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5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连达闻言苦笑了一声,胖子那死皮赖脸的性子连他都有些吃不消,还真是适合做生意,不过从事古玩生意是需要一定的眼力的,胖子最初干的时候,肯定要交一些学费的。
  “嘿嘿,我从小的做起,赔也赔不了多少的……”孙老的话让胖子心里又火热了起来,眯缝着眼睛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从小一起长大,方逸知道每当胖子这副表情的时候,心里肯定憋着什么坏,他也看出了孙连达不愿意收弟子的心思,当下开口说道:“行了,胖子,能不能先给我买点吃的去啊?”
  “还别说,我也饿了……”听到方逸的话后,胖子站起身来,一脸谄媚的看着孙老,说道:“老爷子,您要吃点什么?我一起给买过来……”

  “不用了,有人给我送饭……”孙老连连摆手,他还真怕这小胖子给自个儿买了东西之后,马上就能打蛇随棍上,再提一些自己办不到的要求。
  “孙老,对不起啊……”
  等胖子和三炮离开后,方逸一脸歉意的说道:“我这个朋友叫魏锦华,人其实是很好的,心地也很善良,就是穷怕了,一听到古玩生意能赚钱,就想跟您学点知识……”
  “没事,我没生他的气,他那性格倒是适合做生意……”孙老摆了摆手,有些好奇的说道:“小方,能不能把你手上的那串珠子给我看看?”
  其实孙连达的眼睛早就注意到方逸手上带的那两串珠子了,只不过刚才人多,他没好意思问方逸要,此时病房只剩他们两个之后,孙连达终于张了嘴。
  “没问题,这是我师父留给我的……”经过刚才一个小周天的调整,方逸的状态好了很多,最起码双手有了些力气,当下将那两串道教流珠递给了孙老。
  “嗯?这不是佛珠啊……”一上手孙连达就愣了一下,因为那串只有8*6mm的念珠应该不到一百零八颗的数量,孙连达用手一搓捻,发现这一串念珠只有八十一颗。
  “这本来就不是佛珠……”听到孙连达的话后,方逸笑着说道:“这个叫流珠,是道家修炼时所用的念珠……”
  “嗯,没错,九九八十一颗,代表老君八十一化,也代表九九纯阳之气,的确是道家的东西……”孙连达有些诧异的看向方逸,开口说道:“小方,你知道这东西叫做流珠?看来你对道家认识很深啊……”
  孙连达的学识十分渊博,对于佛道二门都有些研究,他知道道家虽然是本土的宗教,但由于宣扬教旨的不同,这一千多年以来,佛教对于老百姓的影响无疑要更加深远,别说方逸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了,就是很多老人古玩行里的老人,也未必知道道家的念珠叫做流珠的。
  “呵呵,我师父是个道士……”方逸笑了笑,却是没有多说自己的事情,他虽然是在山上长大的,但从小就很稳重,逢人只说三分话的道理还是懂的。
  “怪不得呢……”孙连达闻言释然的点了点头,笑着问道:“那你知道这串珠子是什么材质的吗?”
  “八十一颗的是老紫檀,是清中期的东西……”
  方逸把玩了这两件东西也有好几年了,自然知道它们的来历,当下说道:“那串十二颗的是清早期传下来的,是老沉香做成的,我戴着它可以提神醒脑……”
  “嗯?这是老沉香?”
  孙连达刚才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串老紫檀珠子上了,乍然听到另外一串居然是沉香珠子,顿时愣了一下,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将床头的放大镜拿在了手里。
  “没错,真是老沉香,而且是顶级的黑沉香啊!”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孙连达才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镜,脸上露出一丝惊叹的神色,很显然这串沉香很是出乎他的意料。
  拿在手中细看,这串珠子的古朴清雅之感立显,而且包浆浑厚,颗颗乌亮发油,色泽光亮,香味历久不退,表面隐现沉香的一层厚厚细腻的油脂,但是用手摸上去,却不油腻不脏手,是一件寻味十足的顶级手串雅致之物。
  而且孙连达将其放在掌心摩挲,发现这珠子竟然会产生一阵一阵若隐若现有间歇性的清香,这股清香直入鼻孔,泌人心脾,端得是妙不可言,让孙连达都有些舍不得放手了。
  “这是传了数百年的极品沉香,弥足珍贵啊……”

  孙连达连连说道,他很清楚,像这样的清早期沉香手工挫制的手串,极为少见,也更加的珍贵。
  “这串沉香流珠是不错,我平日里在打坐的时候戴着它,很容易就能入定进去……”
  方逸对这串老沉香的念珠也很是喜欢,一来这是师父留给他的物件,二来这串珠子本身也有其特殊的功效,念珠本身所产生的那种清香,会让人在烦躁的时候,不自觉的就会心神安定下来。
  “小伙子,你师父是个高人啊……”
  孙老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串沉香,开口说道:“小方,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能不能给我引见下你师父?能将如此品相沉香珠流传下来的人,一定是位雅士……”
  孙老学识渊博,又在博物馆工作了一辈子,他对古玩文物算是有教无类,几乎每一种都会涉猎到,像是珠子这种在古董类别里算是文玩类的物件,孙老也是颇有研究。
  其实在早些时候是没有文玩这种称呼的,因为古玩中的分类,除了陶瓷青铜器和金银器之外,其它所有的杂项都可以称之为文玩,这两者本就是可以混为一体的,也算是在孙连达的工作范畴之中。
  “孙老,先师在三年前就已经驾鹤西归了……”
  听到孙老要结识自己的师父,方逸不由苦笑了起来,他承认老道士是个高人不假,但绝对称不上是雅士,自家师父可是没少干那些焚琴煮鹤的事情。
  “哎,可惜了……”孙老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正要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提着个饭盒走了进来。
  “爸,这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的眼睛看到了方逸,脸色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了,开口说道:“我不是交的单独病房的钱吗?为什么医院又安排人过来住了?我找他们医院去……”
  中年人的名字叫孙超,是孙连达的大儿子,他从小先是学习国画,后来又改为西洋油画,在国外学习了十多年,很是闯出一番名头,现在已经是国内外知名的青年油画家。
  孙超是个大孝子,从小离家求学,但是在功成名就之后,孙超回到国内在京城和金陵分别开了自己的画廊,并且将工作室设在了金陵,以方便就近照顾父亲。
  原本孙超是和父亲一起住的,但这段时间他要赶几幅画出来交给国外的画廊,于是就住在了工作室,没成想就那么几天的功夫,父亲半夜上厕所就滑倒了,这让孙超很是内疚。

  日期:2016-02-05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