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你们那里的自然条件了解一些,应该可以,但还不够细致,这样吧,你带上资料来一趟,我们对比、论证一下。”说到这儿,姜教授又调侃道:“早点来,晚了就被别人抢去了。”
  “好,我马上去。”楚天齐还没说完,电话里已传来“嘟嘟”声,他不禁莞尔。
  放下电话,楚天齐转向欧阳玉杰:“欧阳主任,我的大学导师姜教授有一个项目,是新品种蔬菜,已经试验成功,正准备推广种植。他让我去一趟省城,我准备现在就走。”

  “好啊,现在有车吗?”欧阳玉杰问道。
  “晚上七点应该有一趟,我现在就去火车站。”楚天齐站起了身。
  “你怎么去车站呀?我送你吧。”很久没插上话的欧阳玉娜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楚天齐客气道。
  “就让她去吧,你看她现在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待不住了。”欧阳玉杰哈哈一笑。
  “哥,有你这么损妹妹的吗?”欧阳玉娜嗔了一句,转向楚天齐:“等我一下。”说完,进了里面的套间。
  五分钟后,欧阳玉娜出来了,换了一身休闲装,头发扎成了马尾辫,看上去充满了青春活力。

  欧阳玉杰把自己的车钥匙给了妹妹,叮嘱她注意安全。
  二人告别欧阳玉杰,下了楼。车是一辆新现代,和乡里黄书记的车一个牌子,却比他的款式新,车子也是新的。楚天齐坐上了副驾驶位,欧阳玉娜发动了车子。
  很快到了玉赤县火车站,火车站很旧,但这也是当年沾了“老区”的光,否则,就冲玉赤县的经济发展状况,根本不可能通火车。
  楚天齐到售票口买票,还有一张卧铺,虽然是上铺,但也很幸运了。
  欧阳玉娜停好了车,也进了候车厅。问道:“天齐,有票吗?几点的?”
  “七点的。”楚天齐答道。
  欧阳玉娜看了看表:“离检票还有一个多小时呢,那我请你吃饭去。”
  “走,我请你。”楚天齐忙说。

  “嗯,这就对了,就应该男孩请女孩嘛!”欧阳玉娜笑着说,脸上的两个小酒窝是那样的好看。说完,很自然的挎上了楚天齐的胳膊。楚天齐轻轻抽了一下胳膊,没抽动,就顺其自然了。
  两个人在车站附近找了一个干净的餐馆,点了一份鱼香肉丝,一份莴笋炒虾仁。欧阳玉娜不吃主食,楚天齐要了一大碗米饭。没有点酒,一人倒了一杯热水,边吃边聊。
  欧阳玉娜放下筷子,笑咪咪的看着楚天齐,说道:“天齐,当年你用什么暗器打掉那个流氓的匕首?”
  楚天齐怔了一下,在衣兜里摸了一下,手里多了一枚硬币:“就是它。”
  欧阳玉娜接过硬币,翻过来掉过去看了一会儿,语气充满惊讶:“太夸张了吧,这只是一角硬币呀,我只道你身手敏捷、有点功夫,看来我还是走眼了,你就是当代的大侠呀!楚大侠。”
  楚天齐脸一红,看了看四周,虽然欧阳玉娜后面的话声音很大,只是人们都在吃饭,没人注意他们。这才说:“欧阳记者,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不许你这么称呼我。”欧阳玉娜嘟着小嘴,撒娇的说,“要叫我娜娜,叫玉娜也行。”
  “娜,玉,玉娜。”楚天齐脸有些发红。
  “天齐,我想和你学武功。”欧阳玉娜看似认真的说。
  “学武功?你吃不了那个苦,再说那要从小才能学。”楚天齐认真的说。

  “哼,就知道你小气。”欧阳玉娜委屈的说,然后,脸上表情温柔起来,“不教也行,你要时刻保护我,当我一辈子的保护神。”欧阳玉娜后面的声音很小,而且脸上罩上了一层红晕。
  楚天齐抬头,四目相对,欧阳玉娜的眼中分明有别样的意味,他的心中涌上一股暖流。
  不知不觉已经六点半了,楚天齐结了帐,二人奔向候车厅。
  “天齐,你先去,我一会儿就到。”欧阳玉娜说道。
  楚天齐没有多想:“好,你快点。”

  检票开始了,楚天齐正在四处张望,欧阳玉娜回来了,她手里拿着食品袋和几个礼品盒。
  欧阳玉娜把袋子和盒子递给楚天齐,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要坐一夜的车,路上饿了吃。另外,看导师怎么也得带点当地的特产吧。”,她的声音温柔极了,他忽然有些感动,有一种亲人的感觉。
  欧阳玉娜执意要送他进站,楚天齐只好同意。在他上车的一刹那,她忽然有一种冲动,想拥抱他,又担心他认为自己轻浮,遂举起双手挥动,样子很滑稽,他上了火车。
  火车启动了,他挥着手,她也挥着手,她的脸上分明有晶莹的东西在闪动,只是他没有看到。
  楚天齐一上车就躺下了,很快进入了梦乡,他是被列车员叫醒的,列车已停在了省会的雁云火车站。
  楚天齐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了,出了站吃完早点,打车直奔河西大学。
  看到河西大学的一刹那,楚天齐不禁感叹:三年了,学校还是那样熟悉,但人已非昨日之人了。
  楚天齐来到了姜教授的办公室门外,抬手要敲门,门开了,姜教授哈哈一笑:“欢迎楚助理,听脚步的声音就知道你大驾光临了。”

  楚天齐赶忙放下东西,伸出双手握住姜教授,握了很久,才吐出三个字:“姜教授。”他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
  “快进来,坐了一夜火车吧?吃早点了吗?”姜教授拉着楚天齐往屋里走。楚天齐点点头,提着东西走进了屋里。
  “教授,给您和阿姨带了点当地的土特产。”楚天齐放下东西说。
  “你有心了。”姜教授说道。然后话题一转,“项目接洽的资料带来了吗?”
  “教授,在这里,你先看一看。”楚天齐拿出软盘交给了姜教授。
  姜教授接过软盘,放进电脑主机里,示意楚天齐坐下。然后,带上老花镜,仔细的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在纸上写写划划。过了半个小时后,姜教授开始就一些问题进行询问,楚天齐一一做答,二人并就有关话题进行了探讨,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多小时。
  姜教授摘掉老花镜,对楚天齐说:“不到三个月的基层工作,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你的资料很详细。”
  “教授,基础数据都是原来农业办主任整理的,我的一些思路也是在他的资料的基础上,加入了我的一些想法。”楚天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姜教授哈哈一笑:“天齐,不必客气,即使是你说的那样,也说明你用心了。你对那些资料进行了分析、整理,组合成新资料,复制在软盘上,软盘又随时放在身上,时刻在准备着嘛!这样,你把资料复制到我电脑上一份,我马上安排课题小组,下午两点进行项目可行性探讨,下午时间自己安排吧。”
  姜教授说完,马上开始打电话安排布置起来,很快,放下了电话。
  楚天齐想利用下午时间去找云翔宇和于涛,于是,把电话打到他们单位,单位人都说他们出差了。
  “天齐,说说你这几年的情况吧。”姜教授问道。
  “教授,从我到沃原市一中说起吧。”楚天齐讲述着自己三年来的一些事情,有些还讲的很具体,只是和孟玉玲的事就用“我和她分手了”这一句带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