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5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辣成精了”。丁二狗寥寥几个字概括道。
  “嗯,但是总体感觉这个人还是很正直的,而且在湖州官场上这样的人不多,而且奇怪的是,书记和组织部长居然不是一路的,这倒是很奇特了”。仲华很有点不懂。
  “但是民间传说组织部长和市长也不是一路,很有点三足鼎立的架势,但是毫无疑问,他这一足是最弱的,他是谁的人?”仲华自言自语道。
  仲华之前有仲枫阳在前面撑着,所以很少去主动考虑自己上面哪一个官员的出身来历,但是现在不同往日了,仲枫阳离去,这之后将是仲华自己成长的开始,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仲华迟早要独立成长,不可能永远畏缩在仲枫阳的羽翼之下。
  由于和顾青山打交道的时候不多,所以来湖州之后,他也没有往这方面考虑,直到顾青山通过唐玲玲找到自己,他这才真正审视这个组织部长。不得不说,在这方面,仲华的少爷气息太重了。
  “好像是上一届市长的人”。丁二狗及时提醒道。
  “上一届市长?省政协的副主席李洪斌?”
  “嗯,好像是,不过李洪斌好像到了政协之后一直病休,基本上已经不怎么出来了,所以顾部长等于失去了最后的依靠了,或许省里也有平衡的意思,所以一直让一个刺头组织部长在湖州存在,要不然,早把这个刺拔了”  。
  仲华睁开眼,看着开车的丁二狗,欣赏之色毫不掩饰,有时候这小子真的会给自己带来惊喜,事事好像都能想得到,这样的人做秘书再合适不过,不单单是一个心思细腻的问题,这样的人永远都能从细枝末节里猜到领导需要什么,单单这个灵动劲就让人用着很顺手,可是他没有说什么,慢慢又合上了眼,他知道,只要自己说需要丁二狗回来当秘书,丁二狗肯定会回来,但是他现在已经锻炼的独当一面,再招回来做秘书,这是挡人家的前程,他不能这么做。

  回家之后,顾晓萌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连句晚安的话都没说,杨晓不由得直皱眉,她想喊住女儿说句话,但是顾青山悄悄拉了她一下,摇摇头,什么都没说,在晚上的宴会上也是如此,除了和唐晴晴说了几句话之外,也是一直闷着,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在那里玩手机,好像外界发生的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算了,顺其自然吧,那次的事对她打击太大了,是我这个做父亲的无能,一直没有查出是什么人干的,到现在这桩案子倒成了悬案了,真是讽刺啊,一个市的组织部长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我真是失败啊”。顾青山脸色很难堪,抓起桌子上的一杯凉茶灌进了肚子里,冰凉的感觉直插心肺,他躁动的感觉才稍微好点。
  “青山,我害怕,我怕……”杨晓犹豫的说道。
  “你怕什么?”顾青山脸色一沉,问道。
  “我怕这样下去,这孩子就废了,以前什么样,现在什么样,照这样下去,这孩子不得抑郁症也会慢慢和外界脱离的,到时候我们都老了,该怎么办啊?”杨晓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其实这种担心一点都不为过,像顾晓萌这样一直宅在家里,早晚都会出毛病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她现在这样子,谁还敢和她交往,连晴晴来的次数都少了”。一听老婆这样说,顾青山也是内心一沉,种种不祥的预感开始充斥着他的脑海,一下子就觉得有点头晕,没等杨晓问他怎么了,他就一头歪在了沙发上。

  仲华也是第二天才知道昨晚顾青山高血压犯了,一下子晕过去了,并且住院了,丁二狗则是从唐晴晴那里听说的,她一直埋怨昨晚丁二狗一个劲的敬酒,是喝酒喝的。 
  丁二狗立刻给仲华打了个电话,顺便也是问问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仲华沉吟了一会说,他就不先过去了,让丁二狗先过去看看,毕竟顾青山这一病,从到医院探望的人就可以看出顾青山的基本圈子。
  本来打算最近就和顾青山一起去一趟省城的,但是现在看起来要拖延几日了,而他刚刚和顾青山挂上钩,还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如果这个时候去医院,肯定会让人看出什么端倪。
  其实仲华是过于小心了,他不知道的是,昨晚在嘉年华酒店吃饭的事情,已经被人看的清清楚楚,并且报给了蒋海洋。
  “你确定看清楚了,没有错?”当谭大庆的一个手下在大厅里看见顾青山带着唐玲玲、仲华几个人吃完饭离开时,他立刻赶到谭大庆的包间将这件事告诉了谭大庆和蒋海洋。
  “没错,其他还有两个女人和一个年轻的男的,我不认识,但是唐玲玲和那个新来的副区长我还是认识的”。来人报告到。
  谭大庆点点头,看向蒋海洋。
  蒋海洋端着酒杯愣怔了好一会,才一饮而进,谭大庆摆摆手,示意报告者出去。
  “老弟,顾青山这是想干什么?”谭大庆不解道。
  “人人都在找靠山,人人都在求上进啊,其他人无所谓,但是这个仲华,确实让人头疼啊,顾青山是怎么搭上他这根线的呢,真是奇怪”。
  “仲华?他,很有背景?”谭大庆问道,关于这一点,他确实不知道  。

  “省委副书记仲枫阳的侄子,可以说是仲家培养的下一代领军人物,要是顾青山搭上这条线,那以后顾青山可就真的有靠山了,而不是省政协那个李洪斌那个老不死的能比的”。
  “不是传说仲枫阳快要走了吗?”
  “仲枫阳走了,不代表仲家的势力就完了,仲枫阳是土生土长的中南省人,从政以来从没有离开过中南省,你可以想想这几十年来他经营的结果,所以他走了,影响力肯定会下降,但是绝不会降得这么快,顾青山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抢先投入到仲家门下,这个时候仲家是很需要这样的人的,他也是让人看看,仲枫阳虽然走了,但是仲家的影响力还在,仲家的势力范围不会变”。蒋海洋不无遗憾的说道,他这个老爹,现在已经全无斗志,好像就是在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剩下的时间就是知道玩女人,想到这里,他这个做儿子的竟然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顾青山这个人太不识抬举,可是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上一次的事情,险些出事,而且顾青山也在查那件事,所以所有的事情都停止吧,台面下的东西终究拿不到台面上来,而且那件事所托非人啊,妈的,那个瘪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丫头是他能动的吗?真是死有余辜”。蒋海洋愤愤的说道,捏着酒杯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大,一点血色都没有了。
  “公子,这件事主要是我的责任,所以……”谭大庆赶紧道歉,因为那个人的确是他找来的,蒋海洋说所托非人,一个是他蒋海洋所托非人,还有一个就是谭大庆所托非人,所以谭大庆不得不检讨。
  “算了,那丫头最近在干什么?”蒋海洋问道。
  “基本不出门,出门时一般都是和顾青山两口子一块出门,看来上次的事情对她打击不小”。谭大庆小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