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所长吗?我是黄敬祖。省里的周教授被甘沟村的村民给打了。你已经接到报案了?正在路上?嗯,嗯。一定要严肃处理。我这边派楚助理也赶往现场。”黄敬祖语气坚定,说完,放下电话。

  “小楚,你马上坐我的车去甘沟村,派出所赵所长已经在去的路上了。一定要把行凶者抓拿归案,审问出他的作案动机、背后指使人等,省里专家的打不能白挨,一定要让行凶者付出代价。”黄敬祖命令道。
  楚天齐起身就走,黄敬祖又叫住了他:“小楚,周教授治伤的事不用担心,我会亲自盯着,如果乡里处理不好,就去县里、市里。”
  楚天齐点头称“是”,向外走去,走出的瞬间,无意看了侧面墙上通卧室的门,他脑中跳出了小姚的话,但随即马上略过,快速走出房间。
  黄敬祖的司机也姓黄,车开的很平稳,楚天齐一路上留意,也没看到小孟开的车,应该是他的车拉着周教授赶往乡卫生院的。路不好走,十几公里的路,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甘沟村。

  甘沟村村主任常海正在村委会门口张望,旁边站着乡里司机小孟。楚天齐心里纳闷:小孟没有去送周教授?那是谁去的?
  跳下车,楚天齐直接奔了过去,边走边问:“小孟,你没去送周教授?他现在人呢?”
  “楚助理,我……我。”小孟是越着急越结巴。
  “楚助理,周教授已经送到乡卫生院了,是这么回事……”
  通过常海的讲述,楚天齐知道了周教授被打的过程。
  周教授和岳教授受姜教授委派,到青牛峪乡做蔬菜种植的前期准备和指导工作。这次种植的无公害蔬菜是“有机西芹三号”,它区别于其它西芹的显著特点是:更耐高温、土地置换期缩短、生长周期缩短。
  “有机西芹一号”和“二号”一直采用棚裁技术,“三号”采用陆地栽培实验取得成功,现在开始实践种植,但它对水分的需求更多,所以前期就需要在种植地块周围打井,安装喷灌技术设备。

  考虑到青牛峪乡每户地块面积较小,家家打井和安装设备,成本太高。课题组拿出方案,即分片打井集中灌溉。这个方案乡和村都同意。
  二位教授下乡一周了,他们把七个种植蔬菜村全跑了一遍,对前期工作都进行了安排,尤其是确定各村的几个打井点。昨天又到了甘沟村,岳教授是女同志,住在村妇联主任家,周教授和司机小孟住在村委会。
  今天一早,周教授就到确定的打井点去看,小孟本来要用车拉着周教授去,结果车胎没气了,周教授就自己走着去了,小孟在村委会换轮胎。
  村主任常海到村委会找客人去家里吃早饭,小孟说周教授去地里了,常海就骑摩托去地里找,看到周教授倒在了地里。周教授的脸上有划的血印,他说胳膊被人打了,抬不起来。常海就让人把周教授弄回了村委会,村医检查周教授胳膊上有红肿的大包。
  周教授说打他的人满嘴酒气,说不让在他家地头打井,听他描述的人的模样,结合地的归属情况,常海确定是二牛子行的凶。带人到二牛子家,人没在。
  村医为周教授进行了简单包扎,村书记和大壮开农用车把周教授送往乡卫生院,常海给楚天齐打电话报了信。
  明白了大致过程,楚天齐问小孟:“小孟,怎么还没换好车胎吗?还得找农用车送周教授去乡卫生院。”

  小孟的脸像苦瓜一样,只叹气。常海赶忙说:“四条轮胎和备胎都有刀划的口子,看来是故意有人这么做。”
  “哦”,楚天齐这才明白小孟为什么都快哭了。
  “赵所长到了没有?”楚天齐问常海。
  常海说道:“赵所长去二牛子家了。”
  “走,我们也去看看。”楚天齐对常海道。
  正在这时,一辆警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赵所长从驾驶位下了车,车后座上坐着一名丨警丨察和二牛子。
  “楚助理,你到了。”赵所长说道,“去常二牛家没有找到他,根据群众举报,在村里戏台旮旯找到了他。对于打周教授的事他已经承认,只是对于打人动机、有无指使人一直不肯说,我要把他带回调查。”
  “是这样啊。那我也回去吧。”楚天齐说道。

  常海问道:“赵所长,会怎么处理二牛子?”
  赵所长想了一下,说道:“这个不好说,要看受害人伤势情况,还有受害人对此事的态度了。如果情况不好,常二牛又自己死扛着,判三五年也有可能。”
  “啊?这么重?他的老婆孩子怎么办?”常海自言自语道。
  “重?重吗?”赵所长甩下一句话,和楚天齐打过招呼开车走了。
  楚天齐也和常海告辞,上了车,返回乡里。
  楚天齐直接来到乡卫生院,病房里,周教授的右胳膊打着夹板,脸上也粘着纱布,衣服披着,身上盖着被子,正在输液。岳教授坐在床边椅子上,眼睛红肿着。
  楚天齐赶忙来到床前,询问周教授情况。周教授很乐观,说不碍事,过几天就好了。

  “怎么不碍事,非得断了才有事吗?你拍片了吗?”岳教授没好气的说。
  周教授呵呵一乐,说道:“小岳,还很关心我嘛!”
  楚天齐也赶忙说:“周教授还是去县里拍个片吧。”
  “应该不用吧。”周教授说道,“刚才黄书记来过,也说让我去县里,他已经在联系县医院了,看来非得去了。”

  “那就好。”楚天齐点点头说道。
  “对了,小楚,不要把我受伤的事告诉姜教授,等我没事的时候,我会自己说的。”周教授嘱咐道。
  听到周教授的话,岳教授没好气说:“就你顾全大局。”
  “好的,谢谢周教授!”楚天齐嘴里应着,心里感激:这是周教授为了不给自己和乡里增添更多的麻烦。
  楚天齐嘱咐周教授安心静养,又找院长了解到周教授的情况不严重,这才回到了乡里。
  到了乡里,楚天齐直接来找黄敬祖,黄敬祖不在。返回办公室后,赶忙把这次蔬菜种植的相关资料找了出来,他想从中找出问题的所在,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也没有找出个所以然。

  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楚天齐接了起来。“小楚,来一下我办公室。”话筒里传出来黄敬祖的声音。
  楚天齐急忙来到了书记办公室。“书记,发生这样的事,我有责任。”楚天齐进门就说。
  “也不能这么说,但是我们要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后坚决要杜绝这样的事情发生。”黄书记说出的话倒是很客观,“对了,赵所长打电话说马上过来,可能是有进展了吧?”
  正说着,赵所长敲门了。
  “书记,案子弄清楚了。”赵所长进门就说。
  “好啊,你快说说。”黄敬祖着急的说。
  赵所长讲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我们把常二牛带回所里后,他依然是只承认打了周教授,其它的什么都不说,一直僵持着。就在一个小时前,常二牛的媳妇来了,说了事情的经过。
  她说常二牛打周教授是被一个叫‘狗二横’的人指使的,常二牛欠‘狗二横’的赌债,只要是把种菜的事搅黄了,就把欠的赌债免了。她请求别判常二牛的刑。”
  楚天齐听到着,插话道:“是县城三街的那个混混吗?”
  “就是”赵所长说道,“你认识?”

  楚天齐点了点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