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斌象征性的对照了几份资料,说没问题。楚天齐、温斌签了字,刘文韬做为监交人也签了字。
  温斌笑颜逐开,说道:“资料真规范,我拿回去再参照。”说完,向外走去。
  “温副乡长。”楚天齐在后面叫了温斌。
  温斌刚要出门,听到叫他,就扭回头问道:“楚助理,什么事?”
  “唉呀,什么事来……我想想。”楚天齐皱着眉头,用右手轻敲着脑袋,然后做恍然大悟状,紧紧盯着温斌的眼睛说道,“你昨天没有休息好吧?”
  “嗯,什么意思?”温斌不明白。
  楚天齐双手一摊,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意思。”
  “哦”温斌应了一身,抬腿向外走去。
  “唉哟。”温斌只顾想着楚天齐的话,没有注意脚下,门槛把他绊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手里的档案袋掉了一地。他急忙弯腰拾起,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你呀……”刘文韬看着温斌的背影,呵呵大笑,用手指着楚天齐说道,“也够坏的。”
  楚天齐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坏吗?”,随后和刘文韬一起呵呵大笑起来。
  温斌一路想着楚天齐那句“你昨天没有休息好吧”,心里琢磨:难道他听到我打电话了?不可能,我可是把办公室门关的紧紧的,而且接电话前也确认了门外没人。
  回到办公室,放下文件。温斌洗了洗手,一抬头,他从脸盆架上方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眼睛,眼睛周围一圈黑晕。他忽然明白了楚天齐那句话的意思了,恨恨的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你在讥笑老子,敢耍老子,咱们走着瞧。”
  楚天齐接到了郝晓燕的内线电话,和他说教育工作的交接事宜,楚天齐到了郝晓燕办公室。
  郝晓燕办公室只有她自己办公,楚天齐是第一次来。
  “郝乡长,你就一个人办公?赶上书记待遇了。”楚天齐进门后坐下就说。
  “小楚,你拿老姐开涮呢?原来和老蒋一个屋办公,后来不是乡里出了那个事了吗?”郝晓燕说到这里,感觉有些失言,马上说道,“现在老蒋和武装部长在一个办公室办公。”
  “乡里出了那个事,是什么事?”楚天齐心里纳闷。
  “小楚,我把教育工作给你移交一下。”郝晓燕说到了叫楚天齐过来的目的。
  楚天齐有些不好意思,讪讪的说道:“郝乡长,接手教育工作不是我的意思。”
  “小楚,私下还是叫我郝姐吧。”郝晓燕爽快的说道,“你不用解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让你把主抓工作由农业变成教育,就是被人摘桃子了,肯定不是你的主意。”
  “谢谢郝乡长,郝姐理解。”楚天齐对郝晓燕的开朗很欣慰。
  “小楚,其实要说感谢的是我。”郝晓燕说道。
  “我不明白。”楚天齐茫然的摇摇头。
  “嗨,那是你没细想。这次分工调整,就你一个人吃了亏。农业收入是我们乡的主要经济来源,现在又被你引进的项目提升了一大截,更是目前最容易出成绩的工作,温斌捡了大便宜。”郝晓燕分析道。
  “这个我知道。”楚天齐答道。
  “我原来分管的文教卫,现在把教育划出去了,又把民政工作划给我,我也多少占了点便宜。”郝晓燕继续分析,“这几年民政拔款也是乡里争取上级资金的一个重要方面,只要分管工作有钱就好做。”

  楚天齐点点头,表示赞同。
  郝晓燕压低了声音说:“黄书记也有收获,他让温斌和我在分工这件事上比较满意,我们自然在这件事上会念他的好,最起码心里是满意的。让你吃点亏,他也没什么损失,虽然你会不满意,可你刚来,没有根基,也没背景。你要出头的话,还需要他的支持,这反而会成为他控制你的手段。”
  楚天齐不置可否。
  “小楚,你虽然来了不到半年,但我看好你,看好你的前景,也看重你的人品,我就再和你说说你为什么吃亏。”郝晓燕语重心长的说。

  “郝姐,你帮我分析分析。”楚天齐诚恳的说。
  郝晓燕分析了起来:“农业是全乡主要经济来源,工作重要性不言而喻,有收入,有钱过手,就好做工作。再说教育和民政,同样是上级拔款,教育经费是上级拔一部分,乡里自筹一部分,乡里实际自筹的部分一般也就是应筹部分的一半。而民政却主要是上级拔款。
  民政开支却很灵活,有钱就多帮扶、救助一些人,没钱就少救助一些。教育经费却每月有硬性的固定支出,光负责全乡教职工工资就捉襟见肘,更别说其它开支了。
  更棘手的是,国家要求到本世纪末基本普及义务教育,条件好的地方早就普及了。可像我们乡这样条件的地方,不说别的,就说入学率和流失率吧,要想达到验收标准就不是一般的难。
  国家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率达到百之之百,流失率不得超过百分之二。入学率倒好保障,人们都想让孩子识几个字,即使有个别实在困难的家庭,减免点费用,孩子还可以上个一两年。流失率却是个大麻烦,全乡学生到小学毕业时已经流失有百分之二十,初中毕业时的人数和小学入学时的人数相比,也就剩一半了。”
  “看来教育工作现状很不乐观呀!”楚天齐感叹道。
  “小楚老弟,最要命的还有一点,就是学生的安全。校舍质量、学生打闹、教师失职、坏人滋事等等,都可能发生安全事故,尤其是一旦出现学生人身伤害,甚至生命危险,那你首当其冲要担责任,所有努力都会付之东流。”
  楚天齐感到无形的压力袭来。
  郝晓燕向楚天齐讲了全乡教育的现状,谈了自己的一些工作心得,还举了典型事例,然后喝了口水,看着楚天齐。
  “楚大助理,有压力了?”见楚天齐眉头微皱,郝晓燕扑哧一乐,“事情总有办法解决,我管了三年教育了,都自认还算合格,何况是你这个能力出众的大才子呢!”
  楚天齐有些不好意思,既为听到她夸奖的话,也为在女人面前流露出的怯弱。

  “郝姐,我一定会尽力做好教育工作的。”楚天齐郑重地说,然后狡黠的一笑,“何况还有郝姐帮我,你一定有关系和窍门的,郝姐不会小气吧。”
  郝晓燕微微一楞,继而用手点指着楚天齐:“小楚老弟真狡猾,只要用到老姐,尽管开口,老姐一定不遗余力。”突然,感觉话有点暧昧,郝晓燕脸一红。
  监交人要主任过来了,郝晓燕把工作和一些资料向楚天齐做了交接,三人在交接单上签了字。
  楚天齐告辞郝晓燕,回到了自己办公室。
  干一行就要爱一行,爱一行就要钻一行。楚天齐利用三天的时间,研究了郝晓燕的资料。对全乡师资的数量、知识结构、继续教育程度有了一个系统的认识,对全乡学校分布、学生数量、入学率、升学率等数据有了掌握,对全乡教育投入、硬件配置情况有了了解。
  从整个资料的情况来看,教育投入不足、师资力量薄弱、硬件配置不合理非常突出,都是需要乡里协调政府和教育局解决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