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3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百万,就……就这么一把火给烧掉了?”
  听到老人讲诉完这件事之后,胖子的眼睛差点都瞪出来了,据他所知城里的一套房子才五六万块钱,自个儿要是能有一百万,这辈子光是存银行吃利息也够了。
  “是挺可惜的……”
  老人也叹了口气,看了看那幅扇面,忽然对满军说道:“这幅《看梅图》算是唐伯虎作品里的精品,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出让呢?老头子我对这个有点兴趣……”
  “嗯?您想要?”
  满军闻言愣了一下,有些迟疑的说道:“不瞒您说,我就是这做行生意的,本来就是要卖的,不过晚点约好了有人要看,我不能言而无信啊……”
  “那人出价了没有?这东西不上手,老头子是否能开个价?”

  听到满军的话,老人笑了起来,按照古玩行的规矩,有人在上手看一件东西的时候,旁人是不能抢着出价的,但对方只是约了要看,又不是在现场,所以老人才有这番话。
  “这倒是没坏规矩……”满军想了一下,接着说道:“要不这样,您老出个价,如果那边的价格没有您给的高,我再给您拿回来,您看怎么样?”
  “我要想一想,这东西的价不怎么好出啊……”
  老人用手捏了下眉头,这几年市面上唐伯虎的作品很少,连带着价格也有点虚高,他虽然很喜欢这个扇面,但却是不愿意用近乎拍卖的价格将其买下来。
  “这样吧,六万五千,要是有人高过这个价格,我就不要了……”
  想了一会之后,老人给出了一个价格,虽然老人不怎么相信满军报出来的收购价,但还是很厚道的在五万元的价格上又给加了一万五千块钱。
  “好,如果我那边的朋友出不到这个价格,这扇面就归您老了……”

  对于老人的报价,满军还是挺满意的,毕竟这个扇面他只是花了两万块钱就买过来了,一转手就赚了两倍之多,因为车祸损失的钱也全部都找补了回来。
  “我这腿估计还得住上几天,你要是想卖,直接来医院找我就行了……”老人将那扇面又装回到了木盒里,然后还给了满军。
  “好嘞,老爷子,只要我那朋友报价没您高,我一准把东西就给您送来……”刚刚收回来的扇面就找好了下家,满军心里也是很高兴的,连带着出了车祸撞了人的郁闷都减轻了几分。
  “小方,你好好养伤,如果住院押金不够了,就打我电话……”满军对着病床上的方逸说了一句,转身就准备离去。
  “谢谢满大哥了……”方逸点了点头,这次车祸其实不能全怪满军,对方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拿着木盒的满军走到了病房门口,忽然回过了头,一拍脑门说道:“哎,对了,老爷子,还没请教您尊姓大名呢?”
  “我姓孙,叫孙连达,你叫我老孙就行……”老人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还是叫孙老吧……”满军嘴里念叨了几句老人的名字,原本已经走出门的身子,忽然僵硬在了那里。
  “孙……孙老,您……您是不是金陵博物馆的那位孙连达啊?”回过头来的满军,脸上满是惊愕的表情,就是刚才老人鉴定出那幅唐伯虎的扇面时,满军也没有如此吃惊的样子。
  “哈哈,要是没重名的话,那就是我了……”
  孙老爽朗的笑了起来,他这辈子几乎都是在和古董文物打交道,和那些古玩行的人更是熟谙,但对于那些商人逐利的古玩贩子,孙老一般都不愿意深交,最多也就是帮他们坚定些物件罢了。

  对于面前的这个姓满的中年人,孙老却不是很反感,一向狡诈重利的古玩商在撞了人之后能做到像满军这样的,也算是比较少见了,否则孙老恐怕连自己的名号都不会说出来的。
  “哎呦,我这可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
  听到孙老报出了家门,走出病房的满军连忙折返了回来,几步就冲到了病床前,紧紧握住了孙老的手,开口说道:“一直久仰孙老大名,可却是没有机会拜见,今儿还真是巧了,能结识孙老您……”
  和旁边莫名其妙的方逸等人不同,作为古玩行的从业人员,满军对于孙老的大名,那简直就是如雷贯耳,不仅是他,就是在全国范围内,只要是古玩圈子的人,十有八九都是听过孙连达这个名字的。
  一边握着手,满军脑海里一边浮现出了面前这个老人的资料。
  孙连达,原金陵博物馆的馆长,现年应该是六十五岁,孙连达出身书香门第世家,自幼受父辈熏陶就接触到了字画陶瓷,文学素养和历史知识底蕴相当深厚。

  孙连达在金陵博物馆工作了一辈子,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接任了金陵博物馆馆长的职务,前几年刚刚从博物馆馆长的位置上退下来下来,但也就是卸任之后,孙连达的名号才真正在古玩行里响亮了起来。
  以前在博物馆上班的时候,孙连达所鉴别的古董,那是被称之为文物的,而且他也极少或者说是从不给外面鉴定古玩,所以他在国内文物界的名声虽然很响亮,但古玩圈子里却是没多少人知道孙连达是谁。
  不过在退休之后,孙连达和外界的接触倒是多了起来,被返聘参到京城故宫博物院工作了两年,并且成为国内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委员之一,参与了好几次从国外收回文物的鉴别工作。
  在一次有争议的文物鉴定工作中,孙连达断定一件明代董其昌的字画作品为清末仿品,和当时同在鉴定委员会的一位国内知名书画家起了争执。
  在两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情况下,最后工作组通过碳14测年的鉴定方法,得出了结论,这幅画所用的宣纸和董其昌年代不符,直接证明了孙连达的鉴定结果是正确的。
  经此一事,孙连达在国内古玩鉴定圈子顿时名声大噪,被认为是当代字画鉴定的代表人物,由于他极少出手帮私人鉴定并开具证明,所以他在圈内的名声也非常好,他出具的鉴定证书可谓是一纸难求。
  这几年孙连达感觉年老精力有些不济,就辞去了委员会的日常鉴定工作,从京城又回到了金陵生活,只是他很少出现在古玩圈子聚会的场所,是以满军虽然听过孙老的大名,但却是从来都没见过孙连达。

  “孙老,这幅扇面我做主了,五万块钱给您……”
  在得知面前的老人是孙连达之后,满军将手中的木盒放在了孙老的床头,一脸诚恳的说道:“这幅扇面能让孙老看中,这是我小满的福分,孙老您要是不要,那就是看不起我小满了……”
  看到满军只是听到那老人的名字,就将对方的报价降了一万五千块钱,胖子不由碰了一下方逸的胳膊,低声说道:“方逸,你说这光头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你脑子才坏掉了呢,满老板这么做,肯定有他的想法……”方逸低声回了一句,他虽然也有些莫名其妙,但却是看出来了,这个叫孙连达的老人应该在满老板那行当里有很高的身份地位。
  “别介啊,小满,你是生意人,不要坏了名声,还是先拿给别人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