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是。”人们附合着。
  温斌连忙感激的说:“谢谢黄书记,谢谢各位。”然后继续说:“鉴于楚天齐同志在处理养殖户上丨访丨这件事上,擅自承诺担保,并且在跟进解决时,工作不够细心,方法不够到位,造成了信用社与农民、信用社与政府关系不够融洽。对此,请乡丨党丨委给予楚天齐同志警告处分,责成其继续跟进处理这件事,直至完全圆满解决。”
  温斌放下报告,“大公无私”的说:“待丨党丨委批准后,上报县委县政府。”
  温斌停止了说话,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楚天齐身上。
  会场还是那样静,可楚天齐的心里却像滚开的水一样翻腾着,温斌的话说的似是而非,自己又没法辩解,现在他把责任全部扣在自己身上,看来是早有准备了,那自己就勇敢的接下来,不能做懦夫。

  楚天齐正要起身,旁边的刘文韬拉了他一下,冲着他摇了摇头。
  “温副乡长,现在把责任全扣在一个人身上有些不妥吧?”刘文韬已经站了起来,他没有顾及温斌的不满,继续说道:“首先,养猪的事是前任乡长搞的,烂摊子也是那时形成的。
  其次,乡里担保的事,在原乡长签的三方协议中就有相应条款。
  最后,楚助理成功平息了上丨访丨,还经过努力,在春节前通过法院为养殖户要回欠款,还了利息。
  因此,养殖户还款这件事上,楚助理做了大量工作,是有功的,即使有些许不足的地方,也无关大局。现在还款期还没到,就这么早下结论,推出责任人,我认为是不合适宜的。”说完,刘文韬坐了下来,眼睛有意无意的扫了温斌一眼。
  刘文韬的话,让楚天齐心中暖流涌动,可温斌却恨的牙根痒痒:好你个刘文韬,当年就和我抢常务,现在又横生枝节,等有机会,我非收拾你。
  “还有人发言吗?”黄敬祖做起了和事佬,“这件事呢……,确实很棘手,时间不等人啊。虽然楚助理还没有把事情圆满解决,但也做了大量工作,这种态度值得肯定。
  但是,情不能代替理,而且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因此我认为政府方面拿出的意见还是中肯的,只是需要再修改一下。
  一是温副乡长不必自请负领导责任,什么事都自请负领导责任,那领导就什么工作也别做了。
  二是楚助理必须在还款期前圆满解决此事。
  三是如果楚助理没有圆满解决此事,给一个口头警告就算了。

  还有这个决议形成后,先不要报县委政府,乡里备案就行了,如果县委政府追问,再给他们。大家觉得怎么样?”
  “要是楚助理能把这件事圆满解决了,是不是得记功啊?”又是刘文韬的声音。
  “我们做为人民公仆,做好本职工作怎么能要求组织记功呢?”黄敬祖脸上神情变了一下,随即哈哈一笑,“当然,如果在楚助理的努力下,结果圆满的话,我请客,算是对楚助理的犒劳。”
  黄敬祖脸色一整:“就刚才的决议,大家表决一下,同意的请举手。”
  黄敬祖第一个举起了手,温斌紧跟着举手,众人纷纷举手,小姚看看楚天齐,也缓缓的举起了手。
  刘文韬说:“我保留意见。”他也是全场唯一没有举手的人。

  黄敬祖正准备宣布散会,忽然,会议室内响起了手机的铃声。黄敬祖见大家都看着自己,才意识到是自己手机的声音,急忙拿出手机,接通了。
  “你好。法院?找楚天齐?好,好。”黄敬祖和话筒里的人说着。
  听到这几个词,众人皆是一惊:难道是楚天齐犯法了吗?
  黄敬祖放下电话,抬起头:“小楚,你去一趟县法院。”
  楚天齐忙问:“什么事?”
  “没说,只听到是一个女的声音,对方说是姓刘,是不是外贸公司的欠款有着落了?”黄敬祖话里带着兴奋。

  “不可能吧,法院立案庭龚庭长说,近期都不会有外贸公司的执行款回来。”楚天齐如实说。
  “哦,小楚你不会有什么事吧?”黄敬祖的话里带着疑惑。
  楚天齐正不知怎么回答,黄敬祖的电话又响了。
  “是,我是,让楚天齐去?好。”黄敬祖接通了电话。
  电话很快打完,黄敬祖不悦地说:“办公室怎么不留人看电话,我成了接线员了。”
  没等要主任答话,黄敬祖又说:“小楚,县信用社主任也让你去,不是要起诉了吧?”
  “不知道。”楚天齐也是满头雾水。

  “散会”黄敬祖谁也没看,走了出去,脸上写满了疑惑。
  回到办公室,刘文韬关切的问:“小楚,不会有什么事吧?”
  “不会吧,我也不像犯事的人呀?”楚天齐故做轻松的说,其实心里非常忐忑。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楚天齐依然把养殖户贷款的相关资料带上了。
  中午的时候,楚天齐坐上了最后一辆过境班车,向县城而去。
  楚天齐坐在班车上,心里琢磨着法院和信用社的事:法院不会有执行款回来,那找自己又是什么事?信用社欧阳主任明确说不能延期,看来只能是起诉的事了,那让自己去干什么?想不明白。
  今天的会议也有点诡异,看当时的情形,温斌显然是早有准备,在落井下石。黄书记看似帮自己说了话,可实际上还是给自己下了套,处理不好就警告,处理好就是正常的。温斌和黄书记不是在演“双簧”吧?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这件事处理不好,那自己就是替罪羊,还是唯一的。
  下午两点半,班车到了县城,楚天齐赶忙打车到了法院。他找刘院长,不在。又来到办公室,尤主任也不知道谁让楚天齐来的,但明确告诉他:外贸公司没有款项执行回来。
  尤主任在和楚天齐说着什么,他只是“嗯”“啊”答着,满脑子都在想:自己究竟有什么事会和法院有牵扯。
  过了有二、三十分钟,电话响了,尤主任接起了电话:“在,他在我这里,好。”
  放下电话,尤主任说道:“小楚,刘院长找你。”
  辞别尤主任,楚天齐来到刘院长办公室外,敲了敲门。
  “请进。”刘院长的声音传了出来。
  楚天齐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刘院长正抬头看着自己。
  “刘院长,你找我。”楚天齐道。
  “小楚,怎么又叫院长了,私下就叫刘姐。”刘院长的语气很随便。
  “你找我什么事?”楚天齐有些紧张的问。
  “你怎么了?”刘院长看楚天齐的表情不自然,有些奇怪,“当然是养殖户的事。”
  “养殖户的事?不是关于我吧?”楚天齐想着措辞。
  “是好事,你当成什么事了?不会是以为法院在抓你吧。”刘院长忍俊不禁,开了个玩笑,“就是你犯了事,也不够级别让我这个副处级院长亲自抓你吧。”
  “好事?”楚天齐不明白。
  “是好事,养殖户申请利息的事已经敲定,经市法院合议,符合支付利息的条件,决定由外贸公司按银行存款利率支付养殖户利息。”刘院长说道。
  “那太好了。”楚天齐高兴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