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39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不是,我这次回去先去看看他,到时候再陪你去,他那里也没有个电话,说实话,我挺担心他的”。
  “那你今晚回去吧,我在这里就行了,明天我找个护工,恢复的差不多了,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正说着话,居然看见汪明柯挎着小包出了门向电梯走去。她站在电梯旁等电梯,无意间朝丁二狗这边看了一眼,仿佛看见了鬼一样,正好这个时候电梯上来了,汪明柯逃也似的进了电梯。
  杜山魁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切,所以根本没有看到汪明柯,但是丁二狗说道:“我去趟洗手间,待会再说吧,晚上买动车车票回去吧”  。
  “我去看看老爷子”,杜山魁转身进了病房,而丁二狗则来到电梯边等着电梯上来。
  进了电梯之后就给汪明柯打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丁二狗猜想汪明柯这是故意不接电话的,等电梯到了地下一层车库,正好看到远处一道灯光射过来,看车的体积,就知道是汪明柯的宝马mini。
  丁二狗举起手,示意车停下来,汪明柯看着车灯里的男人,她真想一踩油门撞过去,但是她有没有那个胆量,充其量也是自我安慰一下罢了。

  “汪医生,你不厚道啊,怎么见到我就跑啊,股份不要了,钱不要了?视频照片也不要了?”
  “丁镇长,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个道道吧,咱们一了百了,我是个有家庭的女人,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我感觉我很对不起我的丈夫和孩子,所以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生活好不好,至于你的钱,股份,我都不要了,现在那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对我最重要的是我的家庭和孩子”。汪明柯说着说着掉了下了眼泪。
  “唉,看起来人还是很容易变得,秦主任和我现在合作的很愉快,而且劲头也很足,但是你这里却打起了退堂鼓,我说汪医生,我是不是给了你很大的压力啊,以至于你一看到我就像见了鬼似得”。
  “没有,没有”,汪明柯急忙否认道,“我只是,我只是再不想做对不起家里的事情,这一点,请丁镇长体谅一下好不好”。
  “做对不起家里的事,哎,你是不是以为我来找你就是为了干那事啊,你把我的品格看的有点低了吧,再说了,我又不是秦安浩,我从来不强迫女人干什么事,你也知道,和我在一起是多么快乐,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的,和我在一起过的女人,还真的从来没有哪个要主动离开我的,你算是第一个,不过,我相信,你很快就会后悔的”。丁二狗伸过头去,将鼻子深深的扎在汪明柯的衣领里,看着衣领下面那波澜壮阔的山峰,嗅着成熟女体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

  就在汪明柯受不了要爆发时,丁二狗坐回了自己的身体,拉开车门走了出去,渐渐的消失在车灯里,再也没有回头。 
  走在大学校园里,丁二狗感觉自己好像也回到了学生时代一样,这里看上去那么的干净,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一个一个的坑,可是这里也有竞争,而且在这样小的圈子里,竞争更加的激烈。
  看着一对对的情侣走在梧桐树下,脚下踩着枯黄的叶子,丁二狗这才意识到,今年的秋天已经到了,秋天本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但是丁二狗却在这这个秋天里失去了一切,他为之奋斗的一切。
  他将烟蒂抹在皮鞋底上,慢慢的将火灭掉,站起身走向课堂,今晚这里有一堂公开课,据说是京城的一个法学专家来讲课,他是自学的法律,虽然平时用不大上,但是他也想好好听听,说不定有朝一日辞职下海做个律师什么的。
  “爸,我听说丁长生被免职了?”司嘉仪坐在饭桌边问司南下道。

  “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
  “咳,还用谁告诉我吗?网上都报道了,现在临山镇的书记镇长双双离职,这下好了,真正应该承担责任的人逍遥法外,不该承担责任的人却被你们轻而易举的拿掉了,这公平吗?怪不得人家说官场上黑,看起来人家说的不错,我呀,多亏没有从政,不然的话,早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司嘉仪在司南下面前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胡说八道”  。司南下被女儿挤兑啼笑皆非。
  “我有胡说吗?别说林春晓这么干没有得到你的认可,爸爸,你们不能这样,其实丁长生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而且能力也很强,你看看,他在哪里工作都能干出点成绩,至少他不是一个混日子的人,而且我听说这一次的责任不在他,他还能为林姐分担责任,这样仗义的人在官场上也不多吧,可是好人没好报,这以后谁还敢跟你们共事啊?”在老爹面前,司嘉仪说话从来不打草稿,这也是管场外和官场内的人说话的不同之处,身在官场的人,说哪句话不得好好掂量一下,哪句话不得在嘴边和肚子里来回倒几个个才能说出来。

  “你不懂,别胡说,这事我有分寸,过几天省委党校有一个培训班,我要了一个名额,让这小子去学习学习,顺便也避避风头,从政的人,并不是越高调越好,你见过哪个高调的官员有好前途的,他这是犯了忌讳了,吃一堑长一智吧”。
  “真的?这还差不多,要不多让人寒心啊”。
  “别说人家了,前几天相亲的那个博士后怎么样?有没有再联系啊?”司南下说道。
  “联系了,联系着呢,爸,我的事你就不要管了,我还能嫁不出去怎么着?”
  “哼,这可说不准,你说你要出去留学,我也把你送出去了,你要办公司,我也由着你,可是你这个人问题老是拖着不办,我们这心里也没底啊,你还别说,现在这剩女剩男的,听着就心烦,我可警告你,你给我抓点紧,别让你妈担心”。
  “知道了,一到吃饭就这么多事”。
  “可不是嘛,不到吃饭的时候我们也见不到你啊”。司南下一撇嘴说道。
  丁二狗坐在阶梯教室的后面,听着北京来的一个年轻的教授在讲法治的力量,他说中国没有法治,至少目前没有法治,所有的法律的运行都是在人治的操纵下完成的,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治。
  “你还真的听得下去?”这个时候,一阵香风略过鼻端,转眼看时,一个女人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丁二狗吃惊的看着身边的周红旗问道  。

  “我是干什么的?想找个人还不容易?”周红旗笑笑说道。
  “也是,是不是对我跟踪定位了,你们还真有那本事”。丁二狗笑笑说道。
  “我来找你,是有事找你,要不我们出去聊聊吧”。周红旗说道。
  “这好好的一堂课被你搅和了,改天不行吗?”
  “这人有什么水平吗?看你听得津津有味的,我可告诉你,这些人也就是会动动嘴皮子,而且善于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以此来显示他们的重要性,所以,我建议你听的时候有点分辨能力,别被人带坑里去”。
  “好了好了,我们出去谈吧,我算是服了你了”。丁二狗认输道,于是他成了今晚这堂课第一个退出课堂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