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敲了敲门,里面没人答声,轻轻推门进去,一个男人身穿警服,正坐着椅子,头伏在桌子上睡觉。
  警服男猛然抬起头,看到房内多了一个人,口气很冲:“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楚天齐连忙递上一支玉溪烟,“我敲门,你没听见,就走了进来。”
  警服男翻眼皮看了香烟一眼,没有接,喷出口酒气:“警务重地,你怎么随便就进来了。”
  “我来找我弟弟。”楚天齐回道。
  “你弟弟,他是干什么的?”警服男不耐烦的道。
  “他叫楚礼瑞,他……”楚天齐的话没说完,西边屋里传出声音:“哥,我在这儿。”
  楚天齐听出是弟弟的声音,急忙走了过去,墙上有门连着西屋,门锁着,楚天齐赶忙用手掀起了门上方的短帘,透过玻璃,看到里面正是弟弟楚礼瑞,坐在一张特制的椅子上,双手带着手铐。

  “吵什么”,警服男用手指着西屋的楚礼瑞。
  “弟,你等着,哥救你出来。”楚天齐平静了一下心情说。
  “你说的是他?他私自贩卖烟花爆竹,涉嫌非法经营罪。”警服男的语气毫不客气。
  “公安同志,请吸烟。”楚天齐又把香烟递到警服男面前,打着火,同时把未拆封的的玉溪烟放在了他面前。
  “叫我警察。”警服男接过烟,说道,“看你也像个政府上班的人,怎么还叫我公安,新的《警察法》都实行两年了,你不知道?”

  “平时和公安局接触少,不太清楚,请多指教。”楚天齐客气的说道。
  这话爱听,警服男打开了话匣子:“我给你普及一下知识,维护公共治安就叫公安,警察也包括公安的意思。根据……”
  警服男饶有兴趣的讲起了安全知识,虽然有的地方讲的结结巴巴,他却很有成就感。
  楚天齐心里着急,听了一会儿,忍不住打断他:“同志,我弟弟的事怎么处理?”
  “私自贩卖烟花爆竹,又是在重大节日期间,所以性质非常恶劣。按规定至少也得判三年……”,警服男被打断“演讲”,心里不痛快。
  楚天齐听他说的实在烦,就说:“那具体到我弟的事,怎么处理?”
  “这个嘛……”警服男故意顿了顿,“你是想公了还是私了?”
  “公了怎么说,私了怎么讲?“楚天齐着急的问。
  警服男不紧不慢的说:“公了,就是把他交给上面,该判刑就判刑。私了嘛……,当然是破财免灾,哈哈……”。
  楚天齐马上回答:“那就私了。”
  “好,交五千。”警服男干脆的说。
  “五千?不是说三千吗?”楚天齐不解。
  “那,那是早上的价格,现在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要是再晚还得加钱。”警服男得意的说。
  那怎么行?楚天齐心想,自己原来身上有几百元现金,刘文韬给拿了五百元,加上存折的钱,刚刚够三千元钱。多出的钱去哪弄?于是说道:“我是青牛峪乡的乡长助理,我要找你们领导谈,你是领导吗?”

  警服男心里盘算着:青牛峪是全县最穷的乡,一个助理也没什么,更管不到我。他肯定也没关系,要不他早就联系所长了,所长自然会有交待。
  警服男一本正经的说:“既然是领导,那就更要以身作则,对亲属严格要求才对,罚款也是为了让你弟弟接受教训,以后不再犯错。找我们领导也得这么处理,可能更严厉。”
  听到这些,楚天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思索起来。
  看到楚天齐的样子,警服男端了一会儿架子,缓了一下口气:“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也别五千了,你就拿四千,把钱给我,我去和领导给你疏通疏通去。”
  “四千也多,我没有那么多钱。”楚天齐如实说。
  “那就没办法了,就等着判刑吧。“警服男冷声说道。
  “咕咕”,楚天齐的肚子响了起来,饿了。昨晚只吃了一包方便面,早晨村主任们来的早,没顾上吃饭,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
  “警察同志,现在中午了,我请你吃饭。”楚天齐商量道,“顺便给我弟弟带点。”
  “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是有工作纪律的,我不去。”警服男说出的话听起来义正词严:“也不能给嫌疑人买吃的,要是他吃出个好歹,我可负不起责任。”其实,在楚天齐进屋时,警服男刚吃了肉,喝了酒,这几天的饭点早打乱了,因为每天晚上还要出去“创收”。
  “那……”楚天齐刚张口,警服男说出一句让他非常恼火的话:“请你出去,这里是警务重地。”
  “你……”楚天齐握紧拳头,举了起来。
  “哟喝,你还想殴打警务人员不成。”警服男瞪着眼睛站了起来。
  听到这话,楚天齐冷静下来,放下了拳头,转身出了房间。
  院里白茫茫的,下雪了,楚天齐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排平房最东边的那间挂着“所长室”的牌子。
  楚天齐来到门前,抬头看到门上挂着锁,只好悻悻离开,先去吃饭,再想办法。

  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落在头上,钻进衣领里,凉凉的。“嘎吱嘎吱”踩着积雪,楚天齐来到街上。冷风卷起的雪花,不时拍打在脸上,冰凉冰凉的,周围的建筑物都变得非常模糊。
  一边找着饭馆,楚天齐一边思量着弟弟的事,一定要找关系。
  找刘院长?怎么开的了口,弟弟私自贩卖烟花爆竹本身就是违法的,况且刘院长刚帮过忙,不行,不能找。找尤主任?也不行,别看人家挺客气,那是冲着刘院长面子。找谁呢?楚天齐想了几个人,觉得都不合适。
  楚天齐看到一家饭馆,走了进去。
  饭馆很干净,正是吃饭的当口,大厅的五张桌子都有人,旁边的包间也传出了喝酒吵闹的声音。老板张罗着给楚天齐找吃饭的座位。

  楚天齐赶紧去了一趟卫生间,刚洗完手出来,和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
  楚天齐向后一退了一步,抬起头,二人互相看到了对方,不约而同的说道:“是你。”
  “楚天齐”
  “雷鹏”
  二人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雷鹏是楚天齐高中同班同学,雷鹏虽然是县城长大,却不像初中同学冯俊飞那么显摆,和楚天齐关系很好,高考时,楚天齐去了河西大学,雷鹏去了河西省的一个警察学校。一开始,还互相通信,后来联系少了。只是二人心里都记着对方。
  现在雷鹏比原来黑了,也更壮了,他身上的服装让楚天齐眼前一亮。
  “你在公安局上班?”楚天齐盯着雷鹏。

  “嗯。派出所。”雷鹏道,“大年根儿的,你怎么到这儿了。”
  楚天齐看了看旁边吃饭的人,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看到楚天齐欲言又止,雷鹏说道:“进屋说。”,说完,拉着楚天齐进了包间。
  一进屋,楚天齐说了今天的事。
  “你准备怎么办?”雷鹏看着楚天齐笑盈盈的说。

  “我准备和所长商量一下,能不能少交点。”楚天齐说道,“你也在公安局,能不能帮着说句话。”
  “当然可以。”雷鹏自信的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