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29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丹阳说:“回家就被催着结婚,怎么回嘛。我真恨不得我有个哥哥弟弟的,让我爸妈围着他转就好了。”
  想来也是啊,无论是李洋洋,谢丹阳,这些的,因为以前响应政策,所以都是独生女。
  然后,这些独生女长大后就面临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家中只有一个女娃,父母肯定会很操心她的终身大事,传宗接代的大事,想抱孙儿的大事。
  就像李洋洋,连婚姻都要被父母作主,卡着脖子按着跪下结婚了。
  自己连追求幸福的权利也没有。
  谢丹阳一般也经常回家的,但是到了这年纪,父母肯定是要催的,可谢丹阳取向不同,她不喜欢男人,所以,从来没有过男朋友,这样的女孩,是父母手上的掌上明珠,在学校父母怕早恋,谁知道现在却担心自己女儿不恋了。
  不过,像谢丹阳这样美貌,身材突出,极为吸引人的女孩,是不乏追求者的,但追求者即便众多,被拒绝了几次,人家也就不会再追了。而谢丹阳的父母,介绍的也不少,谢丹阳落落大方的举止和活泼开朗的性格迷倒不少男人,但她却不喜欢任何一个,父母对她的感情生活很是关心,更是发动身边亲朋为她组织相亲,逼婚。
  在这样的情况下,谢丹阳烦了,狠下心来不回家。
  谢丹阳父母眼看自己女儿迟迟不结婚,踏入大龄剩女的行列,看着人家抱孙儿的,心急如焚啊。
  以前别人问到他们就叹气,现在都没人敢和他们说“什么时候抱孙”的事了。

  这其实是人的本性,没有儿子,有女儿也是个寄托。没有孙子传宗接代,孙女或外孙也总是自己的后代,要是女儿能为婆家生两三个儿子,还可以让其中一个跟娘家姓,就不怕断了香火。
  最惨的是她们的父母,花那么多钱培养女儿读大学、养大成人,最后沦为剩女、丁克,从成本和收益的角度来看,真是血本无归,说谢丹阳的父母不恼火,那都是假的。
  所以,逼得谢丹阳自己都要疯了,也是这样一回事。
  他们还想闹到监狱来,谢丹阳说,你们闹到监狱来,我马上离开这个城市,父母两人才不敢来闹。
  我问谢丹阳到底怎么想的,
  谢丹阳说道:“爸妈其实也都是为我好,但两个人在一起确实还是得看缘分,婚姻大事是要听父母的话,可是我的婚姻还是我自己做主!婚姻大事,爸妈的意见虽然宝贵。但最终相伴一生的还是我们两个。”
  我说道:“可问题是你不喜欢男的。”
  谢丹阳说:“你不就是咯。”
  我说:“不不不,还是别考虑我了,我说真的,我们两个之间,都不是特别相爱的那种。呵呵,开开玩笑可以,陪你玩玩也可以,但如果真的结婚,我不愿意。”
  谢丹阳说:“就知道你不够义气!”
  我说:“是是是,我不够义气。”
  谢丹阳说:“再过几年,我就去冷冻卵子。”
  我说:“唉,别乱想了,你还是好好找个男人结婚算了,我说真的。”

  谢丹阳说:“你别烦我了,我每天已经够烦的了!”
  我说:“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
  去了那家我们两经常去的饭店吃饭。
  坐在了饭店大厅里,点完上菜。
  两人都只点了饮料,没有喝酒。
  谢丹阳问道:“你呢,对婚姻有什么想法没。”
  我看看她,然后想到了柳智慧,我想娶柳智慧回家,我想买房子。
  我想在这里安家。
  但,我不可能说出来拉仇恨的。
  我说道:“暂时,没。”
  谢丹阳说:“不过你还那么年轻,你都可以等得起。你们男人,四十岁都没事。时间对我们女人来说真是不公平,到了二十五,就剩女了。”

  我说道:“你这话,我朋友也说过。”
  林小玲也说过。
  难道说,林小玲也面临被了?
  谢丹阳说:“主要是你们男的不用生育,我们女人到了二十五以上,就过了生育的黄金年纪。”
  我说道:“唉,那你就好好找个男的吧。”
  她说:“不说这个了,难受。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我说:“是这样的,你也知道,你们狱政科有人总是针对着我。”

  谢丹阳说:“是李英吧。”
  我说:“李英是被人指使来的,你们狱政科科长也是针对我。应该就是狱政科科长和别人指使的。”
  谢丹阳说:“是么,我倒是不清楚。我还想知道,你和她们到底怎么闹起来的啊。”
  我说:“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都要针对柳智慧,就是我们那个女囚,你说我喜欢她的那个女囚。然后,她是我朋友,我自然是不能让她们伤害她,打就打咯。然后就结下了梁子。”
  谢丹阳说:“这样子啊。”

  我说:“我就是问问你,这李英,什么来头啊,那么拽啊。做人家的马前卒,做人家的枪,还一点都不怕死的。”
  谢丹阳说道:“她就是我们科一个小领导呀。”
  我说:“小领导都那么牛了啊。”
  谢丹阳说:“她脾气是挺不好的。”
  我说:“这么说,她在你们科,可以呼风唤雨了?”
  谢丹阳说:“科里都是科长管的。”
  我说道:“那她带来和我打架的那群人,都是你们狱政科的?”
  谢丹阳说:“哪些,很多人吗。”
  我说:“来了三四十个。”
  谢丹阳说:“我们狱政科去的只有几个吧。”
  我说:“这么说,还有别的部门来的。”
  谢丹阳说:“我也不知道呢。”
  那天,那帮人中,应该有a监区的,还有别的部门的人,都是康雪派来的狗腿。

  看样子,先抓了这个李英,再问出来,然后一个一个抓了,连康雪我也要抓了,以前呢,我怕康雪,现在,我有陈逊黑衣帮可以用,康雪算个什么东西了。
  谢丹阳问我道:“你们只是单纯的怄气,打架吗。”
  我说:“是啊,就是不爽,互相不爽对方,所以才打得很爽。都想着报复。”
  谢丹阳说:“我看一点也不像。”
  她也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谢丹阳说道:“打架没有你们这样打的,那天我看到她们还拿了电棍,我后来找徐男问了,我还跟徐男说让她跟你说你要小心。她们哪像是去闹事,就是去杀人的样子。”

  我说:“杀人?就凭你们狱政科那几个,还杀得了人。真正打死人杀人的那种,她们还不及得人家的一半。”
  这群人,也想来和我干,妈的,上次就应该把她们打残了,打得她们再也不敢来,如果有下次,我一定要弄得她们进医院里面去躺着。
  日期:2016-04-13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