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69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笑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王耀中,你睡了马琳多年,你实在是太不了解马琳了,有这么大的便宜赚,你以为依照马琳的性格会不愿意吗?你尽管放一百二十个心在里面,再说了,她又不傻,难道不知道,这次去了省城培训,培训班的学员全都是年轻有为的重点培养干部,有很多还是在省城各部委办局的干部,这么好的人事资源环境,马琳会不心动?要是正好遇上个让她动心的,她自己主动投怀送抱,岂不是正好彻底解决了你的难题。

  王耀中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只要马琳到了省城后,能勾啊搭上比我更有地位的领导干部,我也就算是去了一块心病了。
  秦书凯见王耀中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忍不住笑道,瞧你这窝囊样,被一个女人整成这样,哪有以前的英雄气慨,以前你可是隔三差五的带不同的姑娘回来,哪一个不是被你训的服服帖帖的。
  王耀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了,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在乎的太多,反而更加容易患得患失的,尤其这女人这一块,有这心也没这胆了,不怕后院起火,也怕被小人利用啊,我在纪委这些年,看到太多的领导干部栽在这上头,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秦书凯心里不由一动,脸上依旧笑着说,你也别说的这么吓人,那栽倒的都是笨蛋,聪明人只会掌握别人的命运,绝不会变成别人任意摆布的棋子,女人嘛,你也不要害怕。
  王耀中听了秦书凯的话,两眼盯着秦书凯足足看了有两秒钟后,才慢悠悠的说了一句,秦书凯,我怎么感觉你现在说话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是不是最近***日女人日多了?
  秦书凯问他,有什么不对劲的?跟以前不是一样吗?
  王耀中摇头说,不对,你这心里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可跟你说,有时候,自傲和狂妄只有一线之隔,秦书凯同志,请说话做事的时候,注意这个严格的区分界限。
  秦书凯明白王耀中话里的意思,笑着说,算了吧,我又不是没再纪委干过,你说的我都明白。
  两人找到了解决马琳一事的办法,心里都畅快了些,两人又简单的做了分工,王耀中负责把马琳调动工作到浦和区,而秦书凯负责解决马琳到省里的培训名额问题,一切商议妥当后,两人开始推杯换盏,廉价的白酒喝在嘴里,一股说不出的苦味,两人却兴致勃勃的喝了不少,直到华灯初上,才踉踉跄跄的,相互搀扶着各自打车回去。
  正如秦书凯预料的一样,马琳果然对自己的提拔,以及去省城学习,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她也的确是有两把刷子,到了省城参加培训没两个月,就勾啊搭上了省城一位有些权势的领导干部。
  等到培训一结束,就被那位领导干部动用资源,调动工作去了省城。

  王耀中不得不佩服秦书凯在很多事情上的前瞻眼光,在马琳参加培训的班级里,像王耀中这样级别的处级干部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多是省里一些重要部门的岗位上任职,马琳一进了班级,简直有些挑花了眼。
  经过精挑细选,聪明又漂亮的马琳,用足了自己的自身资源,把班级里风头最盛的一位领导勾啊引的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眼前出现了一片崭新的大好前景,马琳哪里还有心思花时间去对付王耀中呢。
  据说,马琳到了省城某单位工作后没多久,立即又甩掉了帮自己调动工作的那位,重新攀上了更高的高枝,这充分说明了一点,官场的女人,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人,只要放得开,进步的步伐一定比男人要快的多啊。
  很长时间以后,秦书凯和王耀中提及此事的时候,王耀中还用佩服的口气对秦书凯说,***,到底还是你这招厉害,顺顺利利的就把人给弄走了,现在就算是拿九头牛拉她回来,只怕她也不愿意回来了。
  秦书凯却笑着说,我也是触类旁通,那次参加学习,一个老师讲的办法,他说你看那面临困境的企业在处理不啊良资产的时候,最有效的方式是包装转让,而非丢弃和自己消化。
  这话一说完,两兄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王子谦失踪了,这件事倒是秦书凯始料未及的。
  秦书凯知道,王子谦这次必定是受了教训之后,不敢再跟自己玩什么花花肠子了,再说,根据跟踪的人汇报说,王子谦这个人也是很安稳的上班睡觉,所以也就却没想到对付王子谦的手段,竟然把王子谦给吓着了,尽管自己已经表态,从今往后,同意王子谦发过来的“两不相欠”四个字,看来王子谦却还是自己吓唬自己,把自己给吓跑了。
  秦书凯后来想,也许这个王子谦遇到别的事情,或者得罪了别的人被别人给教训了。
  有丨警丨察过来找秦书凯谈话,说是王子谦半个月没上班,父母也找不到人,只好报警,经过调查王子谦的通话记录,发现里头有跟秦书凯通话的情况,所以过来调查情况。
  秦书凯镇定的表情说,的确,前一段时间,王子谦因为娼的问题被单位处分的事情,想要找我帮忙,不过,已经被我拒绝了,我们两人为了这事联络过几次。
  公丨安丨局的民警问他,通话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王子谦有什么不正常的情绪反应?
  秦书凯心知,公丨安丨机关目前必定是怀疑,王子谦因为被处分的事情,受了极大的精神打击,所以才会选择玩失踪,于是顺着丨警丨察的意思说,倒是的确听出他话里的口气听绝望的,说什么,一个干部,要是背了个处分在身上,一辈子恐怕就毁了。

  丨警丨察问,他还跟你说过些什么?比如,有没有说他想要到外地发展之类的话?
  秦书凯摇头说,没有。
  简短的谈话过后,丨警丨察客气的跟秦书凯道别,从丨警丨察对自己的态度上看,秦书凯心里清楚,这件事只是正常的调查而已,绝对不会牵涉到自己的头上来,此事情也许很快就过去了。
  再说了,王子谦毕竟是成年人,在单位里恰好刚刚遭到严重的处分,一时想不开去外地发展也好,去哪里躲一阵子也好,都是很正常的,哪里有人会怀疑到自己跟此事有关呢?
  倒是刘丹丹一天晚上临睡前,突然幽幽的口气对秦书凯说,听说,王子谦失踪很长时间了,你了解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秦书凯听出了刘丹丹心里想要问自己的话,他知道,面对这种问题,自己无论怎么回答,都不能消除刘丹丹内心的疑惑,毕竟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刘丹丹总是比一般人了解他,但是一言不发也不行,那不就成了默认自己的确是知道王子谦失踪的原因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