她,监听她的手机或者是调取她的通信记录,简直是易如反掌,所以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新买的手机还不太熟练,颤抖着手输入了丁二狗的电话号码,当第一声‘嘟’响起时,她有一种想挂掉的冲动,但是忍了忍还是坚持了下去。
  曹冰消失在丁二狗的视野里,他也坐上了自己的汽车,想要回单位点个卯,下午再去锣鼓巷看看情况,可是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一看还是湖州本地的号码,不知道是谁找他,于是接通了。
  “喂,哪位?”丁二狗接通之后问道,因为刚到新单位,一些同事还没有熟悉过来,不排除其他的同事打手机找他。
  但是电话里没有声音,对方也不说话,可是车里比外面静的多,丁二狗仔细听了听,居然能够听到对方沉重的呼吸声。
  “喂,哪位,说话啊,不说话我挂了”。
  “是我,听出来了吗?”郑晓艾想,如果自己不说话,说不定他真的挂了,如果是那样,自己也许真的没有勇气再去拨打第二遍电话。
  “郑局长,你,换号码了?”丁二狗拿开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是一个新号码,但是不是郑晓艾原来的号码,所以自己不可能是自己存错了。
  “嗯,在新单位还习惯吗?”郑晓艾纯粹是没话找话,连丁二狗都听出来了。

  “郑局长,找我有事?”丁二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个女人是不是赖上自己了,可是他没有和别的男人共用一个女人的习惯,虽然他不阻止和自己好过的女人再去嫁人,就像是杨凤栖,可是他明知道郑晓艾是市委书记蒋文山的女人,如果还是不知死活的往上凑,他的色胆还没有猖狂到这个地步。
  “嗯,你今晚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感谢你那天的口信”。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得,郑晓艾期期艾艾的说道,这让丁二狗一听就听出来这话里有多么的言不由衷,他本想拒绝,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成了:“现在还没有安排事,应该是有时间吧”  。
  “真的?那好,到时候我告诉你地方”。郑晓艾几乎是欣喜的脱口而出,说完之后才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了,脸色绯红,要是这个时候有人进来,一定能看出我们的这位郑局长刚刚好像是经历了一次高*。
  毫无疑问,就在打电话的这个时候,郑晓艾的身体一直处于绷紧的状态,而且一种偷青的*感使她处于极度的亢奋中,在得到丁二狗的确切答复时,她一下子放松了自己,没来由的觉得自己下面一凉,她居然在紧张的间隙忽略了储存已久的尿意,确切来说,有点失禁了。
  “哎呀”一声,拿起抽屉里的纸巾跑进了自己办公室的独立卫生间处理去了。
  丁二狗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今晚会发生什么,可是从刚才郑晓艾的口气里,他觉得这个女人看上去是真的有点丨春丨心荡漾了,这能给他带来什么,除了来自蒋文山的危险还是危险,可以说除了身体上的愉悦感之外,好像没有其他好处。
  这个时候又打进来一个电话,他还以为是刚才郑晓艾有话没说完呢,拿起来一看才知道是杨凤栖,这个时候打电话会有什么事?
  “杨姐,什么事?”
  “公司出了点事,需要我马上回去处理,所以我先走了,过段时间我带一个考察团过来看看你说的那个房地产项目,如果真有投资的前途,到时候我们会投资的,这也算是支持你工作吧”。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送你去机场?”
  “不用了,你忙吧,我坐火车去江都,然后倒飞机,你忙你的吧”。
  “那多不好,慢的很,我去送你吧,你在哪个位置,我过去接你”。
  “真的不用了,我都已经到火车站了,等我回来,小样,现在越来越厉害了,这几天我不在,好好教训一下你夏姐,我发现这小妮子很有开发潜力”。杨凤栖在电话里调笑道。
  “没有你多没意思,等你回来一起呗”。丁二狗也不甘示弱,俩个人又在电话里腻歪了半天才挂断电话。 

  丁二狗很纠结,曹冰同样也陷于纠结中,丁二狗是自己的同学凌杉的男朋友,她是知道的,而且当初也是凌杉把丁二狗叫来的,可是凌杉去北京上大学之后,两人的联系中,凌杉再也没有提起过丁二狗,这让曹冰很是纳闷,她也问过凌杉几次,但是凌杉都巧妙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她想请丁二狗吃顿饭,可是又顾及到同学的情谊,实话实说,对于当时的凌杉,她是羡慕嫉妒恨,羡慕凌杉有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男朋友,特别是当自己陷入麻烦之中时,又是这个男人救了自己,所以她恨自己时运不济,为什么自己就没有遇到这样的男人呢。
  可以说,现在机会来了,从新湖公园见到丁二狗的那一瞬间,她仿佛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而且憋屈在心里好久的那种情感终于等到了发泄的机会。
  下班后,郑晓艾没有给丁二狗具体的地址,只是让丁二狗跟着她的车开,于是丁二狗远远的缀在郑晓艾的车后面,越开越远,真是不知道为什么吃个饭会跑这么远,随着路越来越差,他们两辆车终于驶入了一个小镇,丁二狗依稀记得,这个镇属于湖州市高新技术开发区,已经是离湖州市三四十公里远了,可是郑晓艾的车并没有在小镇停下,而是到了离小镇不远的一处农家院落里  。
  丁二狗在车里看见这是一处高高的院墙院落,而且还是二层小楼,从外面看,院子应该不小,而且不一样的是大门采取的是车库大门的样式,郑晓艾的车还没有到大门前,大门就已经慢慢打开了,她将车开进了院子里,向后摆了一下手,示意丁二狗也将车开进院子里。 
  “这是什么地方?地方不错啊”。丁二狗下车后看着院子,院子里还种着一些树,深秋已到,树上的叶子落得差不多了,水泥地的院子里落满了黄色的叶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