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38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做得了主,和我说吧”。年轻人依然很傲慢的说道,根本没有将丁二狗放在眼里。
  “永新,回来,你做什么主,这位是?”这时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走了人群,而其他人则看着丁二狗,眼睛里充满了敌意  。 

  “哦,大叔,我是咱们临山镇的镇长丁长生,我是梆子峪村的,过来吊唁一下李二雀同志,不知道灵堂在哪里?”
  “灵堂?哼,丁镇长,不瞒您说,我们没有准备发丧,人倒是在屋里呢,但是不是在棺材里,是在冰柜里,刚刚买的大冰柜,我们在等二雀的儿子,等他们回来了,我们要去市里上丨访丨,市里要是不管这事,我们就去北京,反正二雀的两个孩子都在北京念书,他们对北京熟得很,我就不信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这家伙看起来比刚才那个小青年好不到哪里去,无论是威胁也罢,或者就是说说也罢,但是这都是绝对的大事,要是真的拉着棺材去了市里,不但自己这个小镇长的帽子戴不着了,就连县里的书记和县长也别想有好果子吃,那是多大的事件?

  “大叔,能不能容我说句话?”
  “可以,你说吧,我看看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大叔,现在政府不是不想处理这件事,但是你们也没有个说了算的人去和政府交涉,换句话说,即便是你到了市里省里北京,不还是要解决问题吗?这样吧,你们既然想解决这个问题,你们说说你们的条件,我能做得了主的,我答应,我做不了主的,我可以向上级汇报,这样可以吧?”
  “你说的是真的?”
  “那当然,我是镇长,说了算话”。

  “拉倒吧,你们那个政府里那个贺飞也是镇长,咋就不说人话呢,咋就不干人事呢?”
  “大叔,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工作方法,我既然来了,咱就说一说你们的要求,这样我们才能解决问题,是不是,既然还没有灵堂,那我去屋里看看可以吧?”
  “永新,带着镇长去屋里看看你叔”。中年人回头冲刚才那个年轻人喊道。
  叫做永新的人带着丁二狗进了堂屋,临山镇的风俗是要是家里死了人,就在堂屋的正中间放着,而且还得是头冲着堂屋门,孝子跪在两边守孝,由于李二雀的两个儿子还没有回来,所以守孝的是李二雀族里的小一辈的孩子和李二雀的妻子  。
  掀开吊在门口的草帘,迎头就是一个大冰柜,看来刚才那个中年人说的没错,这真的是要打持久战了,如果这样的话,看来虽然今天来对了,但是要是想今天将这件事平息下来,那是不可能的。
  丁二狗进了屋,屋里所有人都停止了哭泣,当然了,有的根本就没有哭的意思,只不过是凑个人数罢了。
  李二雀安静的躺在冰柜里,身上还盖着被子,脸上伤的厉害,几乎看不出这是谁了,血肉模糊的,看着甚是吓人,但是为了表达对死者的尊重,丁二狗还是看了看。

  这个时候跟进来的不单单是李二雀族里的人,还跟着记者,他们将丁二狗看望李二雀的表情都拍了下来,当然了,这个时候李二雀的表情那是无比沉痛的,甚至带着深深的伤感,无论如何,任何一个人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不会不伤感的,更何况丁二狗也经历过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这个时候死者家属的心情,那是可想而知的。
  丁二狗看了几眼,转过身,就在大家都以为他要出去时,没有想到他没有沿着大家让出来的路出去,反而是走到了冰柜的前头,毫无征兆的跪了下来,双手扶地,磕了四个头,做了一个揖,然后站起来拿过地上放着的香,给李二雀上了一炷香。
  可以说当丁二狗跪在地上磕头时,所有的闪光灯都对准了这个年轻的镇长。
  等丁二狗再出来时,记者已经堵住了他的去路,一下子把他堵在了门口。
  “大家请让开一下好不好,有什么话咱们出去说,这里是逝者安息的地方,你们这样怎么能让他安息?” 好说歹说,总算是将丁二狗放出了堂屋。

  “丁镇长,你刚才的行为我可以理解成谢罪吗?”
  “谢罪?你这个词用的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我在这里告诉大家,我来的时候的确是以镇长的身份来看望一下李二雀同志的家人,但是我下跪磕头时,我的身份不是镇长,而是一个乡亲的身份,我是梆子峪村的,离这里不到十里地,如果说刨根问底的话,说不定,我和李二雀家还有亲戚,再说了,李二雀是一个长辈,我是一个晚辈,一个晚辈给一个逝去的长辈磕个头还要这么多的讲究吗?” 

  如果真的停下来一一回答这些记者的问题,恐怕到天黑也回答不完,但是如果不回答问题的话,很可能他们会胡乱发布新闻,所以这就是矛盾之处,丁二狗在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终于挤出了重围,回到了车里。
  李二雀的两个儿子如果从北京回来的话,飞机不大现实,还没有动车快呢,所以很可能会乘动车回到白山市,然后从那里回到海阳县,看起来李家人很激动,所以现在只能是先从李二雀的两个儿子身上做做工作,因为依据丁二狗的观察,李家到现在还真没有一个主心骨,很可能是在等李二雀的儿子来了下决心。
  “表叔,我刚刚从李家出来,有这么个情况……”丁二狗简单将自己的分析告诉了寇大鹏,得到了寇大鹏的认可,同时丁二狗想去白山市等着李家兄弟到站,而寇大鹏则向林春晓汇报一下事情的进展。
  于是丁二狗开始驱车赶往白山,路上接到了谢赫洋和刘香梨的电话。
  “知道你忙,没好意思打扰你,现在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谢赫洋打电话问道。
  “唉,不怎么样,这样的事哪有那么容易的,哎,对了,你们今天是不是来过镇政府?”

  “还说呢,我们到时,正好看到那个人跳楼,还是刘姐最先看到的,可以说就在我们面前跳的楼,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害怕,刘姐现在还哆嗦呢,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在去白山的路上呢,最近这段时间肯定没时间去陪她,替我安慰安慰她吧,我得先处理完这事再说,现在全国上下都盯着呢,一个处理不好,我们海阳县又要出名了”
  “其实没那么严重吧,我听说这个人是喝了农药又跳的楼,求死之心那是显而易见的,和他家里好好谈谈,多给点钱不就是了,而且如果因为这事耽误了新厂址的建设,这对临山镇可是一个大损失啊,这一点你想过没有?”谢赫洋三句不离本行,人命关天的事那么紧急,她还在担心她的投资,真是不知道这个女人眼里除了钱还有没有其他事,丁二狗懒得和她废话,直接说了句正在开车呢,就挂了电话。

  “怎么样,他怎么说?”旁边的刘香梨看到谢赫洋挂了电话问道。
  “别提了,这个死二狗,居然挂我电话,这还得了啊,下次别让我见到他,如果让我见到他,看我怎么收拾他”。谢赫洋气呼呼的将手机扔在了床上。
  “收拾他?你是他什么人啊,人家还是你的领导呢,还收拾人家,他不收拾你就不错了,是不是谢老板?嘻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