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2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晓艾被粗暴的推倒在箱子上,而且还是趴着的,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腰带被一扯而断,紧接着就是感觉屁股一凉,包裹在她肥美丰硕的屁股上的片丝片缕都不复存在,就在她想要疾呼救命时,她及时止住了自己的呼声,因为她感觉有一个非人类的东西进入了她的身体。
  可以非常负责任的说,郑晓艾并不是一个滥交的女人,后面这个势如破竹的男人是她的第三个男人,而第一个就是夺取她贞操的朱红军,第二个便是市委书记蒋文山,但是这两个男人一个是银样镴枪头,一个是靠着药物撑上那么一会,还不等郑晓艾有点感觉,就已经是一泻千里了,所以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给郑晓艾女人的感觉,再加上不是自愿的,所以在床上她就像是一具失去活力的朽木,而今,这具朽木却焕发了青春,重新爆发了活力,枯木开始逢春了。

  小亭子是木制的,这里的一切几乎都是木制的,所以当丁二狗卖力的耕耘时,小亭子不堪重力,也随着他们的动作在一前一后的晃动,连带着水里的木桩也开始晃动,钓鱼岛开始了第一次爱的洗礼,只不过将以往呆在木亭子下面等食的鱼吓跑了不少。
  郑晓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这样饱满过,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享受过这种历程,好像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做女人可以这样,虽然背后的男人还在深挖细掘,那已经是她思考之外的事情了,一次次登上巅峰的经历渐渐的麻木她的神经,虽然跪着的膝盖处已经有些青紫,自己的头发也被他扯得乱七八糟,可是每次当他扯住她的头发向后猛拽时,她虽然感觉很疼痛,可是这种疼痛已经混合在她浑身的酥软中,无力自拔,随着湖里渐渐散开的涟漪,这种*感也在她的身躯里渐渐弥漫开来。

  当一切云收雨散时,丁二狗终于醉倒在钓鱼岛的地板上,只留下一个衣衫不整的郑晓艾斜躺在墙边的木箱子上久久回味着刚才的冲动。
  丁二狗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一个女人不停的进行着各式各样的体操运动,仿佛还是自己一遍遍的挑起战争,终于将对方比了下去,他不由得感叹自己不够绅士,和女人叫个什么劲。 
  也许是因为练武的原因,丁二狗有早起的习惯,当一般人还在梦想里时,他已经起来练习太极十三式了,所以当一晚上把郑晓艾折腾的够呛时,他却早早醒来了。
  先是睁开眼,发现这个地方不是自己家,慢慢的开始回忆,回忆,终于记起来,自己昨晚到了湖天一色度假村,和郑晓艾喝酒,然后,然后自己就记不起来了,于是又再次睁开眼,这一次他差点直接从床上跳起来。

  因为他发现一节白生生的胳膊就搭载他的胸前,而这个女人那娇艳的脸庞像极了一个人,可是因为离得太近,没看清楚,于是他轻轻的将那一节胳膊拿开,然后向外面撤了撤,这才看清,这个女人居然真的就是郑晓艾,这下丁二狗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出现了瞬间短路,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过了那么几秒钟,他突然想到,现在不是思考的时候,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正理,于是他赤脚悄悄的拿起自己的衣服,鞋子,袜子,然后悄悄的开开门,出了卧室,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些东西披挂起来,离开了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房间,出了门才知道,原来这里竟然是一处木屋别墅,而且远处的湖景尽收眼底,不得不说,这里真是一个偷青的好地方,可是一想到里面的郑晓艾,他加快了脚步,他想尽快逃离这里  

  就在丁二狗起身时,郑晓艾就已经醒了,可是看到丁二狗做贼一样的小心翼翼的,她差点笑出声来,昨晚的事情,其实并不怪丁二狗,是她要算计丁二狗,可是想不出在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可是误打误撞给她带来的愉悦感使她忘记了自己的最初目的,昨天晚上在钓鱼台糊里糊涂的被这小子搞了一次,她真的尝到了甜头,所以在整理完自己个丁二狗之后,叫来服务员将丁二狗又带回了木屋别墅。

  原本以为晚上会消消停停的休息一晚,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在他要喝水时,她喂了他水,然后又被迷乱的丁二狗强行抱上了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反正这一晚上基本上没有安静下来,至于几次,那就不知道了,有时候她是清醒的,有时候又是迷糊的,到现在自己全身上下寸寸疼痛,以往优雅的沟壑地带也被这小子搞得一团糟。
  因为起的太早,湖天一色门口并没有出租车,丁二狗给昨晚送他来的那个司机打了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
  “兄弟,昨晚是不是喝多了,我还寻思,昨晚没有给我打电话,肯定是住下了,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司机开了一夜的车,倒是还不困,真是够能熬的。
  “是啊,昨晚喝多了,喝的上吐下泻,实在是回不去了,就住下了,怎么样,昨晚生意不错?”
  “咳,别提了,出租车生意也就那么回事,基本上一大半都是给公司干的,现在湖州的出租车生意竞争也很激烈的,不好干,黑车很多,特别是郊区,我们都不敢去,黑车遇到我们拉活,二话不说就打,所以郊区是黑车的天下,我们的市场在市区,但是市区能有多大地方,出租车长途最赚钱,所以你看到这里来这么远,即使冒着被打的风险,我也愿意来”。
  “这么乱,难道丨警丨察都不管吗?”丁二狗皱了皱眉头说道。
  “咳,现在的湖州,当官的都在为自己的前程忙活,谁还管老百姓的事,老百姓的事能叫事?他们自己的事才是最重要的事,哎,兄弟,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出租车司机问道  。
  丁二狗本想说自己是公务员呢,但是话到嘴边变成了:“我是做生意的,做点小生意”。

  “哦,做生意好啊,这年月,不都是为了钱嘛,只要能赚钱,干啥都是一样的,当官就不能赚钱,当官的要是想赚钱,那早晚就得进去”。
  “说得对,前面我到了,对,就是那个巷子,这是车费”。
  “哎,兄弟,多了,不要这么多”。
  “没事,不用找了,我赚钱比你容易”。丁二狗摆摆手消失在巷子深处,从这里转出去,就到了自己单位。
  这个时候还没有到上班时间,所以整个大楼里静悄悄的,但是就在他开自己的办公室门时,旁边纪委的一个办公室里传来了说话声。
  “李主任,这小子说的要是真的,恐怕不是我们能兜得住的,你看,要不要向上汇报”。
  “汇报?他说的那些事都是外面传了好几年的事了,你知道哪一件是真的?汪书记和蒋书记的关系你不知道吗?你要是将这些事汇报上去,咱们这不是给领导出难题吗?你以为这件事能善了,况且再说了,这些事朱红军也只是自说自话,他有什么证据吗?”
  丁二狗听见有人提到了朱红军,不由得警醒起来,朱红军,不是湖州一中的校长吗?什么时候被纪委扣住了,看样子还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纪委,汪书记?难道是汪明浩,市纪委书记?蒋书记肯定就是蒋文山了,朱红军能和蒋书记联系起来的事也只能是郑晓艾,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恼火,自己刚刚从郑晓艾的床上爬起来,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