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1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关你屁事,难道你对冷美人也有兴趣?”杨敏不动声色的掐了梁贞明一把。
  “我哪有,我只是很好奇而已,我的心里只有你嘛”。
  “别说好听的,给我个期限,你什么时候和你老婆离婚?”杨敏不依不饶的问道。 
  不愧是冰美人,当丁二狗的手握住陈红蔷的手时,陈红蔷的手冰凉,没有一点温度,当时丁二狗就想,这和握着一个死人的手差不多,但是又不好意思当场撤下来。
  “陈姐,你是不是冷啊?”丁二狗没话找话的说道。
  “没有啊,怎么了?”陈红蔷不苟言笑的问道,脸上仿佛有一层寒霜,要不是刚才杨华成告诉他陈红蔷刚刚离婚,丁二狗一定不会和这样一个冰冷的女人跳舞的,他觉得即便是自己的舞步再火辣,也不可能将这个女人的心温暖。
  “没事,我只是感觉你的手很凉,你要是冷的话,我们可以早点回家,免得冻感冒了”。丁二狗说道。
  陈红蔷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就这样,如果丁主任不愿意跳了,也无所谓”。

  丁二狗吃了一个软钉子,但是如果就此撒手,在以后的相处中肯定会很不和谐,于是虽然后悔的要命,他依旧握住陈红蔷的一只手,另一只手轻轻揽住陈红蔷的腰,慢慢的在地毯上移动着,幅度不敢很大,因为他怕踩住陈红蔷的脚  。
  “丁主任,你真的不会跳舞?”陈红蔷看着已经冒汗的丁二狗问道,其实在这一段短短的时间里,丁二狗的身体逐渐僵硬,以前跟杨凤栖学过的那点舞技,早就被忘到脑后了,身体的僵硬使得他越是想费劲的适应陈红蔷的舞步,越是筋疲力尽,不过陈红蔷的手倒是不再那么冰凉一片,渐渐的暖合过来了。
  “我说过,我不会跳,但是你们不信啊”。丁二狗有点委屈的说道。
  陈红蔷这次居然展颜一笑,洁白的牙齿整齐的排在她的口腔里,而且这种笑是非常标准的笑,一共露出八颗牙齿,但是这对于一贯冷冰冰的陈红蔷来说,这种笑真是太难得了,而这一笑,就连杨华成居然也注意到了,不禁一呆,这个陈红蔷是怎么回事?难道会对丁长生这个新来的副主任有意思?他的心不禁突突起来。
  “不会跳就是不会跳,逞能干什么?”陈红蔷的脸色有点温和起来,但是刚才的笑容转瞬即逝,她的手松开了丁二狗的手,意思很简单,她不准备跳了,可是丁二狗的手没有放开的意思。
  “陈姐,我本来也不想跳的,但是刚才我又改变主意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没兴趣知道”。陈红蔷面无表情的说道。
  其实这样的人最无趣,人家抛出一个话茬,你至少要给人一个台阶下,就这样生硬的回答没兴趣知道,让人感觉很没有面子,要是换做一般人,肯定会拂袖而去,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将人得罪了。

  但是这也是陈红蔷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我宁可得罪所有人,也绝不会让人觉得我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因为自己的长相出众,天生丽质,在自己没有离婚时就有很多的男人向自己暗示种种无理的要求,这些人里有自己的领导也有自己的同事,更有一些本着猎艳目的寻找包养目标的大款豪富。
  但是她就是这样一个冰冷的女人,她的丈夫是自己父亲战友的孩子,当初结婚纯粹是为了满足两家老人的心愿,所以当今年她的父亲一死,他们就办了离婚手续,但是因为这几年不幸的婚姻,她的生活完全毁了,她不再是那个阳光的女孩,而变成了一个冷冰冰的妇人,这就是陈红蔷的蜕变原因和过程  。
  可是她今天遇到的是一个无赖的领导,丁二狗同志在和女人的交往中从来没有落过下风,所以即便是陈红蔷并没有给他这个新领导面子,他依然不以为仵,自顾自的表达着自己的意思。
  “陈姐,你知道我刚才看见什么了吗?我刚刚看见了世界上最好看的笑容,只是时间太短了,还没有仔细看就消失了,很遗憾,不过呢,这也反映出一个问题,世界上凡是美好的东西都是短暂的,可是人生又这么长,大多数时间里我们经历的都是无奈的事情,美好的东西太少了,你说我的见解对吗?”丁二狗直视着和自己的脸不足一尺的陈红蔷说道。

  “丁主任,我累了,请放开我”。陈红蔷脸上泛着冰霜说道。
  这一次丁二狗倒是很乖,顷刻间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看也不看陈红蔷一眼,直接走向了杨华成,两人又喝了几杯啤酒之后,这场晚上的接风宴就彻底散伙了。
  丁二狗听从了仲华的意见,也在南湖边租了一套房子,三室一厅,装修精美,拎包入住,在经过仲华所住的楼下时,看见仲华家里的灯还亮着,于是将车停下来,上楼去找仲华了,他知道,仲华的老婆孩子还没有来,所以没有那么多的顾忌。
  “上哪儿鬼混去了,满身酒气的”。仲华开开门一看丁二狗的样子忍不住训斥道。
  “咳,还不是因为我第一天上班,同事为我接风呢,不去不好,顺便也了解一下我们单位的情况,还别说,收获不小”。丁二狗不客气的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说道,“领导,不对啊,怎么没有人请你出去消费啊?”像仲华这个级别的领导,请他吃饭的人肯定在后面排着一大队,只要你愿意,一天三顿饭都会有人请。
  “你以为我和你似得,小农意识,请你吃顿饭就完事了?”
  “我这也是为了工作,你来新湖区是两眼一抹黑,我也是一样,更何况我还得为领导打探消息呢,所以我把自己的胃就贡献出去了,还别说,真的有好消息”。丁二狗喝了口水,神神秘秘的坐在了仲华的对面说道。

  “看你小子得瑟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仲华将手里的一本书扔在了沙发上,好整以暇的听着对面的丁二狗讲述他今晚的收获。 
  “今天大家喝了点酒,他居然说起了我们的局长,本来嘛,我还不信,但是后来想了想也有可能,郑晓艾年纪轻轻就能当上一个区的局长,要是后面没有人撑着,打死我都不信她是凭自己的本事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丁二狗说到正经事就真的一本正经起来。
  “哦?那他都说了什么事?”
  “他说我们那位郑局长后面站着的是市委书记蒋文山,还说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他恰恰就是那一个人”。丁二狗有点斟酌的说道。
  “这也很正常啊,身在官场,谁还没有个亲戚或者是靠山什么的,这虽然是不被允许的,但是哪个人又真的摆脱了这种潜规则呢,你说的她背后站着的是蒋文山这一点都不奇怪”  。仲华似有所悟的说道。
  官场上的事本来就是千丝万缕,丁二狗这个消息不禁让他有点走神,因为他的思绪想到了另外一个层面,那就是新湖区一贯都是市委书记蒋文山的地盘,每一届的区委书记没有他的点头那是不可能的,有时候是区委书记和区长都会掌握在他手里,但是这一届不同了,虽然区委书记还是蒋文山的人,但是区长却被湖州市市长石爱国推荐的人顶上了,这让市委书记和市长两人的斗争从此明朗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