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6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走到了沼泽边的时候,我才感觉没有人再追过来。
  这一点蚩老爷子也给予了肯定。
  不过他对于临湖一族的家伙还是保持了极大的警惕之心,即便是到了这里,还是没有放松,而是带着我深入沼泽之地,朝着深处进发。
  这沼泽地一眼望过去,就好像是带着浅浅水塘的草原一般,但是里面确实危机四伏,不但有着漩涡、深坑、泥潭、暗流等各种地形上面的陷阱,而且还有蜈蚣、蚂蝗、吸血虫以及呜呜泱泱的飞蜢子,不但如此,有的水潭之中,看着平静无比,却会突然间传出一条鳄鱼来,着实是吓人得紧。
  说句实话,胆小一点儿的人,别说靠近,看见一眼,就给吓晕了过去。
  但是蚩老爷子对这里却是十分熟悉,老马识途,领着我们深入了十几里地,方才在一处小山包后面的地洞子里歇脚。
  一路上我们经历了无数折磨,不过好在都有蚩老爷子的指点,倒也是有惊无险。
  而这个时候,我也知道荆可那块能够防邪避祸的玉符,落在了安的身上。
  一路过来就她福大命大,我反倒是好几次落入了鳄鱼之口。
  那土洞子跟先前一样,都有着一些简陋的用具,想必也是蚩老爷子在这儿的根据地之一,我们落脚之后,我有些担忧地问道:“老爷子,虽然这瘴气和沼泽地挺麻烦的,不过未必能够难得住那帮家伙啊?”
  蚩老爷子笑了,说拦是肯定拦不住的,不过多少也能够消耗一点儿他们的时间,多的不说,两天总是有的。

  我说两天之后,那又怎么办呢?不如我自己离开,把他们引开去?
  蚩老爷子双眼一瞪,说你自己离开?你人生地不熟,能到哪儿去?上天么?
  我苦笑,说可是我身体里有这追魂蓝蜂针,他们终究还是会找过来的。
  蚩老爷子沉吟了一番,然后说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起,这个玩意,感应最远是百里?”
  我点头,说对。
  蚩老爷子一拍大腿,说那我们就逃到百里开外去,看他们还能够怎么找?
  我先是一喜,然后又有些忧愁,说这帮人一直穷追不舍,哪里能够把他们甩开百里去?
  蚩老爷子微微一笑,说当然是解决完这帮麻烦,我们再离开——当初腾部落被灭亡的时候,逃走了两成族人,这些人东逃西散,最后在华族聚居地的西北山林里落脚扎根了下来,是我一个堂兄弟在统领,之前还联络过我,不过我一脑门子仇恨,没有理他们。现在想想,别的不说,光是为了安,我还是得回归。

  听到他的话,我点了点头,说对,安还是得在自己的族群里生活长大,不能在这山林野外流浪。
  说完这个,我又好奇起来,说那如何解决这部分人呢?
  蚩老爷子咧嘴笑道:“说起来也简单,不过需要你的配合才行。”
  我使劲儿点头说道:“老爷子你但有要求,我无不从之。”

  蚩老爷子哈哈笑,说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
  我苦笑,说您若是想要把我给卖了,又何必将洛山魅那般珍惜的东西浪费在我的身上呢?
  蚩老爷子没有再卖关子,而是开口说道:“事情其实很简单,不过就是四个字,引君入瓮而已。”
  我并不愚蠢,一听就明白了,说你是指让我做诱饵,把他们给引进来?

  蚩老爷子点头,说对,临湖一族那帮人,现在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七八个人,虽然都是彪悍之辈,而且还有蒯梦云这般的高手,不过在这沼泽地里,很多事情都是不能以常理推断的,只要给我布置陷阱,未必不能将其降服。
  我心想着这七八人里面,会不会有洛小北?
  尽管我与她不和,但终究还是不想与她为敌,生死相杀。
  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事儿的事情,只有到时候再随机应变了。
  蚩老爷子的办法很简单,让我作为诱饵引敌,至于对付那帮家伙的手段,除了他的种种陷阱之外,他还会请来一位外援,也就是他之前所提起的三足金蟾。
  此物乃洪荒异兽,虽生三足,却行走如飞,背背北斗七星,嘴衔两串铜钱,头顶太极两仪,乃推演天道之神物。

  这东西十分厉害,不过蚩老爷子却知道它的爱好,在陷阱处提前放着几种草药,然后将其引入附近来,待来人了,燃香勾引,到时候我涂上那蛤蟆厌恶之物,自然就会对其余人进行攻击了。
  跟我讲完了这计划之后,蚩老爷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我这把老骨头,这几天恐怕动不得,安又年幼,只怕得劳烦你了。”
  对于这事儿,我责无旁贷,不过还是小心提起了洛小北的事情。
  听到我的话语,老爷子说道:“如果不是临湖一族之人,倒也不应该随之死去,到时候我给你一份药水,你洒她身上便可。”
  我连忙一阵感谢。

  此事商定,蚩老爷子拖着残躯开始忙碌起来,又是准备陷阱,又是采摘草药,如此一直到了第二天傍晚时分,方才弄完。
  而这个时候,蚩老爷子将耳朵贴在地上,听了好久,对我说道:“他们好快,居然就来了。”
  我心想这速度,莫非与洛小北相关?
  当下也来不及多解释,我匆匆离开了洞子,来到不远处的草地前,刚刚停下,远方就掠过一道黑影来,冲着我喊道:“姓陆的,可算找到你了!”

  蒯梦云!
  此人踩着与荆可一般的迷踪步伐,宛如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恶狠狠地骂道:“好你个家伙,亏我好意收留你,要吃给吃,要住给住,还硬生生地从祭祀手中夺女人,这都忍了,本以为你会感恩,没想到居然勾结藤族余孽,连番伏击我狩猎队。你是活腻味了,对么?”
  说话间,他已经捏破了一个黑色的丸子,那玩意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啸声,然后冲向了天空。
  这是在召集同伴。
  我有心引君入瓮,自然不会惧怕他叫人,脸上冷笑,淡然说道:“在你族的吃穿用度的确不少,不过我也给你们治病救人,算得上是两两相抵了。然而你临湖一族何等霸道,居然派荆可监视我,限制我的自由,更是准备打断我的腿,还在我体内种下蜂针,让我永世做你们的奴隶,这样的‘恩情’,我受之有愧!”
  被我这般一说,蒯梦云面不改色,慷慨发言:“我临湖一族,雄踞东南,兵锋所过,莫有敢不从者,容你入族,那不是天大的恩赐么?”

  原来,这个家伙从一开始,也知道荆可的用意。
  想必是他们族长与其沟通的结果吧?
  只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