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6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这话,我也跟着站了起来,说老爷子,我跟你一块儿去吧?
  蚩老爷子摇头说不用,我一个人去,轻车熟路,你大病刚愈,多歇息一会儿吧。
  他说着,人便已经离开了洞子里。
  瞧见他那略微有些佝偻的背影,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有些感动。
  虽然我跟这个老爷子无亲无故,但他的所作所为,却总能够让我想起自己的长辈,就如同我过世的奶奶和外公外婆一样。
  他们纯朴善良,虽然并不富裕,却总是想着把自己最好的东西全部都给我。
  正如同蚩老爷子对那洛山魅的精血一滴不要,全部都给我一般,那种关爱,让人有一种忍不住流泪的温暖。
  蚩老爷子离去之后,安过来缠住我,说陆大哥,你教教我怎么做木雕好么?
  我自然是满口子的答应。
  因为之前在那黄泉道牢笼之中有过教人的经验,所以我倒也没有太多的困难,深入浅出地跟安讲起了这里面的道理来,而让我惊讶的是,安的学习和理解能力,简直让人诧异,不但很快就理解了我话语里面的意思,而且还能够举一反三,衍生出许多东西来。

  她甚至能够说出我都未曾在意的细节,反倒是使得我多了几分感悟的东西。
  我现在才明白之前蚩老爷子所说的话语,原来安真的是一个玲珑剔透的玉石,即便是不用那洛山魅的药力冲击,也必然会有极好的未来。
  只不过,她现在还小,还欠一个机遇。
  如此教学,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就在我准备让安亲自上手的时候,突然间洞子外面传来一阵炸响。
  紧接着蚩老爷子如旋风一样地冲了进来,冲着我们喊道:“快走,有敌人。”

  听到这话儿,我和安都是一愣,瞧见蚩老爷子半边脸居然是青色的,立刻就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来,我没有再犹豫,跃然而起,冲到蚩老爷子的跟前,问道:“怎么回事?”
  蚩老爷子焦急地说道:“临湖一族的人在外面伏击,我中了暗算,炸毁了出口,不过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杀进来的,我们必须从另外的出口离开。”
  临湖一族的人?
  我心中一跳,而这个时候安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行李,一边很惊恐地说道:“爷爷,你藏匿行踪的手段,不是很厉害的么,这一路以来,都没有被他们抓到破绽,怎么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呢?”
  蚩老爷子一边拍打着自己的胸口要穴,将伤势控制,一边疑惑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有点儿莫名其妙的……”
  他说着,扔了两截黑色的木头给我,我接过来,感觉入手沉重,材质极佳。
  我心不在焉地接过来,然后收入乾坤袋中,想了一下,不由得苦笑道:“我知道事情出在哪里了。”
  蚩老爷子带着我们朝着山洞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一直来到了一个仅供一人匍匐的泥洞子里,这才问道:“你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指着胸口的心脏部位,然后说道:“我这里,中了荆可那家伙的一记追魂蓝蜂针,对方可以穷搜百里,将我找到;本以为他死了之后,这东西就会消除,没想到它却一直留在这里……”
  对于临湖一族的到来,以及蚩老爷子的遇袭,我感到十分的抱歉。
  此事因我而起,是我给这对爷孙带来了厄运。
  听到我的话,蚩老爷子不由得一愣,刚想要追问,只听到洞口处传来一声巨震,也没有再来得及,拖着我,把我往泥洞里面塞,低声喊道:“不管发生了什么,先离开这个鬼地方。”
  狡兔三窟,而即便是一个洞子,也时刻备着一个逃生通道。
  就是这样的谨慎,使得蚩老爷子能够在这凶险处处的死亡蝴蝶谷活下来,也使得他之前伏击临湖一族狩猎队的行为屡屡得逞。
  我跟在安的身后,大概爬了一百多米,就闻到了清新的空气。
  而当我们陆续爬出了山坡的背阴地时,蚩老爷子回过头来,手拽住了某一根粗绳子,猛然一拽,这条路居然也垮塌了下来。
  这心计,当真是让人感慨“姜是老的辣”。
  毁去了这泥洞,蚩老爷子带着我们朝南一阵狂奔,一边跑,一边问我道:“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将我与荆可之间的斗争讲出,完毕之后,十分难过地说道:“我本以为荆可已经死了,这东西就不会给我带来麻烦,没想到那帮家伙也有人可以感应到这玩意,并且还害得你被伏击,真的是对不起……”

  听到我说完全过程,那蚩老爷子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道:“我以为是啥子呢,原来是后这个,不要紧,我还受得住。”
  经过一阵狂奔,他身上的青色之气也消解得差不多了,不过安还是有些担心,说爷爷我们去哪儿?
  蚩老爷子说道:“去南方沼泽地,那边有一头三足金蟾,毒性最烈,我们不怕,临湖一族的人却怕得要死。我们暂时在那里躲避一阵,免得被追上——现在咱们可打不过那一大帮人。”
  三人匆匆而走,没一会儿,我瞧见蚩老爷子的脚步有些沉重,不由分说,直接将他给背在了背上,然后说道:“您指路,我跑腿。”
  蚩老爷子大声嚷嚷:“放下我,又不是半截身子入土,弄这个干嘛?”

  我不由分说,带着他往前走。
  走了几百米,蚩老爷子的语气终于软了下来,对我喊道:“错了错了,走错路了,应该朝那边走。”
  如此一路疾奔,倒是把那帮家伙给甩在了身后。
  其实说句实话,倘若不是蚩老爷子受了伤,我甚至想要以身犯险,直接跑到生命古树那边去,一来是引开这些人,让蚩老爷子和安解放出来,再一个就是看看那帮人有没有胆量闯入里面去。
  他们若是敢,那我就配合着那头金蛟重创他们,而若是不敢,我就蹲在生命古树里面。
  只要不惹那帮霸王蝾螈,我还真的不怕什么。
  然而蚩老爷子现在的情况,我可不敢胡乱离开,要万一后面出了什么事情,我真的是不知道如何赔偿。
  本来我的心中就是满怀愧疚,现在也只能尽己所能地弥补了。
  蝴蝶谷很大,它类似于一个大盆地,往南方走了足足四个多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一片沼泽区。
  这些沼泽区的旁边有密密麻麻的桃树林,而树木与树木之间,有着厚厚的落叶累积,这里面有的是千百年来淤积的烂泥,有的则是孔洞的陷阱,还有大片大片的瘴气,那林子里静悄悄的,鬼影子都没有一个,生机全无。

  不过这些对于蚩老爷子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他掏出了一种类似于清凉油的膏药来,给我们的鼻尖抹了抹,然后给我指路,一路穿林而去。
  日期:2016-02-03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