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做为东道主,黄敬祖开始敬酒,向来的客人敬了一圈后,他对着楚天齐举起了酒杯:“小楚,我说过,事情圆满解决的时候,我为你应功。现在事情解决的圆满又惊喜,你在其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我代表乡丨党丨委、政府和我个人,敬你三杯酒。”
  楚天齐有些受宠若惊,急忙站了起来,双手端杯说道:“书记,这怎么能行,应该是我敬您。”

  黄敬祖把酒杯放下,双手掌心向下压了压,示意楚天齐坐下,见楚天齐坐下,这才说道:“小楚,不必客气。我说过,待养殖户贷款按期还上的时候,我要给你庆功。今天是大家的庆功会,同时也是给你在庆功。
  我敬你的三杯酒,一是代表乡丨党丨委、政府敬你,二是代表七个村的养殖户敬你,三是代表我个人敬你,感谢你为丨党丨委、政府分忧,感谢你为养殖户解决了困难,感谢在你的努力下,这件事情不光圆满解决,还有意外的惊喜,所以敬你三杯完全合适。”
  “好”,在场众人异口同声。
  “书记,您过奖了。”楚天齐急忙站了起来,“这件事情能够圆满解决,完全是在您和丨党丨委的正确领导下,在刘院长、欧阳主任、我的恩师姜教授和在座各位的大力扶持下,才有的结果。”

  酒桌上的众人听到楚天齐的话都很高兴,刘院长、欧阳玉杰、姜教授都冲楚天齐点头微笑,高主任、课题组人员脸上更是喜不自禁,心中暗暗称赞楚天齐会做人。
  黄敬祖满意的点了一下头,又端起了酒杯,说道:“小楚,不必谦虚,虽然我们大家做了一些工作,但你的功劳是不能抹杀的,来,把三杯酒干了。”
  黄敬祖连倒三杯酒在一个大杯里,一饮而尽,楚天齐也照样学样,站着喝下了三杯酒。
  庆功宴现场气氛热烈,桌上的每个人都互相敬了酒,楚天齐还给刘院长、欧阳主任、姜教授、黄敬祖等人多敬了几杯,脸上酒意很浓。黄敬祖、乡信用社的高主任也是满面红云。
  大家一边喝酒,一边闲谈,黄敬祖看着楚天齐,笑咪咪的说:“小楚,这次的工作做的确实很好,不过,以后干工作不需要对我也做的这么保密吧?”

  楚天齐看着黄敬祖高深莫测的笑容,仔细一琢磨他刚才的话,心中一惊:黄书记这是在挑理呀!可是为什么呀?
  在场众人也都不解。
  黄敬祖看到楚天齐一脸茫然,心想:小家伙还挺会装,一定要敲打敲打他。黄敬祖对于这件事能这么解决,自然非常满意。但冷静下来一想,又觉得有些太巧,时间点把握的这么准确,三拔人还一起赶到乡里,要说楚天齐提前不知道,感觉不太可信。可是他却一点也没向自己汇报,这小子是想贪天之功,还是有什么想法?就说道:“这次的贷款,在关键时刻能够这么圆满的解决,你肯定心中是有数的,怎么也不提前向我透露一点?”

  听到黄敬祖的话,楚天齐明白了,黄敬祖是说自己没有提前汇报,目无领导呢!急忙辩解道:“书记,我,我也不知道。”黄敬祖不说话,只是带着意味深长的笑,看着楚天齐。
  “小楚确实不知情,我说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吧。” 欧阳玉杰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楚天齐从省城回来,打电话和欧阳玉杰说了省里的情况,就回了乡里,一边工作,一边电话打听情况,一周时间就这么过了。
  这一周里,刘院长、欧阳主任、姜教授也没闲着。

  姜教授组织课题组对楚天齐提供的资料进行了研讨,从资料上看,各种条件完全适合项目,但从科学的严谨性上,必须实地考察。为了客观、公正,决定不通过楚天齐和乡里,课题组自己实地考察。课题组第二天就到了青牛峪,对土壤、水质进行了取样化验,到相关部门查阅了湿度、温度、降水、风力、农作物种植、周边环境情况的资料,并去县信用社了解了楚天齐说的无息贷款事情。
  刘院长也积极协调拍卖机构,终于在要求的时间对外贸公司的财产进行了拍卖,收到了款。
  欧阳玉杰在欧阳玉娜的“挟迫”下,在姜教授、刘院长之间进行穿针引线联系,欧阳玉娜还建议哥哥在事情没办妥之前要保密,防止中途有变。欧阳玉杰和刘院长、姜教授说了暂时保密的事,他们也非常赞成。这样姜教授一行提前赶到县里,于是刘院长、欧阳玉杰、姜教授三组人马才一起赶到了青牛峪乡。
  欧阳玉杰说了整个事情,当然略去了欧阳玉娜做的工作,期间刘院长、姜教授又做了补充,当然大家都默契的没有说起已经向楚天齐提前透露过一点信息的事情。
  “是这样啊,怪不得呢!”黄敬祖看几人的表述合情合理,这才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和不满,自我解嘲道,“喝多了,喝多了。”楚天齐也一颗心落在了肚里,在大家的起哄下,楚天齐又敬了黄敬祖三杯酒。
  酒桌上,姜教授课题组的三个人还比较沉稳,其他人都有了五分的醉意,尤其是楚天齐、乡信用社高主任、黄敬祖更是有了七、八分的醉意,但大家都没有醉倒,因为高兴嘛!
  楚天齐在黄敬祖的带领下,到包间外的各桌去敬酒。

  包间外的各桌也喝得气氛热烈,大家都心情舒畅,只有一人例外,就是温斌。今天的庆功宴,本来黄敬祖安排温斌坐包间,以青牛峪乡政府负责人的身份参加。当温斌听说楚天齐也在包间,心中老大不乐意,就推说坐包间容易上头,就坐外面,也好招呼其他的人。黄敬祖明白温斌的心思,就没有强求。
  和温斌坐一桌的都是乡里丨党丨委班子成员和副乡长,在酒桌上大家说说笑笑,互相敬酒,开着玩笑,但温斌心里总是不太痛快。
  刘文韬举起酒杯,说道:“温副乡长,我敬你。”
  温斌听了很高兴,刘文韬平时和自己不对付,今天能主动敬自己,看来是把自己当领导了。于是,嘴里说着“刘副乡长太客气了,互敬吧。”和刘文韬碰杯,干了酒。
  “你知道我为什么敬你吗?”刘文韬的语调有点怪。
  温斌随口问道:“为什么?”
  “你这么大的乡政府常务副乡长,能放弃和领导接触的机会,自降身价来陪我们,就冲你能体恤我们这些基层人员,也应该敬你,大家说对不对?”

  “对”,桌上的人都说道。
  “就是,温副乡长可是主持乡里工作的常务啊,我也敬你。”副乡长郝晓燕也跟着起哄。
  温斌听着刘文韬和郝晓燕的话,再看桌上众人的表情,他感觉他们都在讽刺他,心情更加糟糕,酒是越喝越上头。本来众人要去包间敬领导,温斌总说包间里正喝的起劲,现在去打扰了领导不好,一会儿再去。
  日期:2016-04-26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