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太好了。”楚天齐很高兴,“所长能给你多大面子?”
  雷鹏拍着胸脯,“我的处理意见就是所长的意见。”
  “是吗?”楚天齐惊讶。
  “当然,所长也姓雷,还和我长的一样。哈哈”雷鹏笑了起来。

  “哦,是你小子。”楚天齐恍然大悟,心里轻松下来。
  “走,先把你弟弟放了。”雷鹏说着,拉着楚天齐向外走去。
  “老板先准备菜,我们一会就过来。”雷鹏对着老板说。
  一起上了派出所的二一二车,雷鹏一踩油门,车子窜了出去,很快,回到了派出所,停在了所长办公室门前。
  “我去给县局发份传真,你进来坐。”雷鹏道。

  楚天齐惦记弟弟,就说:“我先去那屋。”
  “好,我马上就过去。”雷鹏说完,进了所长室。
  楚天齐来到中间的办公室,警服男正趴在桌子上,开门的声音把警服男惊醒了。
  “干什么?”警服男很生气。

  楚天齐话里带着火:“罚款的钱数能不能再少点。”
  警服男指着楚天齐:“你这人怎么回事?跟你说了不行,你怎么给脸不要脸。”
  “怎么?”楚天齐也用手指着警服男,“我和你们所长说了,他说好商量。”
  “谁?我们所长?”警服男哈哈笑了几声,“你骗谁?我们所长去县里了,你是见鬼了吧?”
  “妈的,你说老子是鬼。”话音一落,雷鹏走了进来。
  警服男看到是雷鹏,忙收回指着楚天齐的手,“所,所长,我以为他瞎说呢。”
  “把人先放了。”雷鹏大声道。
  “所……”警服男刚想说什么,看雷鹏瞪着眼,把后面的话咽回去,拿着钥匙开了门和手铐,放了楚礼瑞。
  看到亲哥哥,楚礼瑞放声大哭:“哥,我以为见不到你们了。”
  “瞧你那点出息。”楚天齐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却也心疼的拍着弟弟,眼里泪光闪现。
  楚礼瑞样子很惨,头发乱糟糟的,沾着枯草叶。脸上一道一道的,不知是眼泪还是汗水冲的。羽绒服上全是泥,裤子开了一道长口子,脚上的鞋变成了泥疙瘩。
  警服男汕汕的看着楚天齐,一个劲的道歉,楚天齐也只能说:“没什么,你是按规定办事。”
  看着警服男滑稽的样子,雷鹏说:“还想跟我兄弟动手,你三个都不是个。”警服男将信将疑,但嘴里仍然说着“那是,那是。”
  “先去我屋。”雷鹏很不好意思,对楚天齐说道。
  来到所长室,雷鹏从柜子里拿出一条裤子,和一双新发的军靴让楚礼瑞换上,然后进里屋打电话了。
  楚礼瑞洗脸换衣完毕,面貌一新。一会儿,雷鹏从里屋走了出来。

  “你弟弟的事是教导员经办的,我和他联系了一下,他说炮是正规厂家的,只是你弟弟手里没有经营许可证。这次进货量也不大,而且也没造成什么危害,所以我们就不处罚了。”雷鹏说道。
  “那太好了。”楚天齐很高兴
  “不过炮是不能给你们了。”雷鹏又说,“如果在别的地方再被查住我们也是有责任的。”
  “那好吧。”楚天齐也只能认了。
  雷鹏笑了笑,说道:“我还没说完呢。炮是不能拉走了,我已联系了乡里的酒厂和铅锌矿,把炮全卖给他们。”
  “那太好了。”楚礼瑞兴奋的手舞足蹈,楚天齐也是握着雷鹏的手,连说“谢谢。”

  “先去吃饭。”雷鹏说完,带着楚氏兄弟来到饭馆,进了包间。很快,菜就上了满满一桌,三人开始喝起了酒,说着各自的情况,楚天齐才知道县公安局雷政委是雷鹏的父亲。
  “雷鹏,我和我弟谢谢你!”楚天齐再一次举起杯,楚礼瑞也跟着举起杯。
  “再说就生分了,你都说几次了?”雷鹏摆摆手,“哥仨干了。”
  三只杯子碰在一起,各自举杯一饮而尽。
  两瓶白酒喝完,在楚天齐的坚持下才散了席。
  回到派出所,雷鹏让楚天齐二人等着,他开车出去处理炮去了。
  一个小时后,雷鹏回来了,把一沓钞票给了楚天齐:“这是卖炮的钱。”
  楚天齐接过钞票:“多亏你了。”
  雷鹏无所谓:“都是自己弟兄。”
  楚天齐把钱交给了弟弟,这时农用车司机也开车进了院,楚礼瑞给了车钱,盘算了一下,再扣去成本,足足赚了八百元,顶自己三个月的工资了。
  “雷哥,你拿去买烟。”楚礼瑞很会来事,抽出二百给雷鹏。
  “你不是骂我吗?收起来。”雷鹏捶了楚礼瑞一拳,“一会马上就天黑了,又有雪,今天就住这儿,明早送你们回去。”
  楚天齐道:“今天回吧,明天早上更滑。”

  看楚天齐坚持要走,雷鹏叫来了警服男:“候三,我今天喝酒了,不能走远路,你送我兄弟他们去青牛峪吧。”
  “好的,所长。”候三满脸笑容的答道。
  “你小子早上也喝酒了吧?没问题吧?”雷鹏又问道。
  候三一拍胸脯:“所长,没问题,酒劲早过了。”
  雷鹏过来搂住楚天齐的肩膀:“兄弟,有事就找我,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绝不含糊。”
  楚天齐拍了拍雷鹏的肩膀,重重点了点头:“以后哥俩互相照应着。”
  楚天齐弟兄上了车,和雷鹏挥手告别,车子发动了。
  路上有雪,而且还在下着,车开的很稳也很慢。候三感谢楚天齐没有在雷鹏面前告自己的状。
  通过候三的讲述,楚天齐知道向阳镇派出所共五个人,雷鹏是所长,有一个教导员,一个户籍警,候三和另一个人是协警。
  候三还告诉楚天齐,这次贩炮幸亏遇上了雷鹏,要不被别人查到,不光没收全部烟花爆竹,还要罚款。即使没有这些,现在马上过年也卖不动了,该买的已经买上了。
  一个多小时,车子到了青牛峪乡,楚天齐让候三明早再走,候三说路上没问题,就开车走了。
  乡里已下了班,县法院尤主任也走了。
  哥俩在饭馆吃了晚饭,就回到宿舍休息了。
  第二天,楚礼瑞去采购一些年货,楚天齐来到了办公室。
  刘文韬问楚天齐事情处理怎么样了。楚天齐说了事情经过,并还了刘文韬的五百元钱,表示感谢。
  下午三点,在乡会议室,召开了会议,会议由黄书记主持,乡里的全体人员都参加了。

  会议主要就是安排放假,工作人员假日期间值班安排,又对春节期间安全稳定工作做了布署,其实更多人关心的是春节发什么过节物品。
  会议在黄书记“给大家拜个早年”这句话中结束。
  虽然国家规定是正月初八上班,只是乡里一直是正月十八正式上班,只不过是从初八开始,多安排两个值班人罢了,楚天齐被安排在正月十六、十七两天。
  众人领上过节物品后纷纷离去。
  乡里发的过节物品是一袋白面和一袋大米,加上弟弟在乡里商店购买的物品,楚天齐弄了一堆的东西,今天也没车了,看来只能明天下午坐班车往回弄了。
  第二天,楚天齐兄弟二人刚起床,有人敲门。楚天齐打开门,乡信用社高主任站在门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