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7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山洞里面有火,篝火点燃,行路的人不会亏待自己,一边烤肉,一边煮着茶汤,另外还有一个锅子就烧热水,大家至少洗洗脚,缓解一下疲劳。
  这一路过来,我与信伯闲聊,发现他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彼此聊得也熟了,并不生分。
  藤族对于巫蛊之术,有许多理解,而我承袭敦寨苗蛊,师从苗疆蛊王陆左,自然也有许多可以显露的底子,双方倒也聊得深入。
  肉烤熟了,香气四溢,大家正准备吃晚餐,信伯的脸色却是一变。

  我竖起了耳朵,能够听到他布置在外面的铃铛在响。
  有人来了。
  我们都站了起来,而姜西冷则直接拔出了雪亮的苗刀来,朝着洞口摸了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在外面说道:“老乡,我们是进山的猎人,有点儿迷路了,又饿又渴,闻到这洞子里有香味,就过来讨口吃食,不知道可不可以?”
  听到这话,我的眼睛一下子就圆睁了起来。
  老乡?

  荒域应该没有这么一个说法吧?
  尽管有心拒绝,不过事到临头,也不能硬拦着,信伯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们进来吧。”
  听到这话儿,外面的人便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打头的是一个缩着身子的小矮子,贼眉鼠眼,比俞千二也高不了多少,而他走了进来,确定了里面的人之后,方才吹了一个口哨,又进来了三人。
  另外三人里,两男一女,一个长得十分彪悍的傻大个儿,还有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文雅男子,那个女子穿着一身白色裘皮,显得十分妖媚。
  这些人,都穿着现代的衣服,反而是我,因为避人耳目,出来的时候特地弄了一身华族人的装扮。
  果然不是荒域的人。
  四人之中,以那金丝眼镜为首,他走到篝火前面来,冲着我们微微一笑,说老乡,在下赵志祥,多谢诸位援手之情。

  信伯本人就是藤族专门与外界打交道的生意人,自然知道如何应付,与来人寒暄过后,便邀请他们坐下来,并且将我们烤好的肉给他们分享。
  这几人在黑黝黝的山林里转悠了许久,也不客气,围在了篝火边,然后一边烤火,一边吃肉。
  不过他们也十分客气,拿了些压缩饼干、能量棒和巧克力出来,给我们尝一尝新鲜。
  这些东西十分稀奇,信伯和姜西冷没见过,都很惊讶,安倒是见过,不过她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儿,缩在旁边,旁人也注意不到他们。
  我一边暗地里观察着这几人,一边默默地蹲在旁边不说话,看着信伯跟他们聊。
  这一说话,才知道他们是因为走失了某件东西,然后一路追过来的,目的地是落凤峰。

  听到他们的话语,信伯止不住地吸了一口凉气,说落凤峰可不得了,那个地方壁立千仞,竖直朝天,直入云霄之上,至今也没有听说有谁爬上去过呢。
  金丝眼镜微笑,说无妨,我们有些本事,还有装备,爬上去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准备的烤肉和稀粥分量不多,再加了四个人,不一会儿就吃完了,信伯让姜西冷再从包袱里弄点儿出来,这时金丝眼镜挥了挥手,说等等,我这里有个刚刚打到的猎物,还算新鲜,还是吃这个吧。
  他一挥手,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从麻袋里面摸出了一头黑色的鳞甲长虫来,这玩意生息全无,不过却有着淡淡的金色气息散发出来。
  信伯瞧见,忍不住就站起了身来,开口喊道:“我的天啊,这不是钩蛇么?”
  金丝眼镜瞧见我们这里有人识货,不由得眉头一扬,得意地说道:“哦,老乡你认识此物?”
  信伯点头,说我族有一古书,名曰《山海经》,这玩意就是经中记载的钩蛇,相传此物成熟之时身长二十米以上,尾部有分叉,潜伏在水中,用尾钩把岸上的动物拉入水中捕食,十分凶残,乃洪荒妖兽之一。

  金丝眼镜点头,说想不到你们这儿,也有《山海经》,不错,此物便是钩蛇,不过是幼年时期的模样。
  信伯深吸一口气,说即便是少年时期,能够将此物给灭杀,也是十分厉害,让人敬佩得紧——要知道此物狡诈,罕有人能够瞧见其模样。
  那裘皮女子得意地说道:“那是,我们赵总的手段,便是那天下十大,也及得上的。”
  信伯反倒是愣了,说什么天下十大?
  金丝眼镜挥手,瞪了那女子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她胡口说的,老乡莫怪;钩蛇此物出身洪荒,身上皮肉骨血皆是大补之物,蕴含着丰富的能量,相请不如偶遇,借老丈锅子一用,我们炖一碗钩蛇汤和。”

  信伯慌忙摆手,说这可使不得,我们招待你们的,是那粗糙的野猪肉,哪里能这般交换,使不得;锅这里有,水都烧开了,你们自己弄便是了。
  金丝眼镜倒是十分客气,说如何使不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说的便是如此。
  他说着话,那猥琐男子便已经将钩蛇的脑袋斩去,又将鳞甲拨开,把雪白的肉切成一段一段,放进了烧开的白水之中,然后还放了一点点盐和胡椒提香。
  而金丝眼镜也往前走了一步,手指结了一个佛印,然后朝着篝火中弹去,突然间有一道近乎于白色的焰火出现。

  那焰火的热力十分充足,我都能够感受到其中的热力。
  好手段。
  那钩蛇当真是珍贵之物,放入里面不到五分钟,立刻又异香扑鼻而来,猥琐男用木勺子缓缓一搅,那白开水居然变成乳白色的羹汤,里面的蛇骨都酥化了去。
  钩蛇汤弄好之后,直接盛在了原来的稀粥泥碗之中,猥琐男子给每人盛了一碗。

  信伯还待推辞,结果闻到那碗中扑鼻的浓香,忍不住喉结一阵滑动,便也不再客气,先是一番感谢,然后端起了碗来,顾不得烫,一点一点儿的喝着。
  一开始他还十分小口,结果几秒钟之后,恨不得将一整碗全部倒进肚子里去。
  我瞧见他这夸张的表现,而其他人也都开始喝了起来,也不矫情,端起碗来喝,发现这汤质鲜美不说,而且入胃之后,却化作一股暖流升腾而起,游遍全身,暖洋洋的,觉得经脉之中有鼓荡不休的力量在积累。
  这种感觉,有点儿像是我之前吃那洛山魅的感觉,不过没有那般强烈。

  然而即便如此,给人的冲击也是十分强大的,几乎用不着招呼,所有人都已经喝完了第一碗,开始喝起了第二碗来。
  没一会儿,一锅钩蛇汤就给喝得干干净净。
  相比于其他人,我喝得并不多,也就两碗,而其次的是那个金丝眼镜,他也才喝了三碗,至于其他人,几乎喝了六七碗,还意犹未尽。
  要知道,那一锅子的水,本来是准备给烧开给我们泡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