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是,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楚天齐也嘻嘻道。
  “不知道怎么感谢,那就记下了,到时候我想好了再说,你可不许赖帐哟!”欧阳玉娜的语气充满了调皮。
  楚天齐正不知道怎么说,对面传来欧阳玉娜的声音:“不和你说了,我们主任过来了。”“啪”的一声,对方电话挂了。
  “楚助理,犯花痴了?人家玉娜早挂了,你怎么还在紧紧抓着话筒,是不舍得你的记者女朋友吧。”小姚讥笑道,声音阴阳怪气的。
  楚天齐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有些不高兴的说:“小姚,管好自己的事,别把耳朵伸那么长。”

  “你?谁愿意管你的事呀。”听到楚天齐的口气生硬,小姚委屈的眼中泪光闪闪。
  一看小姚这样,楚天齐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不合适,就语气和缓的说:“小姚,你误会了,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我不想听。”小姚听到这样的话,情绪好像更激动了。
  “什么不想听啊。”要主任走了进来。
  小姚红着脸,头扎在了桌子上。
  楚天齐脸一红:“没什么,我和她开了句玩笑。”说完,慌乱的走了出去。
  楚天齐一回到办公室,刘文韬就打趣道:“一定是欧阳记者找你吧。”
  “你怎么知道。”楚天齐奇怪的问道。

  “我猜的,你看你的脸上都写着呢。再联想到欧阳记者来了好几天,又在省报工作,看你的眼神也有些特别,除了她还有谁呀?”刘文韬的话满是调侃的味道。
  “就是她。”楚天齐说完,就去档案柜翻资料了。
  中午食堂吃饭的人,都和楚天齐打着招呼,不管是真心的,还是虚伪的,都对楚天齐显得比平时更友好。
  楚天齐觉得人真是怪,这还没什么呢,人们就这样了。楚天齐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想起欧阳玉娜对自己的帮助,心里暖暖的。她为什么屡次帮自己?难道是对自己有意思?想到这,他赶快否定了,这怎么可能,自己可不能因为救过人家一次就想入非非。

  下午刚上班,黄敬祖把楚天齐叫到办公室。
  楚天齐一坐下,黄敬祖就夸楚天齐,工作有方法,还上了省报。
  楚天齐纳闷:书记不会就是为了专门夸自己吧。
  果然,黄敬祖夸了楚天齐一顿,忽然话题一转说了一番话,让他的好心情荡然无存,他不禁感叹:真是喜忧一瞬间啊!
  黄敬祖说完后,征求楚天齐的意见:“小楚,你同意吗?有什么想法说出来。”
  有想法管什么用,说好听是领导征求自己意见,实际上就是通知你,没有回旋余地。
  “我服从组织安排。”楚天齐回答的很干脆。

  黄敬祖满意的站起来,拍了拍楚天齐的肩头,说道:“不错,不错,好好干,我相信你。”
  紧接着,黄敬祖让党政办通知班子成员和副乡长,十分钟内到会议室开会。
  人们陆陆续续到了会议室,楚天齐也到了,大家都不知道会议内容,互相打听着。
  “小楚,今天会议的内容是什么呀?你知道吗?”副乡长郝晓燕说道,“小楚,你的脸色不太好看,病了吗?”
  郝晓燕三十五岁,相貌中等,微微有些发福,但皮肤保养的好,倒也风韵犹存。平时大大咧咧,楚天齐与她相处的倒还不错。
  今天的内容楚天齐知道,但他不愿意说,也不想说,就回答道:“我也不知道。”
  党政办要主任刚把书记的水杯放下,书记黄敬祖就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坐在主位上,会议室里立刻安静下来。黄敬祖环视了一下四周,威严的问道:“人都到齐了吗?”
  要主任忙恭敬的回答:“在家的领导都到了。”
  黄敬祖轻咳了两声,说道:“开会。”
  大家赶忙打开了笔记本,坐直了身子,做出洗耳恭听状。
  “同志们,今年的工作开局不错,春节后上班以来的两个月,各方面的工作都有了很大的进展。尤其是农业工作进步最大,负责这项工作的楚天齐同志功不可没。”黄敬祖说到这,停下来扫视了一下众人。
  见大家都在认真聆听,黄敬祖继续说道:“楚天齐同志虽然到乡里工作才四个月,但他做出的工作成绩却超出了我们的预期。这说明楚天齐同志适应性强、具有开拓精神、思维缜密,是新时期党政干部的佼佼者。这不,省报在重要版面报道了他的事迹,这是他的光荣,也是我们青牛峪乡的光荣。从他的身上印证了一句话,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的’。我们就要让这样的同志担起更重要、更艰巨的工作来。”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楚天齐,里面有赞许的,有羡慕的,当然也有嫉妒的。楚天齐低着头,他心里明白,这是给颗“甜枣”吃,马上就该“打巴掌”了。
  黄敬祖继续慷慨陈词:“现在国家要求在本世纪末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明年省里就会进行普九验收,省里验收通过后国家才会验收。
  基础薄弱,家长觉悟不高,毕业生出路狭窄,这是我们乡教育的现状。尤其是‘读书无用’思想,使家长认为孩子识几个字就行了,不必要多读书,致使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流失率远远达不到普九要求。
  通过楚天齐四个月取得的骄人成绩,同时考虑他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又有市一中任教经历,因此,研究决定让他专抓乡里教育工作。原来负责的农业工作交由温斌同志负责,温斌同志原来负责的民政工作交由郝晓燕同志负责,其他人分工不变。”
  静,出奇的静。

  什么?什么?我们没有听错吧?很多人都产生了一个疑问:这是重用吗?不,这是摘桃子加排挤。
  这样的结果,最受益的是温斌。因为青牛峪乡是农业乡,虽然这几年的农业工作一般般,但农业仍然是乡里的重要收入来源,因此做为常务副乡长的温斌自然一直抓这项工作。
  在养殖户欠贷款上丨访丨、药材种植前景渺茫的时候,温斌轻而易举的把农业工作推了出去。
  现在贷款问题解决、引进了前景光明的无公害蔬菜种植、药材种植也步入了正常发展轨道。就好比是原来的“夹生饭”,被楚天齐改良成了香喷喷的白米饭,正准备出锅的时候,硬生生的被温斌把锅和饭抢走了。

  想到这些,人们心里的疑问更大了:黄敬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研究决定,是和谁研究的?我们做为班子成员提前连信都不知道,更别说研究还决定了。黄敬祖和温斌是什么关系?
  黄敬祖重重的咳了一声,威严的说:“大家有什么异议吗?可以提出来。”见众人没说话,他又说道:“三位调整分工的同志有什么想法吗?”
  楚天齐和郝晓燕没有吱声。
  “没有。我完全服从组织决定。”温斌说话的时候,想笑出来,又必须忍着,表情很滑稽。
  大家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黄敬祖也狠狠瞪了温斌一眼。
  “散会。”说完这句话,黄敬祖率先起身走出了会议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