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29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4-25 21:38:00
  更新线----------------------
  我心中一动,他们女儿也受了暗器之伤,还和这老头的一样,难不成他们的闺女就是先前的那个假明瑶?她真是假的!?
  那老头迟疑着不说,那叫做小锦的女人又开始大声嚷嚷:“你是不是有什么别的事儿瞒着我?!”
  那老头道:“好,好,你不要生气了,我告诉你,我告诉你,伤我的人,是麻衣陈家的人。”

  “麻衣陈家?!”那小锦尖声道:“你怎么知道是麻衣陈家的人?”
  那老头道:“喏。这是闺女一直捧着的木偶,趁她昏睡时,我拿了过来,这男偶上写的明白,是麻衣陈家的陈弘道,那不是陈汉生的儿子么?我在湖边遇到的两个人,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二十岁出头,长得模样和这男偶十分相似,肯定就是陈弘道无疑。”
  小锦道:“闺女说过,相脉阎罗陈汉琪和神断陈汉生的长子陈弘道在开封寻找赌城,既然一个是陈弘道,那另一个就是陈汉琪了?”
  那老头道:“正是。”
  小锦道:“那你这伤口是陈汉琪伤的?”
  “不是。”那老头的语气颇为尴尬,道:“我这伤口,是那个陈弘道用暗器弄出来的。”
  “陈弘道,嘿嘿……”那小锦忽然厉声道:“你去见麻衣陈家的人,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要是告诉你了,你会让我去么?”那老头道:“我拿着木偶坐在湖边,是碰运气,我想着未必能遇上他们。我也想瞧瞧,麻衣陈家的本事究竟是不是像传言的那般厉害,没想到,没想到……”

  日期:2016-04-25 21:38:00
  “没想到你连陈汉生的儿子都打不过,对吧?!”那小锦冷笑道:“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操之过急!如果麻衣陈家那么好对付,我们又何必忍气吞声这么多年,又何必来到这种鬼地方?!又何必把女儿搭进去?!”
  我和叔父不禁面面相觑,这两个人竟然是因为麻衣陈家才躲在这里的?
  莫非他们跟陈家旧有宿怨,是对头?!
  可是如果是麻衣陈家的对头,叔父又怎么会不认识他们?
  这事情,可真有些出人意料,匪夷所思!
  “那个陈弘道的本事,其实也未必比我高明。”那老头在屋中说道:“就是他用了暗器,出其不意,我一时没有防备好,才着了道儿。”

  “嘿嘿……”那小锦冷笑道:“麻衣陈家的人还算磊落,如果他在暗器上萃上见血封喉的剧毒,现在你还有命么!?”
  老头无语。半晌才道:“那小子不错,闺女稀罕他,也不算埋没。”
  “麻衣陈家的人当然不错!”那小锦道:“可惜啊,咱们闺女和他做不了同路人!”
  老头道:“我瞧着闺女是动了真心。”

  那女人道:“动了真心又怎么着?不照样用暗器伤她!”
  我不禁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假明瑶也对我动了真心?
  我心中惊疑交加,恨不得马上撞开门,闯进去,问个清楚,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可叔父却朝我摇头,示意先不要轻举妄动。
  我只好暂且忍耐着,继续听。
  日期:2016-04-25 21:39:00

  那老头道:“你去把这木偶还放到闺女的床头吧,免得她醒来以后找不着不高兴。”
  “还放什么放?!让她趁早死了这份儿心!”小锦又道:“我可告诉你,这档口,你少乱来,不要坏了我的大事!”
  “我知道了。”老头道:“放心,我听你的话。”
  “咦?不对啊。”那小锦忽然讶然一声,道:“陈汉琪、陈弘道叔侄俩,那样难缠,你是怎么逃脱的?”
  老头道:“我,我是跳湖逃走的。”
  “罗经汇,你!”那小锦大怒,道:“你是当着他们的面跳湖的!?”
  罗经汇“嗯”了一声,声音极其微弱,像是吓得不轻,道:“小锦,我,我当时不跳湖就被他们抓住了。”
  “你个蠢材!”那小锦骂道:“麻衣陈家的人是何等厉害的角色?!你当着他们的面跳湖,又不浮上去,他们难道就不会怀疑这湖里有古怪么!?”
  “就算是他们起疑,也发现不了这湖底的秘密。”罗经汇道:“水里的暗道,除了赌城的人,外界一概不知。”

  小锦道:“如果他们尾随你而来呢!?”
  罗经汇道:“赌城外有那么多的看守,他们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闯不进来啊。”
  小锦沉默不语。
  日期:2016-04-25 21:39:00

  罗经汇又安慰道:“放心吧,陈家的人虽然厉害,可毕竟没有那么神。不然,他们何必在外面一直兜圈子,翻来覆去都查不到赌城的所在?嘿,要不是闺女出去告诉那个陈弘道,他们现在连‘城摞城’的秘密也未必知道!”
  小锦愤愤道:“你要是坏了我的大事,哼哼……”
  “放心吧。”罗经汇道:“我已经连赢了八房二十九场了,再赢三场,就能拿到咱们想要的东西了!届时,报仇不难!”
  小锦道:“剩余三场,你有把握么?”
  罗经汇道:“有你帮忙,我怎么会没有把握?前面八房,咱们不都赢了嘛。放心,不会出问题的。”

  小锦道:“可我听说,这赌城里从来没有人连赢三十二场的。”
  罗经汇道:“那是因为他们没看明白这赌城里头的门道。”
  小锦道:“难道你看明白了?”
  罗经汇“嘿嘿”一笑,不无得意,道:“我暗中观察了半年,把每个赌房都看遍了,然后得了个规律。”

  小锦道:“什么规律?”
  罗经汇道:“但凡是你在一个赌房之中,只赌一样,赌赢了三十一场之后,便会出现一个高手,将你击败!而这个高手,在之前是从未露过面的。那个斗鸡的马人圭,斗蟋蟀的杜秋兴,还有斗五毒的连子缘,是何等厉害的角色?!可都是在连赢三十一场之后,在第三十二场被人败下来的!你知道为什么么?”
  日期:2016-04-25 21:39:00
  小锦道:“为什么?”

  罗经汇道:“从未露过面的赌客,却在关键的最后一场战败连赢三十一场的高手,那就说明,这赌客是赌城刻意安排的人。这种人是轻易不出手的,他们只暗中观察,观察那些连赢不败的高手。譬如秋房,他们就一直暗中观察杜秋兴,研究杜秋兴的本事,研究杜秋兴的蟋蟀,然后想方设法寻找破解之道,等到第三十二场的时候,便出手击败杜秋兴!马人圭和连子缘也是如此。”
  “我明白了。”小锦道:“所以你每房最多只赌四次,为的就是不被那些藏在暗中的人看出破绽。”
  “是。”罗经汇“嘿嘿”笑了几声,道:“只剩三场了,他们连这三场我赌什么他们都不知道,想赢我,恐怕很难!”
  小锦道:“那你剩下的这三场,赌什么?”
  罗经汇道:“先斗鸡,后斗蟋蟀!斗鸡,那个纪大已经连赢了十四天,二十八场了,不出意外的话,今天的两场,他还是稳赢。那么明天,他如果再赢两场,就满三十二场了。按照以往的规律,明天必定会有人站出来,击败纪大!而我,就在那个时候出手,没人知道咱们的底细,更没人知道我会斗鸡,那时候,出其不意,连赢两场,不是问题!在三十二场,咱们不斗鸡,去斗蟋蟀,仍旧是别人想不到的,既然想不到,就不会提前准备,咱们的赢面,可以说是十拿九稳!”

  “嗯……”那小锦应了一声后,便不再说话,剩下的便是那老头温言细语的安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