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35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长笑来,那蚩隆嘿然喊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世间之理,莫过于此。小哥,我来助你,将此獠击杀于此,祭奠我那五百多为同族!”
  蚩隆一加入战斗,局势立刻转变,他的引蛇杖取代了我,将荆可大部分的攻击都给承担了下来。

  如此一番周折,几番拼斗之后,我反而被排除到了战团之外去。
  荆可与我交手,轻松得如同呼吸一般,然而蚩隆的加入让他变得沉重起来,活动的空间不断被压缩,反击越来越乏力,那宛如神迹一般的枪术,也变得不再那么犀利来。
  三人在峡谷之中噼里啪啦一番争斗,很快荆可就受了几处伤。
  这些伤并非很重,毕竟他全身修形兼备,总是能够避开最关键的地方,然而问题在于蚩隆与我不同,他的引蛇杖之上,可是喂得有剧毒的。
  随着时间的拖延,他伤口处却是开始化脓,并且散发出了恶臭来。
  不但有恶臭,还有奇痒,这种痒让他无法承受,往往在与我们交手的时候,还忍不住伸手去挠一下。
  然而就是这样挠一下,让他的防备变得不再那般周全,即便是我,都能够抽冷子给他一下。
  终于,荆可也感觉到不能再硬拼下去了。
  他开始想着逃离,然而事情哪有这般简单,在蚩隆的层层威逼之下,哪里能够有他逃脱的机会?

  荆可也是走投无路了,立刻就开始狗急跳墙起来,没有再与蚩隆缠战,而是开始朝着我的这边频频狂攻而来,想要从我这里打开突破口。
  我一开始还能够勉力抵挡,然而到了后来,才发现自己与这个整日与野兽和强者拼死搏杀的家伙,到底还不是一个档次。
  我有点儿撑不住了,终于露出了一个破绽。
  荆可狂喜,迈着之前的那种迷踪鬼步,从我的身边陡然越过,口中怒吼道:“你们等着,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他逃离的方向,居然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在不远处观战的安。
  他想要我们付出代价,而安则是最好的发泄口。

  我在瞧出荆可心思的那一瞬间,心中就叫道:“糟了……”
  如果让这个恶魔一般的男子接近安,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不能……
  想到这里,我望着与我擦肩而过,离我足有七八米外的荆可,一种强烈到了极点的意志从我的心底里腾然而起来。
  拦下他,不管付出任何代价。
  我身体的本能开始在那一瞬间启动了,周遭的景物化作虚无,而我的人也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荆可的身边,他快得让人难以捕捉的身形,此刻也变得迟缓起来。
  土遁术!

  扑倒他,不能让他得逞!
  我心中狂叫,伸出双手,一下子就将对方的双脚抱住,然后在高速的状态,与他一起滚落在地上。
  两人在地上一阵翻滚,荆可最先反应了过来,腾出左手,朝着我的后背重重砸了一拳,怒吼道:“放开我!”
  我感觉身体在那一刻被锤散了一般,然而却根本不管不顾,硬着头皮顶着。
  荆可随即砸下了第二拳,第三拳……

  我大口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那鲜血甚至凝结成团,荆可瞧见我还是没有放手,终于腾出了手中的短枪,准备将我扎在地上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蚩隆赶到,就像打高尔夫球一样,将引蛇杖重重地砸在了荆可的头上。
  砰!
  在那一刻,我听到了清脆的炸响,就好像是熟透了的西瓜,碎裂时的那种声音。
  我跟你们说,它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荆可的脑袋骤然碎裂,那白色的脑浆洒落,伴随着红色的鲜血,浇了我一头一脸,而我则感觉到眼前一黑,一双眼睛好像给鲜血给糊住了,根本就睁不开来。
  我曾经救过安的命,她的爷爷,应该不会对我下毒手吧?
  应该不会!
  想到这里,我原本还想要硬撑着的心思就淡了许多,没有再选择睁开眼睛,若是安心地让自己沉睡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沉睡之中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听到旁边有人在说话。
  一开始的时候,这声音仿佛在天边,过了好一会儿,我的意识回复,努力地睁开眼睛来,瞧见我躺在一个石穴之中,旁边有篝火,火焰不断跳跃,将周遭的影子拉得一阵摇曳。
  “你醒了?”
  我抬起头,被人给扶了起来,瞧见跟我说话的,正是之前被我从临湖一族手里救出来的少女安。

  我左右打量,却没有瞧见她爷爷,也就是那位黑蛊恶来蚩隆。
  安知道我在找什么,露出了笑容来,对我说道:“你身上的伤势很重,我爷爷去帮你找药了,很快就会回来。”
  我打量完了身处的山洞,开口说道:“我昏迷多久了?”
  安告诉我,说没多久,一个多时辰而已,不信你看外面,这天都还没有亮呢。
  我一开口说话,就感觉到喉咙里很痒,身体发虚,知道向前与荆可的战斗,让我的身体还是受了很大的伤害,而安瞧见我脸色发白,赶忙从篝火旁边的一个瓦罐里面,倒了一碗红得发黑的药来,对我说道:“这是龙血藤熬的药汤,我爷爷说你是精血损耗过度,喝点这个补血。”
  她小心翼翼地将泥碗端到了我的面前来,还撅着小嘴帮我吹散热气。
  我没有太多的怀疑,接过碗来,先是尝了一口,感觉到有一股鱼腥草一般的苦味,不过入口之后,回味处又有一抹甘甜。
  我跟随着陆左学本事,自己就是半桶水的医师,对于药性也能够有一些把握,知道这玩意至少没毒。

  当然,就算是有毒,我也不怕。
  顾不得烫,我将这一碗药汤全部都倒进了嘴里,让温热的药汤顺着喉咙往下滑落,流入胃中,感觉到一股热气升腾,整个人就精神了许多。
  我恢复了一些气色,没有先跟安交流太多,而是闭上眼睛内视。
  一番巡视下来,我才发现自己许多的经脉处都有郁积,另外好几处血液周转处都有堵塞,内脏也伤了不少……
  很快,我感受到了小红,发现它居然还是包裹着那根追魂蓝蜂针。
  怎么回事?

  我的心中一惊,尝试着将这蜂针分离出来,然而那东西与我身体的血液形成了一个十分紧密的联系,仿佛某种磁场一般,根本就扯不下来。
  我让小红强行将它分离出身体,却感觉到灵魂处传来一阵又一阵痛入骨髓的撕扯。
  疼……
  我疼得一脸汗水冒出,安瞧见了,慌忙抓紧了我,喊道:“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日期:2016-02-0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