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主任,你怎么来了?”楚天齐问道。
  高主任哈哈笑着:“楚助理,放假了,乡里发的东西肯定要往回家拿,坐班车不方便,就让信用社车送你回去吧。“
  信用社的车已经停在院里了,楚天齐觉得也不能再客气了,把米面开始搬到车上。
  高主任亲自开车送楚天齐回到家里,卸车时,高主任从车上拿下两桶胡麻油和两盒熏肉,说是信用社发的,给楚天齐也准备了一份。
  楚天齐推辞不过,只好收下,从家里拿来一些干的山野菜送给高主任。高主任没有留下吃饭,开车走了。

  晚上,一家人正在吃饭,柳文丽来了,给楚天齐送来一封信,说信是昨天到的村部,她爸柳永年就让他今天给送来了,说完就走了。
  匆忙吃完饭,楚天齐打开信看了起来,信是云翔宇写来的。信中说,呼他几次呼机都没回话,又打电话到沃原市一中,说是他已经辞职了,具体在那里不清楚。于涛也想他,教授姜尚清经常念叨他。
  信中还说什么时候到省城,一块聚一聚,还要给他一个惊喜。云翔宇在信的最后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
  读到好朋友的信,楚天齐心中热呼呼的。楚天齐、云翔宇、于涛是最要好的朋友,是当时教授姜尚清最得意的学生。

  楚天齐心中感叹:是啊,最要好的朋友也有三年没见面了。大学毕业时自己可以留校,姜教授特别希望自己做他的助手,自己为了“爱情”回到了沃原市,姜教授对自己有些失望,离校后,自己也没好意思联系教授,虽然和云翔宇、于涛通过电话,但也一直没有见面。
  想到所谓的“爱情”,楚天齐心中一痛,曾经的她过的好吗?虽说伤了自己的心,可是毕竟五年轰轰烈烈的爱情,又怎能一下忘却呢!
  晚上,楚天齐和弟弟睡在了西屋,兄弟二人聊了很多,楚礼瑞也成熟了很多。
  “哥,明年还有半年的实习期,我就不去了,想自己弄果树。”楚礼瑞说道。
  楚天齐想了一下,说:“你想好了吗?”

  “哥,在外面实习的这一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书本上没有的东西。书本上的理论和实践得到了很好的印证和完善,实习的时候因为我认真、刻苦,还做了我们这一组的负责人,因此和果木基地的技术负责人关系很好,他也向我传授了一些重要知识,我自己也进行了总结。我想试一试。”楚礼瑞认真的说。
  “那你有具体方案吗?”楚天齐问道。
  “哥,我已经做过几套方案,只是有些细节还需完善。咱们村的小东沟,山杏树的规模很大,我想在那里搞嫁接。”楚礼瑞“嘿嘿”笑笑,又说到了一些具体的环节。
  楚天齐听到弟弟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表示支持。兄弟二人聊到很晚才睡去。
  随后的几天,家中忙忙碌碌,准备着过年,楚天齐把大姐楚礼娟和妞妞接了回来,本来大姐怕影响弟弟们,但父亲根本不相信“女儿在娘家过年会带走财运”的说法,女婿今年连个人影都没有,不能让女儿娘俩孤苦伶仃过年。
  除夕夜,电视上正在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街上不时传来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红灯笼已经亮起,鲜红的春联寄托着人们对来年的祝愿。

  楚家,七碟八碗的菜已摆满了桌,杯中的酒和饮料已经斟满,楚玉良看着桌旁的儿女亲人,举起了酒杯:“孩子们,过年了,举起杯,第一杯祝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
  和别的农家不一样,每年楚家的第一杯酒都是敬给祖国,大家已经适应。听到父亲的话,大家把杯碰在一起,一饮而尽。
  妞妞的话让节日气氛更加活跃:“姥爷像是国家领导人在讲话。”大家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佳肴、美酒相映,鞭炮、欢笑交错,亲人团团围坐,楚家的“年”过的有滋有味。
  大年初一,楚天齐和弟弟按风俗,到村中长者家中拜年,虽说柳林堡只有楚家一个外姓,其余都是姓柳,但是逢年过节,楚玉良都要求他们这么去做。
  接下来几天也是互相请客,吃请,和儿时的伙伴打牌逗趣,欢快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过了正月十五。
  正月十六,楚天齐坐早班车到了乡里,连他值班的一共五人。楚天齐到邮局去打电话,其他四人开始打起了牌。
  楚天齐不用乡里电话打,因为他有些话不想让别人听到,更不想落下一个占公家便宜的话柄。
  先给云翔宇打了电话,云翔宇很高兴,问了楚天齐很多为什么,记下了乡里的电话号码,并一再嘱咐他到省城聚一聚,两人聊了有半个小时,才挂断。
  楚天齐再次拿起电话,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拔通了一串号码。“嘟嘟”两声,电话通了。
  一个和蔼的声音传了出来:“喂,哪位?”
  “师母,我是楚天齐。”楚天齐的声音有些嘶哑。
  “楚,小楚,是你吗?怎么不来看我们。”师母话中带着浓浓的牵挂。
  “师母,给您和教授拜个晚年,祝你们身体健康,合家团圆。”楚天齐送上了祝福。
  “身体倒是还行,就是合家团圆不容易,那两个臭小子都在国外,过年了也不回来。”电话里已经换成了姜教授的声音。

  “教授……”楚天齐嗫嚅着说。
  “你小子也是白眼狼,三年了连个信儿都没有。”姜教授说道。
  “教授,我觉得有愧,所以没给您打电话。”楚天齐脸红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不就是当年不听我的,追随了爱情,后来又被甩了?”姜教授说话还是那样直爽。
  看来教授一直在关注着自己,楚天齐无言以对。
  听不到楚天齐的声音,话筒里姜教授“哈哈”大笑起来:“小楚,别装可怜了,我不生气,要是生气的话,不知道被气死多少回了。”
  楚天齐高兴的说道:“教授,给您拜个晚年。”
  “刚才听到了,别说那些虚的,什么时候来看看我才是正题,我也想你了。”姜教授的话,听起来还是那样贴心,“小楚,有一个项目可能适合你的工作,你可以考虑一下。”
  “什么项目?”楚天齐急忙问道。
  “新品种蔬菜种植,现在正在技术攻坚的关键时期,下周就会有结果。”姜教授说道,“给你省点话费吧,我挂了。”
  拿着话筒的楚天齐内心感慨万千,教授一直挂念着自己呀,付了三十多元话费,楚天齐回到了乡里。
  正月十八,正式上班了,黄书记没来,例行的“收心会”推后了。阳历已经是进入三月份了,养殖户还款日期却越来越近了,楚天齐给法院的尤主任打电话,尤主任告诉他,外贸公司欠款还没着落。看来只能到信用社试试,看能不能往后延期了。
  楚天齐和温斌打过招呼,坐班车到了县农村信用社。先找到了信用社办公室杨主任,杨主任告诉他,自己没有这个权利,把他带到了信用社欧阳主任那里,杨主任介绍完楚天齐就出去了。
  欧阳主任的办公室很大,但摆设却很简洁。
  因为是第一次接触,楚天齐把身份证复印件和乡里开的介绍信递给了欧阳主任,然后又把写的关于贷款延期的申请放在了桌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