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8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是在争取时间,所以得拼命,但是对方不用。
  他不愿意跟气势如虹的我拼了性命,尽管他的修为或许比我还要老道许多,但是他更愿意等着自己的同伴来到,再联合出手,将我们给擒下。
  当我瞧见对方心理的这一丝空隙,没有再做犹豫,口中大声叫道:“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
  九字真言!
  我口中喝念着密宗咒诀,感觉一股力量陡然凝聚于身上,而小红在这个时候也给我抛了出来,朝着那家伙的背后扑了过去。
  蛊?
  瞧见小红的一瞬间,猥琐老头如临大敌,身上陡然迸发出一道明晃晃的光芒来,将小红给阻拦在外,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猛然挥出了一剑。
  铛!
  这一剑走了直线,聚集了我全部的劲道,有去无回,有死无生。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一剑却是用了双重浪的技法,分作两次拍入,那家伙感觉到一股接着一股的劲力冲来,手中一酸,那根铁榔头居然跌落到了旁边好几丈的崖间去。
  铁榔头一脱手,猥琐老头顿时就知道不对劲儿了,大吼一声,右掌往前拍,而左手则摸向了腰间。
  他还有底牌。
  我好不容易拼命,找出一丝优势,哪里能够让他逃脱,当下也是一阵快剑而上,将其逼到角落,然后猛然一剑挥去。
  唰!
  这一剑,却是将猥琐老头的右手给斩断,他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惨叫来,转身想逃,我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将手中的剑化作一道光,倏然而上,直接将其钉在了旁边的崖壁上。

  啊……
  被钉在崖间的猥琐老头愤怒地大叫着,并没有立刻死去,而是冲着我怒吼道:“臭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敢惹我佛爷堂的人,我就算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
  佛爷堂?
  我心中一跳,而这个时候俞千二也赶到了跟前来,冷笑着说道:“你这个蠢货,倒是提醒了我们。”
  他拍出一掌,将那家伙头颅拍碎,七窍流血而亡,而后在他的鼻孔之中撒了一点儿黄色粉末。
  弄完这些,俞千二焦急地对我说道:“走!”
  我不敢停留,匆匆而走,大约一刻钟之后,我听到身后很远处,传来了一声如狼一般的叫喊。

  两人一直又走了两个钟头,天色蒙蒙亮,方才在开始有意识地故布疑阵。
  弄完这些,我们在附近找到一处山洞住下。
  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我方才来得及问道:“前辈,你给那家伙鼻子下弄的,到底是什么?”
  俞千二并不隐瞒,而是说道:“迷魂散。厉害的巫师或者道士,能够通过尸体介质,将亡者的魂魄勾出,然后寻根问底,索问缘由,迷魂散能够将其魂魄弄得离散,让他们无从找寻。”
  我说干嘛不直接将其魂魄打散,让其不得轮回,永绝后患呢?
  俞千二瞪了我一眼,说如此歹毒之法,岂是正常人所为?我跟你说,修行者行事,需得上体天心,尊崇天道,要是胡乱造就太多杀孽,到了最后,轮回报应,只会让自己受苦。”
  我脸色肃然,躬身说道:“受教了。”

  俞千二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严厉,冲我笑了笑,说不过说起来,你今天的表现真的让我惊讶,比上一次的时候,厉害太多,堪称惊艳。
  我说这都是蚩老爷子给我食用那洛山魅的功劳。
  俞千二摇头,说世间之事,有果便有因,若不是你救了他孙女,他如何舍得将那珍惜之物留给你?而你也不算欠他什么,如此千里相送,也算是报答了馈赠——所以说,修行先修心,只有让自己的所作所为,符合天心正道,方才会良性发展。
  这些话语都是至理,俞千二之前都不会与我说起,此刻循循善诱,估计也是对我十分满意,方才会开此金口。
  我说这儿也是到了虎牢山的边上了,明日我们估计就能出山,只是那一马平川,很容易暴露,不知道该怎么办。
  俞千二问我,说你说你跟华族人有些关系?
  我说对,算起来,他们欠我一份交情。
  我将华族赠予的石牌拿出,俞千二瞧了一眼,说后面的路程,估计就得在这上面想办法了。
  两人正说着,突然间他身上的背篓传来了一声痛哼声。
  俞千二慌忙将背篓放在了地上,半跪着将盖着那小孩儿的麻布掀开,之间那小男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来,他激动地说道:“老友,老友,是我啊,俞千二,老二!”
  那小男孩愣愣地瞧了俞千二一眼,突然间眉头一皱,然后……
  哇、哇……
  他居然哇啦啦大哭了起来,声音嘹亮,在整个山洞里面回荡。
  我们在这山洞里,是过来躲避的,倘若是弄出这么大的噪声,那个王堂主和他的人说不定就会寻声而至,所以得赶紧将这孩子给哄好.
  只不过俞千二与这孩子沟通无效,好话赖话一通劝,结果哭啼声依旧不止.
  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两岁的小孩,反而如同刚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难不成,是饿了?
  不过,我这里可没有奶喝啊,而且这大白天的,外面还有强悍追兵,我总不能出外面去给他去找产奶的兽类吧?
  俞千二也是有些无解,挠着头,说我去外面布置一下,你想办法帮我哄好。
  说着话,他逃也似地离开了。
  呃……
  我把这粉雕玉琢的娃娃抱到了洞里面,给他铺好之后,心思一动,想着乾坤袋中还有几个猴面包果,这玩意果肉鲜美细嫩,说不定这孩子能吃。
  这般想着,我赶紧拿了出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我敲开了猴面包果,将里面鲜嫩的果肉舀出,喂到那小家伙的嘴边时,他吧唧吧唧地吃着,毫不客气。
  不但不客气,而是还是一个大肚汉,没一会儿就把一整个儿猴面包果都吃完了,然后可怜巴巴地瞧着我。

  我受不了他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又给他弄开一个来。
  就这样,小家伙一顿,就将我乾坤袋中的所有猴面包果给吃光了,还欲求不满地望着我,我无奈,拿出一点儿饼干和糖果给他吃,结果全部都给拍在了地上。
  看起来,他似乎并不太喜欢这种人造的食物,而对天然食物情有独钟。
  我摊开双手,表示没有了,他十分失望,抽着鼻子,眼看又要哭了,我赶忙跟他说:“小朋友,别哭,回头叔叔再带你吃好吃的。”
  大概是听到我的话语,他安静了一些下来,不过随即脑袋一阵痛,小手捂住脑袋,使劲儿地晃悠。

  我瞧见他难受,伸手过去一摸,哟呵,这温度可真吓人,比之前又高了许多。
  这孩子到底是中了什么邪,居然变成这个模样啊?
  我想也不想,拿水壶浇湿了毛巾,然后放在了他的额头上上面,结果水汽蒸腾,一阵雾气扬起来。
  我瞧见小男孩难受得很,便问他感觉怎么样?
  小孩儿直摇头,痛苦得直哼哼,不过终究没有在哇啦啦大叫,我连续换了几趟毛巾,瞧见他的眼神清明了一些,不过脑子却烧得厉害,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来,瞧了我一眼,含糊说道:“呀,你这个傻波伊是谁?”
  日期:2016-02-10 06:34: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