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7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祸兮福所倚,还好他没去,要不然说不定性命就留在了那死亡蝴蝶谷里。
  我们前往的地方,并不是乱糟糟的东集,而是华族内部自己的商业区,与之对应,叫做西集。

  相比东集的繁华和杂乱,西集就显得清冷一些,不过房屋和建筑的规格都上来不少,显然是华族权贵聚居之地。
  吃饭的地方叫做得胜楼,居然有三层楼,而我在燕南的引荐下,径直来到了三楼的一处雅间,刚刚进入房间,坐下没多久,走廊处便传来了脚步声。
  我和燕南赶忙站起来,那雅间没门,只有帘子,这时有人挑了帘子进来,却正是邀我前来的龙云。
  除了龙云,还来了两人,一个满脸沟壑、双手粗糙的佝偻老者,一个一脸福相、喜气洋洋的中年胖子,龙云帮我引荐,说这位佝偻老者是华族负责农业的农桑长老姜熠,而那位满脸笑容的中年胖子则是族长的弟弟,负责全面商贸的龙不落。
  听到龙云的介绍,我知道这两位都是华族的权贵人物,赶忙出言招呼,不敢怠慢。
  姜长老别看像个老农一般,眼神却十分深邃,一把抓着我的手,豪爽地笑道:“我都听说了,龙云他们这回带来那猴面包树的种子,可是你提供的,而且诸般培植之法,都有说明,过几日我们就种下了,希望陆先生你能够在场指导啊。”
  胖子龙不落叶说对,若是能够成林,这可是造福一方的大好事,先生将是华族永远的朋友。
  我先是谦虚一番,然后又问起具体的培植日期。
  听到是在五天之后的农时节,我便放心了,说我明日可能有事需要离开,到时候尽量赶回来。

  龙不落点头,说我们已经听龙云说过了,陆先生的情义,当真是感人,目前藤族也有人在我们部落,回头我们找过来,明日就陪着你们一起过去,免得到时候找不到人。
  藤族被临湖一族灭了之后,残部十分谨慎,藏于山林之中,罕有露面,我正为这事儿发愁呢,听到他的话语,不由得大喜,说如此最好了。
  龙云说大家且入席,我们坐下聊吧。
  众人来到桌前落座,这酒桌不是,与临湖一族一般,都是坐榻,不过私底下喝酒,没有那么多规矩,我瞧见其余几人都随意而坐,便也没有如日本人一样跪坐着。
  入席之后,一摇铃,立刻有人过来上菜,菜食倒是与临湖差不多,不过蔬菜和主食多一些,还有茶汤和酒。
  特别是酒,可比临湖一族那种寡淡无味的发酵酒好上许多,应该是采用蒸馏方法弄出来的。
  而且这酒也不算珍贵,至少像他们这些高层都能够随意消费得起,并不用族长赏赐。
  大家刚刚认识,酒是最好的交际物,几杯浊酒下肚,气血升起,人便开始多话起来,几人开始闲聊,气氛渐渐融洽,而正在此时,门外伺候的燕南突然出声报道:“不落长老,无悔长老在旁边饮宴,听说您在宴请贵客,乃异域人士,便带友人过来一见。”

  龙不落愣了一下,嘀咕道:“老五这是干什么?”
  虽然不明,不过他还是挥手应允。
  这边答应,那帘子一挑,进来两人,一人与龙不落相似,不过却瘦了一些,而另外一人,竟然是一副西装革履的打扮,黑西装白衬衫,显得十分俊朗帅气。
  众人见面,那男子微笑道:“在下尚晴天,见过各位。”

  啊?
  这个家伙长得帅就不多说了,还取一个像女人一样的名字,这也太娘娘腔了吧?
  我心中疑惑,不过还是与众人一起,起身寒暄,那无悔长老眯眼说道:“三哥,这位贵客是什么来历,你也不给介绍一下啊?”
  龙不落与这无悔长老似乎有一些不合,之前也没有多热情,只是淡淡地说道:“老五你今天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会上都找不到你人——这位陆先生是族中贵客,擅长农桑,因为给我华族带来了猴面包树的种子,所以我和姜长老,还有护卫队的龙云便在此款待他。”

  猴面包树?
  无悔长老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急切地说道:“可是那一年三熟、直接从树干上长出可食用果实的猴面包树么?”
  龙不落和姜长老都点头,说正是如此。
  无悔长老说这东西可是能够活不少人命,对我华族来说,意义重大啊,即使如此,且让我敬陆先生一杯酒。
  燕南不敢得罪这位实权长老,赶忙过来倒酒,我也不敢怠慢,起身来,与无悔长老喝了一杯酒。

  这酒一喝上,人自然是赶不走了,龙不落不得不邀请两人入席交流。
  这无悔长老是个自来熟,一点儿也不客气,拼桌而坐,与众人便聊了起来。
  我并不太擅长酒桌之间的言语,除非别人问我,大部分时间内,我都在埋头用餐,感觉这样的饮宴着实有些煎熬,还不如在旅途之中啃肉干,又或者与华族二老一起畅聊医道爽快。
  好在那龙不落因为这两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也没有太多与我交流的兴致,反而是谈起了这位随着无悔长老一起进来的尚晴天来。

  此人长得俊朗帅气,极有年轻男子的容颜,又有成熟男人的韵味,言谈举止,都有一种华贵雍容的气度。
  如此看来,此人的出身看起来绝对不低。
  因为他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气度,就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拥有的,装都装不出来。
  一席谈话,我知道了此人与我来自于同一个地方,不过在华族人的面前,他称自己来自于蓬莱,游历于此,与无悔长老一见如故,便在华族逗留几天。
  我听到对方略微带着台湾腔的国语,更加确定了他的来历。
  一席酒因为无悔长老和尚晴天的加入,使得气氛总也回归不了热烈,没多时就草草结束,大家于得胜楼之前相互告别,而那尚晴天临走之时,突然走到了我的身边来,轻声问道:“陆先生,你的体内,是否被人种下过某种不属于你的东西?”

  什么,他能够感觉得到小红么?
  我的心脏一阵狂跳,不过却还是沉住气,缓声问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尚晴天摇头苦笑道:“之所以冒昧打扰,是因为你身上的这个东西,我之前也有一个朋友中过,应该是某种罕有的马蜂针血祭凝练而成,中者很难逃出施术者的手掌,甚至意念之间就受制于人,不得不被人奴驭……”
  啊,他指的是追魂蓝蜂针么?
  我脸色立变,微笑着说道:“尚大哥,难道你有办法帮我取出来?”
  尚晴天摇了摇头,说这蜂针一旦融入人体,就会与血液勾连,即便是你用手段,将其强行弄出,它也会重新在你的血液之中重生,十分歹毒。

  日期:2016-02-0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