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月底的天气,房间开始热了。楚天齐躺在床上,难以入睡,想想自己怎么能干那样的事。虽然自己确实是无意的,不过也够“龌蹉”了,如果要是被云翔宇他们知道了,肯定会说自己“那是心中想,梦中都在耍流氓”了。他“嘿嘿”一乐,想起左手抓住的那个软绵绵,感觉不错,被对方拧、踩几下,还是值得的。在意*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晚上睡的不踏实,楚天齐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急忙起床洗漱一下,顾不得吃早点了,抓起文件袋奔向办公室。
  办公室里,刘文韬已经到了,看到楚天齐进来,笑道:“小楚,怎么起晚了?少见啊。”
  楚天齐嘴里含糊道:“这几天太累了。”
  “对了,小楚,党政办通知九点开会。”刘文韬说道。又补充了一句,“听说是乡长到了。”
  “乡长到了?不是温斌吗?”楚天齐不解道。
  “就他?他不够格。”刘文韬哼了一声,“你没发现他近几天心神不宁的样子?”
  “没有。”楚天齐如实回答,他这一段除了下乡就是在屋内看资料,只是觉得温斌没给他使绊子,其它的倒没注意。
  提前十分钟,楚天齐和刘文韬到了会议室,里面已经有人来了,在低低的议论着,好像也是新乡长要来的事。
  快九点了,温斌走了进来,他面色灰暗,眼圈发青,直接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他的背后是一道道异样的目光。
  “领导就要到了,大家做好准备。”组织委员王晓英进来说道。她的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在王晓英的示意下,大家起立鼓掌。
  人影一闪,在黄敬祖的陪同下,组织部副部长魏龙走了进来,他后面紧跟着进来两个人。
  看到后面的两个人,楚天齐心里一扑腾,他都认识,一个是冯俊飞,一个就是说自己耍流氓的女孩。不禁心中感叹: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魏副部长白衬衫,藏青色西裤,黑皮鞋,配上梳的油光锃亮的大背头,一副上级领导的派头。

  冯俊飞今天的装束中规中矩,白半袖,藏青色西裤,留着毛寸头发,给人的感觉是精明干练。
  女孩穿着一身米色西服套装,里面露出淡粉色抹胸,脚上凉鞋是米色鞋身配着金色鞋跟。一张瓜子脸略施粉黛,两道弯眉犹如精心打磨的柳叶,带着灵气的双眸仿佛一泓碧水,唇红齿白宛若美玉无瑕。足有一米六八的个头,配着匀称的身材,既高挑又不显纤弱,一头青丝绾在脑后更增添了高贵的气质。整体感觉是即大气庄重又青春靓丽。
  对照桌签上的名字在主席台就座。魏副部长坐在了正中的位置,他的左边是冯俊飞,右边是黄敬祖。冯俊飞的旁边坐着女孩,女孩前面的桌签上写着宁俊琦。王晓英在黄敬祖的旁边坐了下来,只是他面前没有任何桌签。黄敬祖用余光扫了一下旁边的王晓英,眉头皱了一下,没有说话。
  宁俊琦无意中向下扫了一眼,一下子看到了那个讨厌的家伙。虽然他低着头,但就是把他烧成灰她也认得。她的脸上一下子布满了红云,牙齿轻咬着嘴唇。
  会议由黄敬祖主持,黄敬祖说了开场白,对魏副部长一行表示欢迎和感谢后,会议议程正式开始。
  第一项议程,宣布县委组织部文件,由组织部综合干部科副科长冯俊飞宣读。冯俊飞清了清嗓子,开始宣读:“任命文件,兹任命宁俊琦同志为青牛峪乡丨党丨委副书记、代理乡长、副乡长。”
  什么?她是新来的乡长?楚天齐心中无比惊讶,当然也有些许的懊恼;看来我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随着冯俊飞念完年月日,第一项议程结束。
  第二项议程,是新任乡丨党丨委副书记、代理乡长宁俊琦做表态发言。宁俊琦的发言很简短,中心思想就是请黄书记多指导,请同志们多支持。
  第三项议程,是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魏龙讲话。他简单介绍了宁俊琦的简历,对宁俊琦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最后说道:“宁俊琦同志虽然是搞组织工作出身,但她能够深入实际,勇于钻研,这次就提前几天到了青牛峪乡,了解了很多当地的情况,我相信在以黄敬祖同志为书记的乡丨党丨委领导下,在以宁俊琦同志为班长的政府全体干部努力下,青牛峪乡的工作一定会更加蒸蒸日上。谢谢大家。”

  黄敬祖开始做总结,他的话铿锵有力、抑扬顿挫,楚天齐却没了心情专心去听,因为他一抬头看到几道目光向自己射来。
  魏龙扫了楚天齐一眼,目光中有着不可琢磨的味道。
  冯俊飞面带笑容看着楚天齐,只是笑容的背后藏着一丝冰冷。
  宁俊琦眼中象是长出了锥子,正在狠狠剜着楚天齐,脸上罩满了秋霜。
  看到三个人的目光,楚天齐头脑很乱,有些走神,直到刘文韬用手捅他,他才收回了心。
  黄敬祖的主持还在继续:“感谢县委组织部魏部长一行,在百忙之中,为青牛峪乡送来了这么优秀的人才。我代表乡丨党丨委对宁俊琦同志加入丨党丨委班子表示欢迎,并对他主持下的乡政府工作全力支持。同时,以乡丨党丨委的名义,要求青牛峪乡全体同志全力支持宁俊琦同志的工作。希望宁俊琦同志在乡丨党丨委的领导下,依靠丨党丨委、政府全体同仁的支持,把政府工作推上一个新的台阶。”

  会议在黄敬祖的主持下圆满结束。
  楚天齐慢腾腾的收拾着桌上的笔和本,待大家都出去了,他才像做贼一样溜回了办公室,
  新乡长到任了,一些潜移默化的变化也在发生着。乡干部上班时间更准时了,从去年原乡长意外死亡,到现在已经半年多了。虽说温斌被乡里指派临时负责政府工作,可他的心思一直都在想着何时扶正上,根本无心管理政府工作。黄敬祖也是经常往县、市跑,不常在乡里。所以,书记、乡长都不在的日子,乡干部们自然就自由散漫了。
  宁俊琦一到任,就开始找大家谈话。为了给新领导留个好印象,大家都在准备着自己的工作报告,同时总是早来晚走,生怕给领导留下无所事事、工作平平的印象。
  除了一些政府副职被约谈了以外,个别的部门负责人也被宁俊琦找去谈了话。可是,却没有一丝要找楚天齐谈话的意思,就是在一些场合看到楚天齐,她也不拿正眼看他,就像他不存在一样。
  楚天齐知道这是她的报复,他觉得无所谓,不找拉倒,该工作就工作,该下乡就下乡。对宁俊琦的冷淡他没放在心上,可是有一件事却让他无比着急。
  楚天齐这几天一直在惦记着一件事,那就是关于教育工作的方案。已经报到黄敬祖那里十多天了,还是没有回音,他心里很急,那里面有很多紧急的事项需要有决断。而且有的是牵涉到普九验收的,一些事情不确定就没法具体安排。因此从教育局开会回来后,他只是把会议精神传达了下去,一些具体工作他还在等着方案确定后,再具体安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