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敬祖和楚天齐敬到了温斌他们这桌。黄敬祖对大家说了一些鼓励的话,大家站起身,端着酒杯,说着“谢谢书记”,然后所有人干了杯中的酒。
  楚天齐跟着黄敬祖正要返回包间,有人叫了他:“楚,楚助理,咱俩喝,喝几杯。”
  楚天齐回头一看说话的是温斌,走在前面的黄敬祖也听到了声音,扭回头皱了皱眉,回了包间。
  “温副乡长,刚才不是已经喝过了吗?”楚天齐看到温斌就有气,但还是压着火气说道。

  “刚才的不算,刚才是书记敬全桌的人,你只是陪着,你还没有单独敬我呢?”温斌的话,听在楚天齐的耳朵里,非常不舒服。
  温斌就是要让楚天齐不舒服,昨天自己被他当众“打脸”,虽然不是真正的打脸,却比真正打脸还疼,因为他认为是楚天齐在他的心里捅了一刀,还是暗暗捅刀,他痛入骨髓。
  “为什么敬你?”楚天齐笑着说。
  “为什么?我是你的领导呀。你现在虽然做了一点工作,但你别忘了,你是在乡政府领导下,是在我温斌的领导下工作,我是你的领导。”温斌的酒劲上来了,在这样的场合说出的这样的话,很有失身份。
  “噢?”楚天齐脸上出现了怒气,随即换上了笑脸,“好的,温副乡长,这样,我先敬在座的几位领导,然后咱俩单独来。”

  “行”温斌的头晕晕乎乎,但他知道单独敬自己就是更尊重。
  楚天齐倒了一杯酒,双手举起:“各位领导:从年龄上你们都是我的哥哥姐姐,在我来乡里的这几个月,你们都对我非常照顾,我在这里敬各位一杯,谢谢你们,我先干为敬!”说着,干了杯中酒。
  “楚助理,你太客气了。你是名牌大学高材生,刚来又做了这么漂亮的一件事,以后老姐还要靠你多关照呢。”郝晓燕的口气透着亲近。
  “呵呵,来了年轻的,看不上我们这些老的了。”刘文韬开着玩笑。
  “老刘,闭上你的臭嘴。”郝晓燕脸更红了。大家哄笑着喝下了酒。
  楚天齐放下酒杯,看着温斌说道:“温副乡长,该你了。”

  温斌坐直了身体,大咧咧的说道:“好啊。不过像这样敬我可不行,你得先喝三杯。”
  “什么?”楚天齐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说:“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当众向我道歉。”
  “道歉?姓楚的,你欺人太甚了。”温斌以为自己听错了,“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在昨天的会上你承诺的。”楚天齐朗声说道。

  “你……”温斌刚说了一声“你”,想起自己确实说过,就住了嘴。
  楚天齐接着说道:“本来我也不想让你道歉,还准备单独敬你酒,可我现在不那么做了,如果敬了你的酒,就等于赞同你刚才说的一些话了。
  你刚才说我是在乡政府领导下,是在你温斌的领导下工作。我承认你是临时主持乡政府工作的常务副乡长,你是我的领导。但我首先要声明,我是在乡丨党丨委、政府和黄书记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怎么就成了在你领导下,你把丨党丨委、政府放在了那里?你把丨党丨委书记放在了哪里?
  我现在要让你道歉,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了青牛峪乡,为了青牛峪乡丨党丨委、政府,为了全乡的干部。因为你是在全乡干部会上做的承诺,党政办还写进了会议纪要。如果我不让你道歉,就是我对乡丨党丨委、政府和全乡干部不尊重。但如果你不道歉,就是你对乡丨党丨委、政府和全乡干部不尊重。”
  楚天齐的话可谓字字千钧,大多数人都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我,我”温斌的酒醒了好多,又被这个小子拿话套住了,还给我戴了这么多的大帽子,我怎么办?温斌额上的青筋暴了起来,心中纠结着:忍辱负重?士可杀不可辱?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温斌,温斌看到众人嘲笑的目标,终于做出了决定。
  “我,我道**个歉。”温斌吼着,跳起身扑向楚天齐。
  众人都楞在那里,没想到温斌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眼看着就要扑到楚天齐身上。这时,就见楚天齐,急速向后闪身,手臂乱挥,口中说道:“温副乡长,你怎么还打人呢?”

  “扑通”一声,大家都以为是温斌扑倒了楚天齐,仔细一看,倒地的是温斌,楚天齐一脸无辜的站在旁边。大家不明白温斌为什么倒了,楚天齐却心知肚明,在自己手臂乱挥的时候,用中指轻弹了温斌的筷子,一股力道到了温斌身上,温斌怎能不倒。
  温斌更狼狈的还在后面,他的身子被一股力道推着,他倒地的一刹那,手本能的乱抓,抓到了桌布,上面的碗盘和汤菜全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把他拖出去,丢人现眼的东西。”走出包间的黄敬祖勃然大怒,吩咐道。
  温斌被人像拖死狗一样的拖了出去,因为还有菜没上完,所以,收拾了一下现场,酒宴继续进行。

  楚天齐回到包间,连忙向黄书记和在座众人道歉。黄敬祖还没开口,姜教授就说道:“天齐,这事怎么能赖你呢?他不尊重黄书记,不重视乡丨党丨委,还向你发起攻击,完全是他不识好歹。黄书记,你说是吗?”
  “对,完全是他咎由自取。”黄敬祖想到温斌说的话,也是恨的牙根只痒痒。
  庆功宴很晚才结束,客人都在乡政府客房休息。
  第二天,来的客人陆续离去,欧阳玉娜临走时看到旁边有很多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冲着楚天齐竖起了大拇指。最后,姜教授留下了课题组的周教授和岳教授,两人又在乡里逗留了两天,核实、完善了一些数据和资料,也走了。

  楚天齐除了配合两位教授的工作,就是处理和衔接一些遗留问题。日子很快,又到了周末,楚天齐没有回家,继续在乡里加班。
  周末食堂不做饭,楚天齐只好去外面吃。刚到政府大院门口,有人叫他:“楚助理,去哪呀?”,楚天齐一看是小姚,小姚正从传达室出来。
  “我去吃饭,你没吃呢吧,一起去吧。”楚天齐招呼道。
  小姚听到邀请,脸红了:“这怎么好意思,你是领导。”
  “哪有什么领导,我是乡长助理,你是党政办助理,我俩一样。”楚天齐轻松的说道。
  听到楚天齐的说法,小姚很高兴:“好,咱俩都是助理,一起去吃饭。”
  二人到了一个叫“好再来”的饭馆,进了一个小包间。小姚点了鱼香肉丝,楚天齐点了干锅茶树菇和拍黄瓜。
  楚天齐问小姚喝不喝酒,没想到小姚不但要喝,还要喝白酒,他们点了一瓶本县的白酒。
  边喝边聊,都是同龄人,有共同语言,聊得很开心,楚天齐也记住了小姚名字叫姚敏蕊。不知不觉一瓶酒已喝去了大半,小姚脸蛋儿红扑扑的,已微有醉意。这点酒对楚天齐倒没什么。
  “小姚,农业办主任为什么辞职?”楚天齐放下酒杯说道。
  小姚盯着楚天齐看了几秒,调皮的口气问道:“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没有啊,只是听你说了几句,就是好奇,觉得挺有能力的人怎么就辞职了呢。”楚天齐忙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