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2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官场上就是这样,话说三分,剩下的就在不言中,你要是猜得出,那么就是那机灵的孙猴子,要是猜不出,就有可能在无意间得罪了领导,那么在以后你也甭想再入领导的法眼。
  “嗯,杨华成现在的思想应该成熟了,有时间让他向您汇报工作吧”。
  “好了,先不说别人了,今晚是给你接风,连带着也给你送行,之前我还真没有仔细看过丁主任的履历,今天回去粗粗看了一下,丁主任,不得了啊,你的经历还真是丰富多彩,现在我越来越相信,刘书记点你的名不是兴之所至,而是早有预谋,没想到你刚刚来湖州两个月的时间就竟然入了领导的法眼,来,祝贺你”。郑晓艾和丁二狗对面而坐,举起酒杯,里面是猩红的葡萄酒,随着郑晓艾酒杯的晃动,似乎还有挂杯的意思,可见这葡萄酒也是不错  。

  “局长,这酒就不要喝了吧,我这人酒量不好,万一喝醉了,在做出点啥事来,那可就丢人”。丁二狗笑笑说道,但是就是不举杯。
  “你能做出什么事,看见没有,这里可以说是四面环水,你要是敢耍浑,我就把你扔到湖里区,到时候把你喂了鱼”。郑晓艾边说,边站起来要和丁二狗碰杯,看着伸过来的酒杯,以及她弯下腰神显露出来的那深深的沟壑,丁二狗急忙举起酒杯,酒杯碰在一起,发出悦耳的声音。
  “干了”。郑晓艾说道,其实红酒真没有这么喝的,红酒是要品的,但是我们不但没有学会西方人的红酒礼仪,也没有学会喝酒的方式,往往无论什么酒都是一仰脖子灌下去,其实这不是红酒的喝法。
  丁二狗瞅瞅杯子里的红酒,这会服务员拿着酒瓶站在丁二狗的身侧,另一个服务员则忙着布菜,丁二狗很难为情的一仰脖子喝了下去,服务员又给倒上。
  “好了,你们出去吧,我们自己来”。郑晓艾这句话倒是及时,让丁二狗摆脱了窘境,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郑晓艾之所以支走服务员,其实是为了她自己更好的实施下一步的计划。

  “长生,我能不能这样叫你?”
  “郑局长随便,我说过了,叫什么都可以”。
  “既然这样,你要不要叫我局长了,我比你大几岁,你就叫我郑姐怎么样?这样你不吃亏吧,反正你很快也不是我的下属了”。
  “好,那就听郑姐的”。
  “哎,这就对了,其实今天找你吃这顿饭,还有另外一个意思,我也是怕你走了之后再约你就难了,所以现在也是假公济私一回吧”。
  “郑姐,有什么事请直说”。丁二狗笑吟吟的,心想,恐怕这时候才是真正的戏肉吧。
  “我有个堂弟叫郑敏江,开了一家拆迁公司,我知道,你去了龙岗街道办,主要就是负责拆迁这一块,我想麻烦你在合适的时候能照顾一下他”。郑晓艾虽然说得很慢,但是丁二狗的脑子却是转的飞快,千想万想没有想到郑晓艾说的事居然是自己上任就要负责的工作,不由得面露难色,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了  。
  “郑姐,慢说我对你堂弟的公司是个什么样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你想,我还没有上任,也不可能给你什么承诺,当然了,如果合理合法,我肯定会照顾了,是不是,所以还请郑姐现在不要给我出难题了,再说了,以郑姐的能力,给你堂弟揽点工程,不难吧?”丁二狗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说道。
  郑晓艾面色一滞,将酒杯放在桌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丁二狗,直看得丁二狗有点不好意思了,但是他还得和郑晓艾对看,不然的话倒是显得自己理亏似得。
  一分钟后,郑晓艾的眼睛越来越湿润,直到一颗晶莹的泪珠从白皙嫩滑的脸庞无声滑落,她这才抽出一张纸巾慢慢擦拭起来,丁二狗一看这是哪一出啊,心下不由得有点慌乱起来。

  “郑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丁二狗试探的问道。
  “丁长生,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已经听说了我是别人的情妇了?谁告诉你的?”
  “这个,郑姐,其实传言当不得真的,我也是……”
  “传言当不得真?是吗?不怕告诉你,我就是别人的情妇,而且还是市委书记的情妇,外面传的都是真的,这下你该满意了吧,你刚才说以我的能力给我弟弟揽活不是难事,你就是这意思吧?”郑晓艾一连串的反问句将丁二狗逼到了死角。
  “这个,其实每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不同,这是个人的权利”。丁二狗憋了半天说出这么一句有哲理的话,那意思就是是否选择做情妇,这是郑晓艾郑局长的权利。

  “选择的权利?哼,我如果能自己选择,我宁愿去死,但是我不能,我要看着害我的人去死,那样我才能死的安心”。说完郑晓艾又是一仰脖子,很没风度的将一杯酒干了。
  “郑姐,我没这样的意思,我是说,我是说……”
  “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就是贱人一个呗,是不是,唉,有时候我真想就跳进窗外的湖里,一死百了,但是我又不甘心,因为朱红军还没有死,这个人不死,我死不瞑目”。 
  “郑姐,你喝多了,不要喝了,多喝点水吧”。丁二狗起身将郑晓艾面前的茶杯注满水,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放心吧,我没喝多,刚才只不过是有感而发,我知道,你肯定听说了不少我的事,我也不怕你笑话,但是你想想,任何一个人女人都不想这样做,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自古以来好男人就是难找,我也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其实我堂弟的公司是我的,他只是一个挂名法人而已,长生,姐今天将所有的事都告诉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行就算了,要是可以的话,我给你一成的干股,年底到账,这样可以了吧”  。

  “郑姐,我不缺钱,孤身一人,工资就够了,但是郑姐的话我记住了,只要是在我的职权范围内,在合理合法的框架里,我一定会优先照顾郑姐的生意,这样可以了吧”。丁二狗想了想,现在也只能是这样了,走一步看一步,他就不信到时候郑晓艾还能拿着刀子逼他兑现今天的话。
  “哎,这就对了,来,干一杯,姐谢谢你”。郑晓艾又举起了酒杯,这一次干的干的更多,这不得不让丁二狗佩服郑晓艾的酒量,喝了这杯酒之后,丁二狗感觉有些内急,于是起身向外间的洗手间走去。
  看着关上的门,听着渐渐消失的脚步声,这个时候郑晓艾睁开了醉惺惺的双眼,立刻从旁边的手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快步走到丁二狗的一边,将里面白色粉末倒进了丁二狗的酒杯里,然后拿起酒瓶给他倒上了酒,然后有快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整个过程不过三十秒,而丁二狗的一泡尿就撒了一分十五秒。
  郑晓艾也很明白,如果单单是和丁二狗谈什么合作之类的,那太直白,而且也太没有说服力,自己是教育局,丁二狗是街道办,这有什么可合作的,于是她就想到了自己的拆迁公司,利益,唯有利益才可能将一切看起来虚无缥缈的关系紧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