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7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听,脸都黑了,说那我该怎么办?
  这时无悔长老走了过来,说你们再聊什么呢,说出来听一听?
  尚晴天冲他一笑,说既是老乡,便攀点儿交情,你且等等,我说完这句话就过来。
  说着,他转过头来,低声说道:“你住哪里,回头我找你。”

  我告诉他我住在医馆处,他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无悔长老离开。两人走了之后,龙不落走了过来,狐疑地说道:“那个小白脸找你干嘛啊?”
  我也笑了一下,说老乡嘛,总有些事情需要聊一聊。
  龙不落瞧见那两人走远了,伸手过来,揽住了我的肩膀,说陆先生,人心隔肚皮,交朋友得小心一点儿,我家老五这人呢,人不错,就是交的朋友不咋地,你得注意——对了,先前说过的事情,我让人去办了,你现在住在坨老的医馆对吧?明天清早,我让藤族在这边的负责人过去找你啊……
  我拱手,说多谢您照应。
  龙不落哈哈一笑,说应该的,应该的……
  我与众人分别,燕南送我回医馆,路上的时候,他低声说道:“陆先生,三爷的话,你可得记在心上,刚才那家伙,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听到这话,我也有些疑惑,那个家伙一眼瞧出了我身上的追魂蓝蜂针,又约我见面,到底是什么想法呢?
  难道他跟临湖一族有关系,所以能够感应到这东西,给我下套呢?
  还是人真心实意地帮我呢?

  我心中纠结,一直走到了医馆门口,方才有了决断——不管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我只要用小红护住心脉,全神戒备,到时候他就算是对我有什么歹心,在这华族之中,难道还能翻出什么风浪来?
  回到医馆,我找人问了一下,才知道两位老爷子还在药房里面,对这次采到的药材在进行分门别类和再加工,也不便打扰,便自己回到了小院子来。
  我回来的时候,安并没有睡觉,听到我回来,端出了一碗热粥和两个杂粮窝头来,说这是医馆送过来的,她给我留了一份,问我吃不。
  我瞧见这个,心中欢喜,说正觉得饿呢,拿来吧。
  我与安在院子的石桌上坐着,我一边吃,一边跟她讲起了晚上饮宴的事情,当得知明天会有藤族的人过来领我们回去,她十分高兴,甚至有点儿想今夜就去拜访。
  我赶忙拦住她,说知道你归心似箭,不过也不急于一晚,明天再说吧。
  安也只是一时兴奋,倒也没有坚持。
  我晚上尽听别人聊天来着,也没有怎么动筷子,没多时,便把这夜宵吃完,安收拾碗筷下去,而我则就在这院中等待。
  如此等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我听到墙头有动静,抬头一看,却见身边黑影一晃,那尚晴天居然就出现在了我旁边。
  好身手。
  是个高手啊……
  我心中一跳,朝着那人拱手,说阁下好身手啊,不知道来自宝岛哪儿?
  那人一笑,说来自台北,你呢?

  我说大陆。
  他说大陆哪儿呢?
  我说黔州。
  尚晴天点头,说原来是来自苗疆地区,难怪能够在中了蜂针之后,还能够活着离开,陆先生想必已经孕育出灵蛊,让这灵蛊守住蜂针,不让它伤到自己吧?

  我心中一跳,才知道整个人远比我想象之中的更加厉害。
  仅仅一眼,他居然就能够猜到一个大概?
  我心中有些忐忑,他却笑了,说你无须多烦忧,我与给你种下蜂针的临湖一族,虽然有些关系,但犯不着替他们出头,与你见面只是想问询一下,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我有所疑虑,自然不想说实话,但感觉在这样的人物面前,说谎又实在无用,只有苦笑,说我可以不说么?

  他微笑,说自然可以,不过我这祭炼蜂针的手段,可就不能传给你了。
  我心中好奇,说你知道祭炼蜂针的手段?
  尚晴天傲然说道:“那是当然,我何必骗你?”
  我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我来到这儿,是一位姓洛的女子送过来的。”
  “姓洛?”尚晴天皱着眉头说道:“洛飞雨么?”

  我愣了一下,不由得警觉起来,说你是如何知道她的?
  尚晴天却是哈哈一笑,说既然是她的人,我这祭炼手法,就白送你了。
  当下他也没有多言,给我念了一段百来字的咒诀,让我复述一遍,耐心地给我纠正过后,又重复念了一遍。
  完了之后,他又告诉我关于那蜂针的来龙去脉和一些讲究。
  原来这玩意还分公母,除了施术者可以控制之外,另一套蜂针的拥有者也可以进行控制,而参加过祭炼之人,也能够感受到它的气息。
  不过此物虽说不能消解,但却能够炼制,化作自己的一件法宝。
  化为己用之后,它也就不再是一种威胁。
  我照着尚晴天的咒诀默念一遍,那无形无影的蜂针立刻浮现出来,我欣喜若狂,若是正如这人所言,只要我早晚念咒祭炼,三天之后,它便会成为了受我所控的法宝,不会再散发我的气息。
  如此,我可算是解脱了。

  我对尚晴天十分感谢,问他有什么需要,他却摇头,只是问了我几句,当得知洛小北也过来了,并且与我失散于蝴蝶谷,顿时脸色大变,与我匆匆告别而去。
  他居然没有问我要任何报酬?
  这也太奇怪了吧?
  我怀着疑虑回到房间,又祭炼一遍,感觉渐渐能够控制蜂针,然后打坐修行,一直到很晚才睡去,而次日清晨,朦朦胧胧之间,听到有人叫门,说藤族的人到了。
  藤族驻扎在华族这边的负责人,是一个谨小慎微的半老头子,满头的白发,浑浊的眼眶,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半截入土一样,然而当瞧见安的时候,他的眸子一瞬间就有亮光迸射了出来。

  他激动地指着安,哆嗦地说道:“你、你是安小姐?”
  安两年多前还是一个孩子,又逢大变,记忆终究还是有所缺失,有点儿认不出这人来:“你,你是……”
  这半老头子激动地说道:“我是信伯啊,族长的三管家,你不记得了,我以前还抱过你!”
  安总算是回忆起来了,眼眶一下子又有泪水流了出来,哭着说道:“信伯,你怎么变得这么老了啊?”
  信伯也流出了眼泪来,不过慌忙上前来劝,说亡族之人,东奔西走,怎么可能精神焕发——我不是听说你和你妈妈被掳到那帮恶人的老巢里面去了么,这些年三爷一直筹谋着去救你们,可惜实力太弱了……
  安哭着说道:“妈妈死了!”
  两位故人见面,抱头就是一顿痛哭,过了许久,那半老头子方才注意到旁边的我来,一问才知道我是奉蚩隆老爷子的托付,把她亲自送回来的,又是颇多感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