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4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已经签了三分之一了,还有将近一百七十户没有签拆迁协议,我们之前采取的措施就是先易后难,估计剩下的就是硬骨头了,不好弄”。

  “嗯,走,我们先去锣鼓巷看看,然后再去市里指挥部,往哪边走?”丁二狗问道。
  “丁主任,我们是不是多叫几个人再去,现在这些人情绪很不稳定,别到时候再出什么事?”黄浩民小心建议道。
  “叫人?浩民,我们又不是去打架,叫这么多人干么?”
  “丁主任,小黄说的不错,现在这些居民的确情绪激动,我看,我们还是多点人去比较好,而且我们之前没少和这些人发生冲突,打架就打了好几回了”。程倩倩心有余悸的说道。
  “有这么严重?那你们的拆迁工作是怎么做的,总不能坐在家里等老百姓上门吧,咱们拆人家的房子,还要等着人家上门,你觉得这可能吗,我不知道你们之前的工作是怎么做的,但是以后的工作不能这样做,那样的话,我们一年也别想把这个锣鼓巷拆迁完,还有火车站那边那么多的事情,都要是采取这样的方式,估计要出大事的”。
  见丁二狗这样说,程倩倩和黄浩民都不说话了,心想,新官上任三把火,看看这位丁主任到底怎么烧这把火吧。而且看这架势,丁主任根本就没有干过拆迁的工作,还以为徐大江死了,会派一个精明强干的人来掌握拆迁大局,没想到派来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孩子,孩子嘛,总要吃了亏才知道大人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程倩倩没有说谎,黄浩民也没有夸大其词,果然,因为拆迁引起的矛盾在这里真不是一般的大,而且这里好像已经形成了一个相互保护的模式,丁二狗刚刚下车,就看见附近屋顶上一个男孩拿着一个破脸盆和一根木棍,可能刚开始还不知道丁二狗是来干啥的,但是当看到程倩倩和黄浩民这两人时,就像是看到鬼子一样,敲的破脸盆咚咚响,而且破脸盆的声音很是沉闷,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丁主任,我们回去吧,你看看,这事不好办,待会有人来了就不好走了,市里来人也是一来一大帮,我这三个人不够人家收拾的”。程倩倩怯怯的说道,这个时候丁二狗回头看了一眼程倩倩,发现怯怯的女人还真是有一种受人爱怜的味道。

  “你们先回车上吧,看来你们在这里真是臭了大街了,看看这些居民怎么防着你们就知道了”。
  程倩倩和黄浩民如蒙大赦,赶紧又回到了勇士车上,隔着玻璃看着丁二狗的下一步行动,两人都拿出了手机,实在不行,就报警。
  但是丁二狗穿过已经被拆的不像样子的破街道,向更深的巷子里走去,而这时,拿着木棍,板凳,各式家伙的人出来了,但是没有看到强拆的队伍,只看到一个年轻人慢悠悠的背着手向巷子里走来  。
  “二娃子,有嘛事吗,你小子乱敲盆子,小心你爹打断你的腿啊”。一个男人扯着嗓子喊道。
  “大叔,那个拆迁的胖娘们也来了,还有那个竹竿,就在车里呢,这个人也是车上下来的,就是他”。敲盆子的男孩指着丁二狗说道。
  这个时候大家都将目光看向了丁二狗,但是丁二狗浑然不觉,依然左右张望着,不得不说,拆迁办真是够丧良心的,他们就是一户一户的做工作,先签拆迁协议的有奖励,有很多住房条件不理想,而且又想得到这笔奖励的人家就签了,签了之后,为了怕这些人反悔,签一户就拆一户,搞得整个锣鼓巷是千疮百孔,没有一排完整的房子了。
  “喂,年轻人,干什么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问道。
  “玩,不让啊?”丁二狗头也不回,依旧到处转悠着看街道拆迁的情况,虽然到处都写着拆,但是还是没有拆的占大多数,拆迁最怕的就是这样的情况,真是要遇到钉子户,有可能几年都拆不动,到时候再想回到谈判桌前,那就难了,因为那时候无论是住户还是政府,都觉得这么长时间都扛过去了,还能在乎这点时间吗?
  可是两轴两线工程是市里的形象工程,而且在明年这个时候就要召开省运会,到时候会有一些比赛项目要在湖州举行,规划中这个地方要建一个体育场,到目前来说,时间已经很紧了,因为徐大江的突然离世,拆迁工作已经是滞后了,拆不完就不能建,建不了到时候就会耽误省运会的举办,这个责任不是哪个人可以承担的。

  “年轻人,这里不太平,劝你还是不要在这里玩了,万一出点事就不好了”。男人没想到丁二狗根本不吃那一套,于是说话的口气上也硬气了很多。
  “不太平,你这是干什么?抓贼吗?”丁二狗讽刺道。
  “我们不是抓贼,而是防贼,不,也不是贼,而是比贼还要可恶百倍的家伙,他们不是贼,是土匪,是不要我们活命的土匪”。看得出拆迁办真是臭的不能再臭了。
  “哦?你说的是拆迁办的吗?”丁二狗故意问道  。

  “不是那群土匪还能是谁”。一说到拆迁办的,大家的愤怒一下子爆发了,也不管丁二狗是干什么的,反正他们的意思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拆迁办的和土匪没有两样,而他们结成了互助社,就是为了捍卫共同的家园。
  “这拆迁办这么可恨,他们究竟怎么得罪你们了,哪里不合理?你们可以去拆迁办反应啊,这个世界上还有不能协调的事吗?”丁二狗伸手从包里拿出一盒烟,挨个递了根烟,虽然不知道丁二狗是干什么的,但是好在有人能够听他们说说话了,于是三三两两的坐在了墙根下,拆迁拆出来的石头上,开始了对拆迁办的控诉。
  “一个一个说,你们这样说,谁知道你们说的什么?”丁二狗说话毫不客气,但是胜在现在没有表明是自己干什么的,这些人整天面对的就是那些凶神恶煞的城管队,防暴队,没有一个愿意和你讲理的,所以他们已经憋屈道只要来个人和他们沟通一下就能发泄一下心中苦闷的地步了。
  “我家的房子建了十年了,这一点大家都可以作证,但是拆迁办的人愣说我的房子是刚刚建的,没有什么手续,所以坚决不给我量面积,可是我那房子真的建了十年了,有文件说的很清楚啊,只要不是三年内建的房子,国家都是承认的,都要按照规定丈量面积,凭什么我的不能量面积啊?”一个老太太率先说道。
  “这事你反映了没有?”丁二狗盘腿坐在地上问道。

  “反应了,可是反应有个屁用啊,徐大江那个老不死的就是不给我量,倒是给他相好的量了,奶奶个腿,他那个相好的是去年刚刚建起来的房子,你说,小伙子,这公平吗?”
  “还有我家的,我家的房子是老房子,按照规定,我家的房子是不能拆的,我们祖上就住在这里,那是我们的老宅,是有文物保护价值的,我已经向文物局申请过了,文物局也来调研了,说是像我那样的老民居是应该保护的,可是他们非得拆了,这不是败坏祖宗的好玩意嘛?”
  “还有我家的……”
  “我家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