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91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经理听了这话,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哀求起来,“叶先生,救救我啊,你要什么我都给你,要我老婆都行……”
  叶少阳一头黑线,我要你老婆干什么,你老婆能比面前这两个美女还漂亮?
  叶少阳让他起来,带自己来到他的办公室,把门关好,从背包里拿出瓷碗,放入雄黄和朱砂的粉末,化了一道符水进去,看着张经理喝掉,往一个垃圾桶里洒了一把朱砂,踢到他面前。“往这里吐,千万别吐到外面去。”
  张经理脸色越来越红,呼吸急促,过了没一会,果真趴在垃圾桶上哇哇大吐起来,十几分钟才停。
  等他把脑袋抬起来,周静茹和谢雨晴本能的往垃圾桶里看了一眼,登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垃圾桶里,数不清的黑虫,在一堆粘液中间挣扎爬行着,个头有成年甲虫那么大。
  “天哪,这是什么?”周静茹呆呆问道。
  叶少阳答道:“尸蟞,他体内有很重的尸毒,化生形成尸蟞,幸好刚成形不久,再等几天,尸蟞咬坏内脏,把尸毒引到全身,他就成僵尸了。”
  叶少阳对张经理说道:“从今天起,你每天喝一两用雄黄泡的水,三天之后,你体内尸毒能排干净,就没事了。”

  张经理千恩万谢,感激涕零。
  “这些尸蟞,怎么处理?”周静茹担心的说道。
  叶少阳把垃圾桶盖上,道:“没有了尸毒之源,又有朱砂镇压,它们活不久的,不用担心。”
  等张经理缓了缓,叶少阳说道:“现在告诉我,那个七奶奶的神像,长什么样子?”
  张经理皱眉想了想,道:“是个女人。”
  叶少阳三人一起拿眼睛白他,谢雨晴道:“你这不废话吗,人家都叫七奶奶了,难道是男人?难道鬼怪还有伪娘?”
  张经理挠了挠头,沉吟片刻,摇了摇头:“我真想不起来长什么样子了。反正长的不好看,有点尖嘴猴腮的,长的像人,但又不太像人。”
  叶少阳沉吟起来,这么说,七奶奶是个妖?忙问:“你仔细想想,她长的像不像什么动物?”
  张经理想了半天,摆手道:“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就看过她一次,哪里记得住,叶先生你可以找周边的村民问问,他们肯定知道的比我清楚。”
  叶少阳点点头,这也是个办法,顺便还可以打听一下这座七奶奶庙的历史。

  于是张经理回到工地,开了一辆车过来,载着三人来到附近的一家度假村,先开了一个包间,刚坐下来,外面突然变天,乌云盖顶,天色转眼间变得像夜晚一样黑。
  张经理站起来说道:“这看着要下雨,我得去工地现场安排一下,让他们把材料盖好,一会过来。”说完就往外跑。
  叶少阳道:“你顺便通知一下,所有人不许进七奶奶庙,连在附近徘徊也不行。”
  张经理领命离开,找店主借了把伞,刚离开度假村,大雨就下起来,这乡村土路,雨一下就没法开车,张经理只好步行,打着伞,一路小跑出发。
  从这里回工地,正好要路过七奶奶庙,本来他不想从那走,但是周围没路,如果从大路绕回去,至少要多走半个小时,等自己赶到,估计雨都停了,当下一咬牙,踏上小路。
  经过七奶奶庙的时候,张经理本能的朝院子里望了一眼,突然看到一个人走进了院子,这时天很黑,什么都看不清,刚好一道闪电划过,令张经理看清了那人的打扮:身穿绿色的工作服,头戴橙色安全帽。
  一般工人,都是头戴黄色安全帽、穿蓝色工作服,打扮成这样子的,只有安检员。
  工地上安检员不多,今天值班的只有两个,张经理冲着那人背影叫道:“是老崔还是老王,别进去啊!”
  “我进去避雨!”是老王的声音。

  “回来,那里危险!”张经理急得大叫,但里面已没了反应。
  张经理担心他有危险,一咬牙,来到院门外,眼看着老王走进了庙堂,面朝那尊被打碎了的神像站着。
  “老王,你出来!快出来!”张经理大声喊,但雷雨声太大,他怀疑老王没听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张经理内心强烈的斗争起来,最后还是善心大过了恐惧,一口气跑到老王身后,冲他骂道:“你聋了啊,听不见我叫你,快跟我走。”上去拽他的袖子。
  老王如同站桩一样,动也不动,一只手伸到脸部,不知道在干什么。
  张经理内心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慢慢走过去,往他脸上看去,顿时吓得连退几步,靠在一根柱子上,傻傻的看着面前诡异到极点的一幕:
  老王在涂口红。
  一个身高和体重都快到一百八的壮汉,手里握着个口红,慢慢的在嘴唇上涂过,表情陶醉如同少女,这场面简直诡异到极点,张经理心中的感觉,不是肉麻和恶心,而是深深的恐惧。
  他立刻想到了灵异方面,相信这件事,绝对跟灵异有关!

  他想到逃走,深吸一口气,猛地向房门冲去,只听砰的一声,门关紧了。张经理用力砸门,但这扇原本已快朽坏、连门锁都没有的门,居然怎么也打不开了。
  张经理扑倒在门上,滑下去,坐在地上,绝望的回头看去。
  老王涂好口中,又不知从哪摸出一只眉笔,和一面小铜镜,对着铜镜描起眉毛,一边描眉,一边哼起一首歌,是女人的声音!
  哼的内容,也不是一般流行歌曲,而是一首黄梅戏腔调的民谣,张经理只依稀听出几句词:……进了门,黑咕咚,划着火,点着灯,看看看,谁人做寿衣,谁人要扒皮……
  一股极度的寒意,顺着张经理的脊梁爬上来,遍及全身,令他感到口干舌燥,想叫叫不出来,他甚至有点想哭了。
  可能是光线不满意,老王歪了歪身子,铜镜正好对着张经理的脸,在铜镜里,他看到的不是老王的脸,也不是自己,而是一张女人的脸,脸白得像贴了一张纸,睁着两只没有眼白的乌黑的眼睛,一只手举着眉笔,跟老王的动作节奏一致,小心翼翼的瞄着眉毛。嘴角挂着一丝甜蜜的微笑。

  突然,他好像发现了自己,瞥了一眼,嘴巴裂开,微微一笑,嘴巴一直咧到耳根处,从牙齿缝里,流出一抹绿色的液体……
  “鬼,鬼……”张经理感觉自己喘不过气了,求生的本能让他挥舞着双手,在地上划动,向后爬去,一直爬到墙根,碰倒了一块牌匾,后面出现了一片黑暗空间,是一个很隐蔽的小房间。
  张经理想也没想,钻了进去。
  一道惨白的光线,从房间里亮起来,张经理转头望去,是一盏很古老的油灯,摆在一张红木小桌子上,当下整个脑袋想的都是怎样逃生,根本没去想油灯为什么会自己亮起来,把小房间的门关好,慌慌张张的搬过桌子,顶在门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