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高二位脸色极其难看,也不能说什么,谁叫人家嘴大呢!
  “乡里可以担保。”楚天齐说道,“不过还款的细节还需商量。
  经过多次磋商,杨、高二人几次汇报,最后达成了一致意向,主要内容是:春节前还清所有利息,本金待贷款到期再还。
  楚天齐、信用社高主任、群众代表分别在打印好的会议备忘录和协议书上签了字。

  大家离开了会议室,到了院里。
  上访群众听说不用马上还钱,政府还帮着要欠款,也觉得目的达到了。到时候如果欠款没给,信用社还要钱的话,就再上访。
  上访群众都走了,院内院外只留下了满眼的垃圾。
  楚天齐和众人打完招呼,又来到了魏副部长的办公室,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这位是青牛峪乡常务副乡长温斌,这就是楚天齐。”魏副部长介绍道。
  温斌和楚天齐握着手,满面笑容,说着“欢迎”,但楚天齐感觉到他笑的很假,而且眼珠乱转。
  “小楚,本来部里要派人去送你,现在既然温斌同志在,你就和他去吧。通过今天的事看,你是一个做实事的人,就不弄那些虚套了。”魏副部长说的冠冕堂皇。
  话听上去没什么不妥,可楚天齐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辞别魏副部长,和温斌一道下了楼,乡里的二一二吉普车已经在政府楼下等着,温斌坐在了副驾驶,楚天齐上了后面的座位上。
  司机小孟问了一句“乡长去哪?”发动了车子。
  “回乡里”,温斌回了声,就闭上眼睛靠在了椅背上。
  楚天齐也闭上眼睛,想了很多事情。上访的事算是暂时平息了,可更艰巨的工作还在后面。
  唉,已经好几个月没回家了,上次回家还是县里面试的时候。也不知父亲的伤脚怎么样了?母亲多年的胃病又加重了吗?弟弟实习的好不好?姐姐的男人还是那么不着调吗?
  想起工作也是感叹,放弃市一中稳定工作,参加县里招聘考试,面试和笔试双第一,只分到最穷乡做乡长助理。而冯俊飞现在却是手握实权、主持工作的副科长。他有什么窍门呢?
  楚天齐在青牛峪中学上初二的时候,班上转来一个同学,就是冯俊飞。

  校长和老师对冯俊飞格外好,因为他是县教育局长的侄儿,他自己也觉得高人一等。嫌同学穿戴破旧,是没有见识的“乡巴佬”。就是有一件事让他很郁闷:每次考试都是楚天齐第一,自己第二。
  中考时,楚天齐考了六百二十五分,比第二名的冯俊飞高了三十八分,楚天齐全家都很高兴:看来可以上沃原师范了。
  当时,很多孩子和家长,都希望考上沃原师范公助生。因为:上三年师范只交八百元杂费。学校发被罩、床单、暖水瓶、脸盆,每个月还发三十八元伙食补助,免学费和书费,毕业包分配。
  当时中专生已经不包分配。上高中还需要再读三年,能不能考上大学也说不定。经济条件不好的楚天齐,第一志愿填报沃原师范,第二志愿填报玉赤县第一高中。
  师范指标名额提前分配,青牛峪中学分到了一个公助生指标。当时全县共二十八个乡镇,师范公助生指标二十四个,委配生指标十六个,因此,一个只有二十几名毕业生的乡中学,能分到一个公助生指标是很幸运的。
  师范入学前,楚天齐参加了县医院体检,被告之:有肝炎,不能去师范。听到这一消息,全家都震惊了,怎么会呢?平时也没有肝炎症状呀。

  最后,冯俊飞上了沃原师范,楚天齐只好去了玉赤县第一高中。
  高中入学前又体检,还是县医院,这次化验单显示身体健康,楚天齐即疑惑又担心。
  后来,和父亲悄悄到沃原市第一医院检查,根本就没有肝炎。
  难道,第一次体检错了?还是有人做假?联想到转学、教育局长、师范指标几个词,楚天齐当时认定,体检的事一定是他搞的鬼。
  吉普车猛的颠了一下,楚天齐睁开了眼睛,右手触到了一张报纸,便看了起来。
  报纸是玉赤县日报,头版头条是《玉赤县委副书记冯志国关于新时期党建工作的几点心得》。

  冯志国?楚天齐觉得名字很熟,他是谁呢?
  文章中梳理了冯志国的履历:教师、教育局干部、副局长、局长、副县长、县委副书记。重点介绍了冯志国在各个阶段做党建工作的成果。
  楚天齐仔细对比了一下,文章中冯志国做教育局长的时间,和冯俊飞大伯做局长的那段时间正好吻合。再一看报纸上配的照片,没错,现在的冯副书记就是冯俊飞当年那个教育局长大伯。
  难道是冯俊飞嫉妒自己,让大伯把自己弄到穷乡的?不至于吧。我也没怎么得罪他呀,况且,一个县委副书记会这么小肚鸡肠吗?可是,那又会是什么呢?
  管他呢,不想了。
  楚天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车子停了下来,小孟的声音传来:“二位领导,到了。”
  楚天齐睁开眼睛,原来是到乡里了。乡里有三排平房,没什么变化,只是显得比自己上初中时又旧了。
  下车后,温斌对楚天齐说:“跟我来。”
  楚天齐随着温斌进了一个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男人,看起来有四十多岁。
  “刘副乡长,给你带来一个同事。”温斌进屋就说。
  楚天齐掏出一支烟递了上去,“刘乡长,你好。”
  看到“红塔山”,刘副乡长接了过来,点着吸了一口:“比我的都宝烟好多了。”然后对着温斌说:“温乡长,你去忙,小楚就和我一块办公,宿舍也和我一个屋。”
  “好,今天先这样。”温斌走了出去。
  目送温斌出去,楚天齐给刘副乡长的杯里续上了水。
  “我叫刘文韬,以后就叫我老刘。”刘副乡长说,“小伙不错。”
  “我叫楚天齐,刚到乡里工作,请多关照。”楚天齐说道。
  “没那么多客套。”刘文韬乐哈哈的说,“你就用那张桌子吧。”
  待楚天齐收拾完桌子,刘文韬带他去了宿舍,宿舍两张床,刘文韬告诉他:“我只是偶尔在宿舍休息,平时就你自己。”
  吃饭的时候,食堂有二十来人,就是没见到温斌。吃完饭,很多人都回家了,刘文韬也回去了。
  冬季天黑的早,楚天齐早早就睡下了。

  第二天,楚天齐到办公室的时候,刘文韬已经到了。
  “小楚,九点到会议室开会。”刘文韬说道,“应该是关于分工的。”
  “好的”楚天齐微笑点头。
  提前十分钟,楚天齐跟着刘文韬到了会议室。会议室的布置很简单,长条桌两两对着摆放,在正面横放了一张长条桌,以标示主位,桌上盖着红绒布。
  楚天齐坐到了离门最近的位置,刘文韬挨着他坐下。一会儿,又有几人走了进来,温斌紧挨着主位坐下了。
  离九点还有一分钟的时候,一名男子走了进来,直奔主位而去。此人身高一米七左右,窄脑门,梳着大背头,一身藏青色西装,白衬衣,没系领带,正是青牛峪乡党委书记黄敬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