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5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雷哥,我不敢说,这也是他们的条件,而且他们还提前付了一批冰块款,昨天晚上就提前运走了一批货。”皮丹阳说话时,眼中的神色也极其恐惧。
  雷鹏与楚天齐对望了一眼,是啊,也不能硬副皮丹阳啊,二人郁闷的出了门。
  雷鹏发动了车子,对楚天齐抱歉的说:“兄弟,没想到这么点事也没给你帮上忙。”

  楚天齐尽管心中非常着急,还是安慰着雷鹏:“雷鹏,不要这么说,你已经尽力了。”
  兄弟二人开着车子,在县城和周边转了起来,目标依然是冷库,楚天齐心似油烹一样。
  与楚天齐一样,在乡里的宁俊琦现在也是焦头烂额。收菜商已经来了不止一次了,宁俊琦还是没有楚天齐的消息,她知道肯定是冰块没有着落。明天是原定走菜的日子,菜农、收菜商,包括收菜商的公司都是按这个日子做的计划,现在没有冰块该怎么办?
  她想明白了,重新分管农业的事楚天齐肯定提前不知道,否则他不会提前一点也不做准备,她是误会楚天齐和黄敬祖演双簧了。
  她恨温斌,既然分管农业,既然想分成绩,那就要把工作做好。对于长途蔬菜运输,冰块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你温斌这么多天都没有落实,你是干什么吃的?现在弄不了了,又一下子推了出来。不行,我要找他,问他是干什么吃的?

  她带着满腔怒火到了温斌的办公室门前,挥动着手臂使劲捶在门上。隔壁房间的人们听到“咚咚”的敲门声,都探出了脑袋,可是温斌的办公室里,却一点也没动静,温斌根本就不在。
  她给黄敬祖打电话,电话响了一声就挂断了,再打还是这样。一会儿,手机上收到一条信息,正是黄敬祖手机发来的,信息内容就四个字:正在开会。
  她有些纳闷:都这个点了,开什么会?他怀疑黄敬祖是躲了,因为他这样的做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回到办公室,一个个的电话打了出去,说的就是一件事:冰块,然而最后的结果不是无能为力,就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上面是一个外地手机号码,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出鲁东省的口音:“宁乡长,冰块的事……”
  楚天齐和雷鹏把县城和城效的冷库转了一个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两个人中午没有顾上吃饭,肚里有的只是一瓶瓶的凉水,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兄弟,吃口饭吧。”雷鹏的脸上写满了愧意。
  看着雷鹏的样子,楚天齐苦涩一笑:“好吧。”
  县城边的饭馆还是很多的,两人让老板什么快上什么。楚天齐用雷鹏手机向乡长宁俊琦汇报了情况。
  一会儿,三盘酱骨头和两大盘肉包子端了上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二人的吃相一点也不夸张,引得旁边的服务员抿嘴直乐。
  “叮呤呤”,手机响了起来,雷鹏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从手包里拿出了手机。
  看了手机上的号码一眼,雷鹏脸上出现了怒意,啪的一声把手机放在桌上,嘴里念叨着“忘恩负义的家伙”。
  手机还在执着的响着,一遍又一遍。雷鹏猛的拿起手机,对着话筒大声吼道:“咱俩以后一刀两断,少烦老子。”

  忽然雷鹏停止了说话,把手机贴紧耳朵静静听着,紧接着哈哈大笑,冲着电话说道:“是吗?你小子说的是真的?”
  晚上十一点了,宁俊琦的办公室坐了很多人,都是收菜商,他们已经到乡长办公室很长时间了,一直在吵吵冰块的事。
  渤海市的杨经理正在说话:“宁乡长,说这些都没用,我们现在急需要的是冰块,这可是乡里承诺落实的事。刚才楚助理和你打电话说的清楚,正在想办法,那就是说现在冰块根本就没有着落。”
  “是呀,我们要确切消息,不是来听过程和解释的。”
  “我们要起诉乡里。”
  屋里的人们七嘴八舌吵吵起来。
  李经理制止了大家的哄吵:“起诉是以后的事,现在有好多商场、超市都在等着我们的菜,就是现去联系也不赶趟,当务之急是找冰块,否则我们公司经济和信誉都会严重受损。”
  “宁乡长,你就等着打官司吧。”武经理说话很冲,然后冲着其他人喊道:“在这吵吵有屁用,还是想想招吧,乡里是指不上了,还得我们自己想办法。”
  这时,李经理接起了电话:“是,我是,是吗?好好好。我们找地方谈谈。”
  李经理接完电话,冲着屋里的人说:“走。”

  “什么事?”武经理问道。
  “少啰嗦,边走边说。”李经理率先走了出去,其他人也跟在了后面。
  收菜商都走了,只留下一脸茫然的宁俊崎。她一遍遍拨打着雷鹏的电话,里面传出很标准的女声普通话“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靠在椅子上,眼望着屋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早晨四点,天边已经发白,沉睡了一夜的大地渐渐醒来。
  青牛峪乡的菜农起的很早,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蔬菜开始出售的日子。
  常海几乎一夜没睡,可他精神头十足,在各家地里来回穿梭,随时掌握着情况。
  一辆辆农用三轮车已经停在地头,菜地里是人们忙碌的身影,一捆捆芹菜被整齐的摆放在地上。

  “有机西芹三号”究竟有什么特点,老百姓说不清楚,他们只知道今年的芹菜又翠又嫩。以往的芹菜一旦长粗长高,就会有很多的筋或者空心。而这个“有机西芹三号”却是越大越水灵,芹菜的茎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透明似的。
  甘沟村只有居民六十来户,这次种芹菜的就有五十八户,各家都种了有三亩左右。往年村民们都是种玉米或是谷子,到头来扣除吃喝也没有多少了,家庭开销还要靠养牲畜或外出打工赚钱,一家人一年累死累活也就剩个两三千块钱。
  常海对于种芹菜也没有抱太大希望,原来只不过是因为种芹菜可以配套无息贷款,还可以还一部分养殖贷款。没想到,现在看上去一亩地最少也能收一万三千斤。他打听了,他们的芹菜至少可以卖到一块钱一斤,扣除农业税及育苗、侍弄、运输等一切费用,再考虑一点损耗,一斤至少可以纯赚两毛钱。
  照这样的话,三亩地就是八千多块呀。仅仅忙活少半年就赚了这么多,其它的活计还一点不耽误,照这样的话,今年全村每家每户的收入至少会是往年的两倍多了。
  甘沟村是一个穷山沟,山秃地贫,只能靠着几亩薄田维持生计,年青人只好出去打工贴补家用。
  甘沟村的女孩都想着嫁到外地,外地的姑娘却不愿意嫁到这里来,即使嫁进来,男方也会付出高额的彩礼钱。为了娶到媳妇,欠下了高额的外债。

  因为收入少,每年收取农业税特别难,还曾经发生过农民因为交税喝农药的事,所幸没有出现人命罢了。
  日期:2016-04-29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