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40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啊,我也正想出去看看呢”。说着周红旗站起了身,江炳怀心里一阵狂喜,只要出了这个门,他就没什么事了,这个时候外面的人应该已经知道了两人要出去,因为近来的时候江炳怀将手机打开了,一直处于和外界打电话的状态,所以他们的谈话外面的人听得很清楚。
  可是正当两人要出门时,外面进来一个带着墨镜,用花头巾包着头的女人,一下子撞到了江炳怀身上,他心里一阵恼火,因为这个人真的装疼她了,可是还没有等他发火,带花头巾的女人已经挎住他的胳膊走向了旁边的电梯,嘴里还说着叽里咕噜的泰国语,但是仔细一听也不是泰国语,江炳怀反应过来要反抗时,女人一个手刀将其批到在自己怀里。
  “快点过来帮吗,看什么呢?”女人对周红旗说话了,这让周红旗吓了一跳,这家伙居然是丁二狗,于是赶紧跟着进了电梯。
  “丁二狗,你干什么?”周红旗以为丁二狗是吃醋,所以有点不高兴。

  “嘘,别说话,待会回房间说”。
  “莫名其妙”。周红旗不再说话,两人一边一个扛着江炳怀进了他们的房间。
  一进房间,丁二狗就用床单将江炳怀捆了一个结实,然后里里外外的将江炳怀搜了一遍,发现他身上倒是没有其他的监听设备,可是当丁二狗摁了一下他的手机时,发现他的手机一直处于通话状态。
  “他刚才打电话了吗?”

  “没有,这是?”周红旗变色道,对于这一点,她简直惭愧之极,自己是干什么的,居然还不如丁二狗这个家伙机警。
  “你看看这是什么?”丁二狗将三本证件扔给了周红旗。
  周红旗打开一看,大吃一惊:“哪来的?”
  “你下去找这个家伙时,我就发现停车场里有一辆车里有反光,就悄悄换成女人的衣服溜了过去,发现他们正在监视楼下的咖啡厅,我想,你正在那里,说不定是来找我们麻烦的,于是将他们几个打晕了,然后身上的东西都搜来了,还发现有个家伙在打电话,哎,对了,用这个家伙的电话打打试试”  。丁二狗说道。
  虽然周红旗很不愿意承认现实,但是当江炳怀的手机拨出去之后,果然,丁二狗搜来的那三个手机里有一个响了。

  “畜生,居然投靠了美国人”。周红旗脸色煞白,但是脚下毫不留情,一脚踢在了江炳怀的胯骨上,那里是很脆弱的地方,江炳怀一下子疼醒了,一看到这个情况,他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看他呜呜的样子,知道他有话说,所以丁二狗将他嘴里的东西拔了出来。
  “红旗,你听我说,我真是没有办法才这么做的,你我相识一场,饶我这一回吧,我求你了”。江炳怀撕心裂肺的喊道。
  周红旗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又扫了丁二狗一眼,丁二狗会意的又将他的嘴堵上了,任凭他怎么喊,呜呜,丁二狗和周红旗都不再理他了。

  “现在怎么办,这里也暴露了,我们得赶快走”。周红旗说道。说完不待丁二狗回答,就开始收拾东西,因为停车场里那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所以得赶紧离开这里。
  就在两人走出门时,周红旗回头看了一眼江炳怀,说道:“杀了他”。
  “啊?杀了他?谁杀?”丁二狗很不男人的问道。
  “你说呢,难道会是我吗?”周红旗恨恨地说道。

  “可是,我没有干过这事啊”。丁二狗推辞道,但是周红旗好像并不愿意给他推脱的机会。
  “曾经,我很爱他,因为你和他长得这么像,我才接近你的,但是现在我的心已经死了,你还要我亲手去杀一个我曾经爱过的人吗?”周红旗泣然道。
  江炳怀虽然被堵住了嘴,但是耳朵还听得见,可是当他听到周红旗和丁二狗的对话时,知道今天自己真是难逃一死了。
  “好好,我干,不就是勒死个人吗,这点事我还做得了”。
  “动作快点,我在楼下等你”。周红旗说完就开门出去了,丁二狗怕她再有什么闪失,于是赶紧放下背包动手了。 
  这次轮到丁二狗佩服周红旗了,这是一个人,不是小猫小狗,说杀就杀,但是丁二狗又不想让周红旗看不起自己,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周红旗之前喜欢过的人,自己亲手杀掉也算是给自己除掉障碍了,而且不知不觉间,丁二狗的内心里有了一种豪门情节,因为这次因为李二雀跳楼事件自己被撸的一干二净还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后台,没有足够硬的关系,所以从他答应随周红旗走这一趟开始,他就将自己的目标锁定在了周家身上。

  “你选个死法吧”。丁二狗看着江炳怀说道,并把他嘴里的毛巾拿掉,给他说话的权利。
  “你杀了我,你早晚会后悔的,周红旗这个女人早晚也会杀了你,不信走着瞧”。江炳怀这时还不忘离间呢。
  “兄弟,我没时间听你在这里瞎扯,有屁快放,不然的话,只有让我替你选择了”。
  “慢着,兄弟,我们做个交易好不好,我现在有一百五十万美金,我把它全部给你,放我一条生路”。江炳怀祭出了最后的法宝,他不信丁二狗对这些钱不动心。
  “听起来钱不少,但是我不缺钱,不过呢,我想你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要是相信我,把这些钱的地址告诉我,我会分一部分给你亲人,其他的你不要想了”。丁二狗已经想到该在怎么处理江炳怀了,所以直接走进了卫生间,将里面的厕纸拿出一卷来,又用桌子上的纸杯接了杯水。 

  “你,你真的要杀了我?”江炳怀确认自己今天真的活不了啦。
  “原本我也不想杀你,但是我这人最憎恶的就是叛徒,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们这次来泰国的目的,但是我们这次任务失败了,我不信这里面没有你的原因,所以你必须死,如果我是你,我会把自己的钱拿出来,至少我知道,阴曹地府是花不着美元的,你说呢?”
  “算了,死就死了吧,我想过死,但是我没有勇气,死在自己人手里也算是我的运气吧,你打算让我怎么死?”江炳怀泄了气,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  。
  “你说呢”。丁二狗笑笑,将厕纸叠成三层,宽度正好合适,长度和一张人脸差不多,他将这张叠好的厕纸覆盖在了江炳怀脸上。
  “你,你还不如勒死我”。江炳怀已经明白了丁二狗要干什么,惊慌道。
  “我本来是要勒死你的,但是你老是给我讲条件,而这个死法,我也没有试过,正好试试手”。说完含了一口水,扑的一下喷在了这张厕纸上,而厕纸在吸收了水分之后,仅仅贴在了江炳怀脸上,他开始有了窒息的感觉。
  “呜呜呜……”江炳怀发出痛苦的声音,这种死法是最令人痛苦的,因为这个时候人是清醒的,他会感觉自己渐渐呼吸困难,一种死前的恐惧是会充满人的大脑的,所以这种刑罚一般是用于逼供,真正用于杀人很少见,因为谁也没有功夫这样处死一个人。

  “怎么样?还有什么遗言吗?”丁二狗看着直蹬腿的江炳怀,慢慢从其下巴边掀起了一角,使其有些许的空气进入,这样就会给人以希望,从而就会将自己知道的招出来。
  “我说,银行卡缝在我的钱夹里,密码是……你还是把我杀了吧”。江炳怀有气无力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