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1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哪位,我们已经注意到了,请不要妨碍我们办案”。
  “我是区教育督导室副主任,既然赶上这事了,这也是我的分内之事,还希望丨警丨察同志能将案件的进展情况告诉我,我也好向上级领导汇报”。

  “哦,既然都是为了这件事,我也没必要隐瞒了,现在的情况是两个孩子喝了农药了,具体原因不详,现在就希望两个孩子没有问题,不然的话可就麻烦了”。丨警丨察说道。
  “原因不详,黑板上的字不算证据吗?”
  “这个我们还要调查,而且这些字是不是那两个孩子还有待认定”  。丁二狗虽然很生气,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丨警丨察办案的程序问题,他也做过丨警丨察,知道丨警丨察收集证据不容易,要想将案子办成铁案,证据链都得无懈可击才好。
  “我们走,朱校长,我们想见见这个班的数学老师,他现在在哪里?”丁二狗问道。
  “噢,应该在办公室吧,我去叫他”。
  “那好,我们一起去吧,这件事他脱不了责任,无论什么原因,为什么孩子别的人不说,单单提到他,要是没有他的原因,我相信孩子也不会喝农药”。丁二狗阴着脸说道。

  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丁二狗的官不比校长朱红军大,但是丁二狗是督导教育的,本身就兼着监督的责任,所以朱红军不可能不有所忌惮。
  “丁主任,我们要不要向郑局长汇报一下这件事?”陈红蔷提醒道。
  “汇报?这件事用得着我们汇报吗?我估计朱红军早就汇报过了,如无意外,我们的郑局长肯定下了封口令,这件事虽然已经封锁不住消息了,但是她还是会做这样的努力的”。丁二狗微微一笑说道。
  这个时候正好走到楼梯旁的洗手间,没有任何招呼,他就自顾自的走进了洗手间,搞得一直跟在后面的陈红蔷也低头跟了进去,进门之后,丁二狗发现自己身后的高跟鞋声并没有消失,不由得回头一看问道:“你走错地方了吧?”
  “啊,你,你怎么不说一声……”陈红蔷少有的红着脸退了出去,心里早就将丁二狗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一遍。
  丁二狗笑笑没说话,挨个厕所间都看了一遍,确定没人之后拿出手机拨通了肖寒的电话。
  “赵爱民,你到底怎么回事,你班里那两个学生到底怎么回事?你对她们做了什么事?”校长朱红军将数学老师赵爱民叫到走廊里严厉的问道。

  “校长,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们和我有什么关系?”赵爱民心虚的抵赖道。
  “赵爱民,现在丨警丨察在查这个事,区督导室的丁主任也过来了,赵爱民,你要是想死,你不要连累别人,事到如今,你还不说实话,黑板上两个孩子都将目标指向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现在不说,恐怕到你想说的时候就不是在这里了”  。校长朱红军威胁道,再怎么说赵爱民也是他的部下,能遮掩的他还是想替他遮掩一下,所以自己鼻息知道第一手的消息,那两个喝农药的孩子到底遭受了什么不白之冤才喝的农药。

  “校长,校长,其实这事真的不赖我,我也没有对她们做什么,我只是在早晨的晨读课后说了谁还没有交辅导班的学费,就剩下这两个学生了,就说了几句重话,哪知道这孩子就因为这点事就受不了啦”。赵爱民狡辩道。
  “就因为这事?”朱红军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对这两个女学生做了不该做的事就好办,他也相信这是赵爱民的真话。
  “就因为这事,别的班都收齐了辅导费了,就她们俩没交,所以我就多说了几句”。
  “赵爱民,你小子是不是想钱想疯了,你现在的钱不够你花的呀,什么事都敢做,不愿意交就算了,你看看你干的这些事,现在就怕这孩子有什么事,没事还好说,要是真有事,赵爱民,你等着坐牢吧”。朱红军撂下一句狠话就匆匆走了,他要让郑晓艾第一时间知道这事,不然的话肯定没他好果子吃,郑晓艾背后站着谁他清楚得很,到时候需要出来承担责任的人,说不定就会是他这个校长。
  “校长,我也不知道会出这事啊,您救救我吧,我求您了”。赵爱民死死抓住朱红军的袖子不让他走。
  “救你?可以,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一句话不许向外面透露,不然的话,谁都救不了你,对了,让你家里准备五万元钱,今晚交给我,我替你去跑关系,否则的话,你就等着被开除吧”。朱红军说完真的走了,不过倒是给赵爱民指了一条明路。
  丁二狗没有在校长室等到这个数学老师的到来,朱红军说这位老师请假了,现在联系不上他,这让丁二狗有点意外,他看着朱红军的眼睛,足足盯了一分钟才说道:“朱校长,这位赵老师真会挑时间啊,他的学生出了事,他居然请假了,我看他以后也不用来了”。说完丁二狗不待朱红军回话,就走了。
  朱红军看着丁二狗里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他来不来恐怕不是你丁主任说了算,这里是湖州一中,是我说了算,是郑局长说了算,你是才来几天的毛头小子,居然想在这里惹事,真是自不量力”。 
  “一有麻烦事,你就想到我,我跑前跑后的有什么好处?”肖寒满面嗔怪的对丁二狗说道。

  “嫂子,我不麻烦您麻烦谁,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怎么能说两家话呢?”丁二狗给肖寒的杯子里续上水说道,面对这个坐在自己面前的风韵女人,丁二狗不由得暗骂周红旗的哥哥暴殄天物,有这么好的女人都不知道该怎么享用。
  “一家人?你想的美,谁和你一家人了?”肖寒不屑的说道。
  “你看看,嫂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是你一直鼓励我追求红旗的嘛,你现在怎么又给我泼凉水啊?”
  “不是我给你泼凉水,而是你太不重视了,你说你追求红旗,我怎么没有看见你的实际行动,去了江都那么几趟,也没有见你联系她,对吧,连我这个嫂子都不见,二狗子,别怪我到时候在老爷子面前说你坏话哦”。肖寒白了丁二狗一眼说道。
  “算了算了,我投降,我给嫂子赔不是了,是我不对,下次去江都一定约嫂子出来,这样行了吧,其实呢,我也不是不想约你,只是要是让周红旗的大哥知道了,非得毙了我不可”。
  “他敢,整天不着家,而且还在外面养女人,难道活该我在家里守寡啊,他们周家没一个好东西”。
  “咳,咳,那个,红旗最近忙什么呢?”丁二狗一听肖寒又开始抱怨自己的婚姻,赶紧岔开话题,他可不想在这里听周家那些破事  。
  “不知道,好像也没有忙什么事,不过我感觉好像最近蔫了不少,好像,好像要退伍了,这丫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没精神呢”。肖寒是个直性子,话题比较好引开,一般不会逮着一件事刨根问底。
  “退伍?不会吧,她那样的人,看起来只适合在部队里生活,要是退了伍,她能干什么?”丁二狗吃惊地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