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7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于钩蛇汤的淡定,让金丝眼镜注意到了我,过来与我搭讪,而我则表现得十分愚钝,装聋作哑的样子,再加上匿身符的缘故,让他最终无奈地耸了耸肩,以为只是一个二傻子而已。
  然而实际上,我已经该感觉到这帮人的诡异。
  我甚至感觉到那个金丝眼镜身上不知不觉发出来的气息,有一种让人惊悸的恐怖。
  至于他身边的每一个人,给我的感觉都很难缠。

  他们任何一个人,我都干不过,只有装傻子。
  好在这些人吃饱喝足之后,并没有再多话语,他们在篝火这边找到了睡觉的地方,还礼貌地跟我们道了晚安,然后歇息了去。
  没一会儿,那个傻大个儿的呼噜声就开始响了起来。
  反倒是我们这边有些睡不着。
  所有人歇息之后,我感觉到信伯翻来覆去的焦灼,也感觉到姜西冷的呼吸一直都处于一个频率,显示着他一直醒着。
  反倒是安,这一路疲惫,坚持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我躺在兽皮之上,默默地行着气,不知道过了许久,感觉到睡意朦胧。

  如此煎熬一夜,那四人天还没亮便离开了,并没有跟我们打招呼,也没有对我们怎么样,而他们一走,姜西冷也终于是放下了心来,跟着出去。
  过了十多分钟,他又折了回来,跟信伯汇报了一声。
  这时老人家方才安心睡去。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晚,一路上信伯都充满了疲惫,好在还有些修为,便带着我们一路走,一直走到了下午时分,来到了一片桃林之前,信伯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走在了最前面。

  他一边走,一边吩咐我们注意脚下,跟着他的脚步走,不要错了步子。
  瞧见他这般慎重,我就知道可能是到了藤族残部的聚集地了。
  果然,走了多久,前方的景色一变,林子的后面,有一个寨子依山而建,从那建筑的材质来看都还挺新,显然是刚刚建造没多久。
  姜西冷提前一步进寨子里报信去了,而当我们走到寨子跟前来的时候,一个长得很像蚩老爷子的半老头子带着人走出,来到了安的跟前,眼眶一红,抱着安就嚎啕大哭起来。
  我听到安叫三爷爷,知道这人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蚩野了。

  而让我没想到的是,这蚩野抱着安哭完,居然带着陆陆续续走出来的一两百人,朝着安跪了下来,口中疾呼道:“青鸾天女,藤族希望……”
  两句口号,颠来倒去地呼喊,气氛十分狂热,倒是把安弄得一阵错愕。
  那蚩野带着人如此呼喊许久,又从旁人手中拿来了一副插着许多鲜艳羽毛的华冠,戴在了不知所措的安头上来,等到众人跪拜之后,方才将安和我们迎入寨中大堂之中来。
  他们将安安置在了堂中的最上位,然后开始讲了一大通话。
  我在旁边听着,大概的意思就是安乃天人出身,日后藤族复兴的希望,就落在了安的身上,所以蚩野尊奉天意,与族人一起,共同尊崇安为青鸾天女,成为藤族新的领袖……
  啊?

  听到这些,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安这一转身,居然从一个女奴,变成了一个部族的首领了。
  安的上位让人实在是意想不到,不光是我,就连她自己,坐在那雕花宝座之上,都有些惶然,不自觉地朝我望了过来。
  当然,平心而论,成为藤族残部的首领,终究还是比寄人篱下要强得多。
  至少自己的命运还是能够掌控的。
  所以我朝着她投去鼓励的目光,让她把握机会,不要畏缩。
  安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自然不会是白纸一般纯洁,伤痛在她的心头留下了种子,也使得她开始成长了起来。

  拜服过后,还有祭天祷告,弄完了之后,藤族摆了宴席,并且邀请了我。
  而整个过程,姜西冷都陪着我,不知道算是照应,还是监视。
  宴席之上,我被奉为上宾,被不断敬酒,大概说了些什么,都不太记得了,一直等宴席结束之后,我被人引到了一处房间歇息,洗了个冷水脸,清醒了几分,那蚩野方才在信伯的陪同下,找了过来。
  见到我,老家伙便朝我拱手,连忙道歉,说今天青鸾天女登位,诸事繁忙,对贵客照顾不周,实在抱歉。

  我拿出了蚩老爷子给我的牌子,交到了蚩野的手中。
  瞧见这非金非石的牌子,蚩野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询问其蚩老爷子死时的情形,当得知他凭着一己之力,不断猎杀临湖一族的狩猎队,最终设局将那祭祀长老以及两位年轻一辈的顶端高手给击杀的时候,止不住地浑身颤抖。
  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我将残部安顿在这里之后,四处派人去搜寻流落各处的族人,也有人碰见过大兄,只可惜他一心报仇,根本没有想着回来主持大家……”
  我说蚩隆老爷子求仁得仁,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蚩野老爷子握着我的手,真诚地说道:“陆先生,你能够把安送回我族,对我藤族如同再造之恩,如果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来。”
  我瞧见他的表态,摆手说蚩隆老爷子对我有恩,所以做这些事情,我并不期待回报——不过我有一件事情,我需要跟你求证。
  蚩野拱手,说请说。
  我说你请安做藤族的新首领,这件事情,到底是在利用她,还是真心拥戴,这事儿你可得跟我说清楚,不然我即便是离开了,也是放心不下的。
  蚩野听闻,挥手让人离去,然后坐在了我的对面,开口说道:“安降生之时,她母亲梦见有青鸾入体,与此同时,族中有数位长老都能够感受到异象,后来荒域第一神算王麻子路过我族,族长请他帮忙算了一卦,得知安乃青鸾天人降世,必将在我族灭亡之后,重振藤族——此事过于机密,只有一部分人得知,我便是其中一人。”

  我说:“如此说来,藤族遭此大难,那王麻子早就算出来了?”
  蚩野说道:“当时我藤族势头正强,坐拥大寨,人丁兴旺,族中年轻一辈纷纷出头,正是大展宏图之时,自然不信这话儿,一直到后来临湖一组的群狼而至,方才知道王麻子果然不愧荒域第一神算之名。族长当时身受重伤,让我带着安和残部,逃亡北方,只可惜当世兵荒马乱,我并没有能够将安带出来。”
  我说所以这两年,你一直打算组织人手,前去临湖一族解救安?
  蚩野的眼睛眯了起来,说救安是其一,报仇雪恨,也是一个目的;我眼睁睁地瞧见自己的父母妻儿被那帮人残忍杀害,这怨恨如何能消?
  与蚩野的一番话,让我知道他是真心地扶持安,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对他说虽有家族仇恨,不过请务必不要强迫安。

  日期:2016-02-06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